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美国医院如何应对患者暴力

每天,美国的医院都要处理很多患者暴力事件和威胁行为,这些行为会影响到患者和探视人员的安全,也会影响到医护人员的正常工作。根据最近的文献报道,患者暴力事件会发生在各级医疗场所,不仅是急诊科,连肿瘤科和产科也会发生。

12.jpg

ECRI研究所患者安全组织(PSO)的患者安全分析师兼顾问,Ruth Ison博士指出,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护人员往往缺乏关于行为健康方面的培训,从而忽略或没能及时掌握暴力事件发生前的线索。


Ison说急诊科和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护士、有关工作人员甚至安保人员都不大善于处理实施暴力的患者或有暴力倾向的患者。2014年ECRI发布的《10大患者安全问题》中,对重症医学科面对患者威胁或暴力行为时的不善管理也位列其中。


医院的患者暴力事件不一定都是造成轰动效应的大事件。根据一家PSO成员医院的统计,该医院平均每天至少要应对15起患者暴力事件,而在如此高频率的暴力环境中,医护人员缺乏安全感,也根本无法安心工作。


“医院管理层首先要认识到医务人员会受到暴力的威胁。”ECRI研究所PSO的患者安全分析师JudyGushue指出。当医院的工作人员觉得他们受到暴力威胁且必须忍受可能发生的暴力伤害时,说明医院领导是有责任的,他们要么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要么就是没有正确处理这些威胁。“由于缺乏精神方面的服务和干预,护理人员和其他临床一线医护人员要承受来自暴力威胁的压力,他们应接受‘暴力消减技术’(violencede-escalation techniques)的培训。” 


Ison觉得,训练员工“消减策略”(de-escalation strategies)是一个应对患者暴力的有效方法,可以在很多方面增强患者和员工的安全感、减少来自患者安全的威胁感,并鼓励员工在发现患者有威胁行为时积极应对,而不是一味地逃避。Ison说,接受训练是个有效的方法,如果医护人员不主动参与,就会被动挨打。


激动的患者会寻找要袭击的目标,因为目标没有积极参与到使患者平静下来的行动中,而是简单地阻止患者的行为。容易被袭击的人员要么没察觉患者的临床表现、要么不熟悉医院推荐的安全防范措施、要么就是直接和患者吵了起来。其他诸如发短信、聊天、玩手游等行为也会激起患者的愤怒。


Gushue还指出,除了强制性报告和为员工提供“消减策略”培训以外,医院应该有涵盖全体员工的、针对不同危险级别的安全计划,从单纯的紧急威胁行为到可能发生在医院各个角落的枪击事件。


“要清楚患者的危险构成,当地警方的统计数据也许会帮助了解什么时候,哪些方面危险较大。”该计划还要医院增加物理安全手段(如:使用隐蔽报警装置、监控、员工电子定位系统、提升安全策略、夜间进出限制),监督患者和探视者对医院相应制度和流程的依从性,防止探视者和患者携带武器、重新规划急诊科的患者等待地点、制定应对突发状况的程序(限制自由或进行适宜的治疗)、成立一个快速反应团队来评估潜在的暴力行为或干扰。


Ison也认为,一些急性症状导致患者的行为或无法很好的配合医务人员,这不应被曲解为“故意不配合”;然而,“挑衅或激动的行为如同中风、心脏疾病和呼吸系统疾病一样需要引起的医生的高度重视,因为这些行为同样是高危、高风险的。”


Ison列举了ECRI研究所PSO报告的一些暴力事件中的高危因素:严重的药物滥用或成瘾、强制药物戒断期、有觅药行为、精神病患者、术后患者、以及其它身体-精神疾病合并症(如神经紊乱、感染、神志失常、药物不良反应、发育缺陷)并伴有行为健康症状(如妄想症、运动激进、情绪波动)和社会错位的患者。


临床管理策略包括可以由值班医生激活的长期医嘱和临时医嘱,以及安保措施。当严重冲突或威胁发生时,就应当暂停对暴力患者的后续治疗,因为现在已经是紧急状况了。


Ison说,接下来的处理措施应包括对患者的剧烈社会情绪和行为健康的识别判断,而这个工作应该由社会工作者或是行为健康人员来完成。


Gushue指出,减小患者暴力相关风险的第一步是医疗机构要认识到该风险的存在。医疗机构领导、管理层和各级临床工作人员都应接受相关培训,以应对这些容易出现暴力行为的患者的医疗需求,并确保医务人员处于安全的环境中。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