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中国式家庭医生:发展路上三大阻力

随着政策和资本的双重推动,基础医疗的发展正面临着一个较快的井喷期。在政策上,政府今年开始力推分级诊疗,同时进一步放开社会办医的限制。在市场层面,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基础医疗领域,这将进一步增加供给,促进基础医疗的发展。在基层发展的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将眼光投向家庭医生领域。无论是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后端服务,还是慢病管理和术后康复,家庭医生在其间的角色显得越来越重要。

14.jpg

但是,基础医疗领域自身面临的困境制约了家庭医生制度的真正发展,短期内难以破局。


首先,家庭医生发展的核心动力不足。目前中国整个医疗支付体系还没有真正在各个层级之间拉开差距,这导致病人去大医院就医的成本较低,病人回流的支付基础并不存在。由于政府长期人为压低医疗服务费用,各个层级医疗机构之间的门诊费用差距只有几元,这大大降低了病人的选择成本。同时,医保的赔付标准在各个层级之间也相差不大,没有高达30-50%这样的差别。由于缺乏支付方的赔付比例约束,病人更愿意选择医疗资源更为丰富的大医院就医。


而基础医疗的收入长期处于较低水平,医生动力不足。而且,随着基药制度的实施,基层医生的药品收入也大幅度降低,这进一步制约了其动力。有些地区甚至出现基层医生直接推诿病人或直接要求病人转诊到大医院去。


其次,家庭医生各类标准的缺失。第一,家庭医生服务缺乏完善的诊疗标准和服务规范。整个基础医疗体系长期以来没有形成一整套诊疗的标准,病人本已对基层医生的能力怀有质疑,如果没有诊疗的标准化来规范,病人的信任度将始终无法提升,这也进一步约束了家庭医生制度的展开。而且,家庭医生制度更多的是一种规范化的基于熟人的医患关系,在这一关系下,良好的服务是其发展的根本。服务规范的缺失很容易导致在具体服务过程中产生问题,制约家庭医生制度大面积推开。


第二,支付的标准匮乏。长期以来,家庭医生式服务没有一套完整的价格体系。比如有媒体就报道,医保规定医生上门只能一次收取20元上门费,但对医疗机构来说,医生上门需要交通和人工成本,上门服务将造成医疗机构的亏损。由于缺乏支付标准,医患双方对家庭医生制度都心存不满。由于财政已经大量补贴了基层医疗机构,不大可能有余力再来补贴家庭医生。


如果不能按照市场标准来确定支付标准,这一制度很难被执行下去。而很多家庭医生服务没有纳入医保范围,病人在需要大量自费的前提下,也很难再有动力去使用家庭医生的服务。


最后,人才的不足。家庭医生目前的人才困境分为两部分,一是医生数量不足,二是医生质量不高。随着城市的大规模发展,大量新兴社区涌现,但医疗机构的发展却没有跟上。大量新社区人口高度密集,却没有足够的社区医疗机构来服务。在这种情况下,仅有的几个医疗机构已经无法满足病人的需求,无法奢谈家庭医生服务。第二,由于中国的医疗资源高度向大医院集中,三甲成了优秀人才的聚集地。而无论在收入还是职业发展前景上,基础医疗都无法吸引优秀人才的参与。这进一步加剧了病人对基础医疗的不信任,也导致家庭医生的需求不足。


因此,中国家庭医生制度要发展,必须解决标准、动力和人才三大问题。而这又亟待基础医疗的发展来推动,基础医疗的发展又受制于整体医疗体系的改革。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