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葛兰素史克或重返抗癌领域,主攻I-O和表观基因靶点

近期葛兰素肿瘤免疫疗法负责人Axel Hoos说抗肿瘤依然是葛兰素的战略重点之一,并说如果有好的化合物他们将重建抗癌药的市场和销售网络。他说葛兰素对隔靴搔痒的药物没有兴趣,而主要是关注颠覆性药物。第三代癌症免疫疗法和表观基因疗法是重点,并透露正在积极进行OX40和与IDO类似的免疫微环境调节药物研发。

1.jpg

葛兰素最近几年在大药厂里算是表现欠佳的。去年把抗癌药生意和诺华的疫苗部分做了资产交换,给人的印象是要退出这个领域。但当时他们就宣布还保留抗癌药的研究部分。


今年其CEO公开质疑抗癌药的高药价是否持续,并说热门资产的收购价格太高,葛兰素更倾向于传统的薄利多销模式,即使用人群大但药价偏低的大众产品。当时就有大股东质疑Witty在专科药物正在成为盈利引擎时开历史倒车,并有逼他下台的意思。但董事会决定给他一年半时间令其重整乾坤,不知重建抗癌业务是否是这个谈判的一部分。


葛兰素抗癌药最重要的发现可能得算Tykerb,但这个产品开发花费不少却回报十分有限。去年史上最大的乳腺癌药物临床试验ALTTO高调失败,Tykerb从此败出江湖,从来没对赫赛汀造成实质威胁。另一个重要产品,肿瘤疫苗MAGE-A3去年则连续在两个三期临床失败,可能是导致葛兰素以160亿出售其抗癌药业务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葛兰素所在的这两个领域应该说是最有可能出现颠覆性药物的领域,但根据定义也是风险最大的领域。Hoos本人曾负责Yervoy的开发,所以对免疫疗法是绝对行家里手。他认为继第一代Provenge、Yervoy,第二代PD-1/PD-L1抑制剂之后的第三代I-O疗法将是免疫微环境的天下。


当然葛兰素也和CAR-T公司Adaptimmmune有战略合作。另一个可能出现颠覆性药物的是表观遗传调控,但这个领域进展速度远远低于I-O。他们最领先的是EZH2抑制剂,但早期临床试验应答并不理想。他也提到另一个热门靶点BET,但这些产品还需要很多开发工作。最后和免疫疗法的复方组合可能是表观基因调控疗法的最大市场价值。


葛兰素战略上的这么摇摆令人疑惑,不知是否是为并购做准备。最近谣言四起说葛兰素将被收购,辉瑞、诺华、强生、罗氏都有可能出手。想当初史克和葛兰素都是响当当的江湖大佬,但合并之后没有能及时适应药监和支付环境的变化落入现在即将被收购的境地。著名管理大师Edward Deming曾说change is not necessary, survival is not mandatory。大家铭记。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