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制约Medicast中国化的两大因素

2.jpg

Medicast医疗服务对于整个医疗领域来说,会是未来的一种趋势,但就目前国内的环境而言,除了刚破土的医师多点执业有待进一步成长之外,还有以下两个方面也在制约着Medicast的中国化:


一、中国能胜任私人医生的全科医生紧缺


南京医科大学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私人医生一般要求是全科医生,按照全科医学理论,一个合格的私人医生必须经过5年的专业医学学习,之后要到医院的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各学习两年,之后还要专门学习全科医学知识,从大学开始要打造一个合格的全科医生至少需要15年的时间。


但是,目前中国的医学院医学科专业化分工细化,大多数医院也缺少培养全科医生的机制,因此,全科医生在全国范围内极度紧缺,这也成为将私人医生服务向前推进的一大制约因素。在这一问题上,中国政府在医改过程中也体现了对这一方面的重视,国务院前总理温家宝在2011年6月22日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建立全科医生制度。


2012年7月7日《国务院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公布,意见指出,到2020年,我国将初步建立起全科医生制度,基本实现城乡每万名居民有2-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基本适应人民群众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需求,未来,逐步将每名全科医生的签约服务人数控制在2000人左右,其中老年人、慢性病人、残疾人等特殊人群要有一定比例。


虽然,中国这全科医生的服务性质和真正的私人医生服务还有一定差距,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这一制度将加速整个医疗体系对全科医生的培养,进一步促进私人医生的市场增长。


而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包括从医学院的培养以及公立医院的管理模式来看,能够胜任私人医生这一职业角色的医生资源可以说是非常短缺,这是制约Medicast模式中国化的一大核心瓶颈。


二、中国目前还普遍缺乏“私人医生”这种消费习惯


Medicast这种随叫随到的医疗服务从本质而言,就是传统的私人医生服务。


在美剧中,我们总是会经常看到主人公发生头疼脑热,或者擦伤扭伤等小病小痛时,随手拿起电话就往自己的私人医生那里打,半小时后,一位帅帅的身着专业制服,手提医疗箱的医生就出现在了主人公的卧室,然后以优质的医疗服务让主人公快速地获得了治疗。


在国外,私人医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概念,美国称之为家庭医生(family doctor),英国的说法则是全科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美国具有相对比较完善的医疗保险体制,一般的美国家庭都会在与保险公司合作的医生群体中选择一位家庭医生,他们生病的时候首先会去看家庭医生,之后再由家庭医生根据患者病情决定是否将其转到专科医生那里进行治疗。在整个就诊的过程中,家庭医生只收取少量的诊金,其他的大部分费用则由保险公司报销。


私人医生的服务费用往往要低于去往医院挂号就诊的费用,相应的他们的收入也比其他的专科医生要低很多。2015年4月21日,Medscape公布了2015年美国医生薪酬报告,各类医生的薪酬排行榜:前三名为骨科(421,000美元),心脏科医生(376,000美元)和胃肠病医生(370,000美元)。最低收入者为儿科(189,000美元),家庭医生(195,000美元),内分泌科和内科医生(均为196,000美元)。


另外,美国的医疗保险费用相当贵,最普通的也要在2000美元左右,所以许多人会在生一些小病时,选择请私人医生,以节省医保开销。还有美国的一些穷人,由于他们支付不起昂贵的医保费用,在生病时也会选择私人医生。因为,如果一整年,你生病的次数比较少,那么1年加起来的私人医生诊费仍会小于每年购买保险的费用。


所以,“私人医生”在美国这样的国家,早已经不是高收入人群的专属,普通大众甚至看不起病的穷人都能享受私人医生带来的服务,不同的是,有钱的人可以花更多的钱买医疗保险,获得更高端的医疗服务,比如同时拥有N位私人医生。


