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Medicast:医疗界的Uber

可能很多国人都不怎么了解Uber是个啥玩意儿,但大家肯定都知道滴滴快的打车软件。滴滴快的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聚集了一批有效用户,除了它有时候能便宜个那么几块钱之外,核心原因是用户以后打车,再也不用经历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打上车,常常望眼欲穿的情况了。如今大部分的打车软件都能按照用户指定的时间、地点为其提供打车服务,即以用户为中心的定制化个性服务已经开始取代原先传统的服务方式。

1434587651917890.jpg

延伸到Medicast,它之所以被称为医疗界的Uber,也在于它所提供的医疗解决方案能够实现用户的定制化服务。Medicast能为医院和卫生系统提供用于开展便捷高效的医疗服务的技术平台支持,帮助医生和病人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实现快速对接。比如,你出差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突然某个临睡前的晚上,身体出现了恶心、头痛、四肢疲软、全身冒冷汗等症状,这个时候你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去医院呢?


Medicast App


如果,你的手机上正好装有Medicast App,一切就都好办了,简单的几步操作,就能在两小时内将医生呼叫到你的所在地。医生出诊前,也会先通过电话的方式与你进行初步的病情沟通,如果是在特别紧急的情况下,还会远程指导你该做哪些保护措施,以拖延病情的进一步恶化。你也无需担心,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生病怎么办,因为Medicast的医生全年无休,一天24小时候诊。


Medicast的服务人群主要是病人和医生两类人,对于病人而言,一些小病如果可以免去医院就不去,正好Medicast医生所提供的诊疗服务大致也是围绕一些如感冒、发烧、轻微的外伤等可以简单处理的病症;于医生而言,则可以额外地获得一些收入,比如一些退休在家经验丰富的专家;一些在医院难以挂到号的名家,医患双方都可以借助Medicast预约、购买“私人”时间。


此外,对于一些年轻、知名度不高、经验不足的医生来说,可以通过这种途径筛选针对性的病患,有效地提升自身的“专业”水平;同时,还可以通过患者的积累,为自己增加经验、知名度与曝光率。


看组数据


美国医生的行医方式一直以独立行医或者小团体行医的方式为主。据SK&A,ACegedim Company2012年底的数据,美国共有230,187名自由执业医生,其中,52.8%为独立行医,37.1%为2~5名的医生团队,6.3%为6~9名的医生团队,3.7%为10名或以上的医生团体;根据美国骨科医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Orthopaedic Surgeons)的普查数据,截至2010年,43%的骨科医生仍是自由执业,20%是单独执业,只有8%的受访者是被医院聘用。许多国外的医生只要持有合格的执业医师资格证就可以自由选择个体、医疗机构、合作伙伴等,而且也不会局限于单一的合作方式。


这样的服务在中国有多少可行性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医疗行业引入市场化的竞争机制,在很大程度上对于患者来说是利大于弊。只是当前在我国,医疗行业还处于一种比较特殊的管理阶段,市场化的有效监管体制还不完善,步伐相对迟缓了一些。


比如,在我国,大部分的医生都是受雇于公立医院,医生更多的是作为医院的一名员工,每天朝九晚五,拿固定薪水。而由于医疗资源匮乏且分配不均,往往是患者要根据医生的时间安排预约看病,很少存在患者可以让医生随叫随到的情况。


不过随着医改力度的加大,这一局面将获得改善,尤其是争论多年的医生“多点执业”,可以说在今年正式破土了。广东从今年3月份开始出台多点执业新规,医生不用所在医院同意,只要报备就能去其他医院行医,同时最近又在开始探索护士多点执业。其实早在2012年,广东就已经开始了试行医师多点执业,但至2014年年底,只有3000~4000人申请。


从前面的情况来看,“多点执业”政策虽然叫好,也符合许多医生一直以来的期盼,但还存在不叫座的局面。大部分医生持观望状态,也不敢轻易从原来的医疗单位“抽身”,毕竟名利还是来自于第一执业的医院给予支持的,医生与医院这种方式的捆绑也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这一政策的实施。尤其是一些地方性医院,都会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地方”保护意识。


可以说,中国的医生要想走向真正的“自由”,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路要走。正是基于当前的一种现实情况,可以说,Medicast这样的医疗服务模式在中国短期内还无法大范围推行。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