在这样的消费习惯土壤中,Medicast这样的服务模式也就顺理成章地可以进行了。


但是在中国,“私人医生”绝对还是稀有资源,根本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得起的,只有少部分的高端消费群体才配有私人医生。“私人医生”服务概念难以普及,费用高是首要问题。不久前,南都报道了广州三位医生将在珠江新城设立私人工作室,大家最关心的话题之一是收费问题,其中的一位医生称,收费参照公立医院的VIP诊疗费用标准进行,诊金约为500-2000元,这些费用全部由病人自付,且不包含检查、治疗等其他费用。


私人医生诊疗费用高,且无法纳入医疗保险等原因,一直让私人医生服务局限在极小的范围内。南京医科大学卫生经济学家陈家应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中国要想实现严格意义上的私人医生大普及,至少还需要10年。


因此,就目前来说,具有同等性质的Medicast医疗服务模式如果要在中国推行,必须还得至少等上个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如果是这样,对于Medicast而言,中国这么具有潜力的市场,放弃了不是可惜?或许我们可以考虑借助资本的力量来给予医生高额补贴,就如同Uber在中国借助于资本的力量培育市场一样,Medicast也可以借助于资本的力量来培育这个市场,建立大众患者的认知与习惯。此外,如果不考虑普通患者,只考虑支付得起这种服务的富有阶级人群呢?或许从细分市场切入将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中国的富人或许是新蓝海


Medicast的这一服务在美国是针对全民推出的,因为医疗体制、就医文化等背景因素,而在中国,则还难以在短时间内针对大众普及开来,但并不代表完全没有机会。原因很简单,中国有很多人并不差钱,差的是时间与服务。


一份名为《2012中国省级地方政府效率研究报告》的报告,将中国的收入层次形象地描述为金字塔型,收入金字塔的顶端高居着占总人口的10%的高收入者,即超过1.3亿人拥有几乎占全国份额一半的私人财富,而美国的总人口也不过3.1525亿。有富人的地方,那么相应的就会存在高端医疗需求市场,而这个市场,像Medicast这样的服务是完全有机会可以进入的。


另外,据日本《富士产经商报》4月20日发表的题为《“高级医疗”令中国富人趋之若鹜》的报道称,由于环境污染以及慢性疾病发病率快速上升,美国哈佛大学的医生和价值100万美元的高额保健套餐成了中国富人们的最新必需品,显然这个群体不缺钱,缺健康。


而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的统计,在2万亿元规模的中国健康服务市场,高端服务占比还不到5%。因此,一直以来中国富人为获得最高水平的医疗服务只能奔赴海外。对于高端医疗服务的需求,中国有相当庞大的市场,恰恰是国内相应的服务一直没跟上来。


除此之外,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中国的医生并不那么自由,甚至还很苦逼,但是这并不代表中国没有私人医生这种服务与需求,只是这种服务的性质和真正意义上的私人医生有些差别而已,另外也只有少部分的高端人群能够享受得到这种服务。


在中国,“私人医生”这一概念来源于健康管理公司,“私人医生”则作为一系列健康管理服务中的一项。通常,私人医生服务定位于高端客户——年收入在1000万元以上、35岁—55岁的“富豪”。


据了解,健康管理公司基本都采取医疗服务外包的形式。通过与三甲医院合作,由私人医生诊前预诊后,如果会员有必要,将推荐国内外名医和专家,并转诊到其所在医院诊疗、住院或手术治疗。慈铭的奥亚会所还安排有国外医生团队,提供以旅游的形式到国外就医。


中国的这种私人医生服务主要是由一些掌握大量医生资源的中介机构提供,不像美国,私人医生服务是直接与医疗保险挂钩的。


所以,Medicast如果来到中国,必定要先对中国的医疗服务市场进行细分,锁定富人群体,不仅为他们提供国内现有的高端医疗服务,甚至还可以提供海外的医疗服务,单单这一点,它就比国内当前的那些中介机构有优势多了,毕竟人家是土生土长的美国货,而这也是当前Medicast中国化唯一的一种能在短期时间内快速突破的途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