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应将MERS关注点转回中东

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在韩国出现新一轮爆发。这个病毒到底是如何突然传染给人的,目前还并未研究清楚。而回答这个问题的线索远在上千公里外的中东地区。

1.png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韩国以医院为中心的MERS感染,是中东地区以外最大规模的MERS疫情,已经造成95人感染,其中有7人死亡。上百所学校停课。尽管造成流行病的冠状病毒—MERS-CoV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但专家认为韩国当局会迅速控制这次疫情。而如何阻止中东地区MERS从广泛被感染的骆驼传播给人,是比控制韩国疫情大得多的挑战。


来自伦敦卫生与热带医药学院的研究员、英格兰公共健康主席David Heymann认为,应该将对韩国的关注转移回沙特,在根源上防止疾病的再次爆发。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MERS-CoV自从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被鉴定以来,在世界范围已感染了大约1200人,大约450人死亡。目前认为,这种病毒起源于蝙蝠,通过某种中间宿主(如骆驼)传播给人。


MERS并不容易在人和人之间传播,一部分原因是病毒感染的位置在肺部较深区域,病毒不容易咳出。目前大部分感染仍是由于人传人导致的。在医院,特定医疗操作时容易传播病毒。而最近的一场爆发,就是由于一名韩国男性从中东地区回到韩城,他在确诊前曾在四家诊所就诊。


病毒总有传播的可能性,可通过基因突变获得更高的传染性。而6月6日,韩国健康部门宣布,目前爆发的病毒序列几乎与中东地区爆发的病毒序列相同。


在同一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分离的MERS病毒序列公布到基因数据库中。这株MERS病毒来源于一位从韩国感染后前往中国并在中国发病的男性患者。与中东毒株相比,这株病毒仅有少量几个突变,在影响传染力的序列区域没有突变。


接连的韩国病例报导给人留下了传染失控的印象。但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专家Ian Lipkin认为,实际上目前所有病例都有从初始病例开始的清晰的传播路径。韩国正在追踪、隔离与感染者接触过的人群,并在医院执行严格的传染控制。


而在中东地区,病毒不断从骆驼传染给人,导致多次医院内的流行。2003年领导全球控制SARS的Heymann认为,中东地区政府应该马上对人们被骆驼传染的方式进行调查。


调查应包括被感染人的近期活动,比如是否接触动物尸体或粪便,服食骆驼奶或尿液,或是否曾去过蝙蝠栖息地附近。世界卫生组织MERS小组首脑Peter Ben Embarek说,所有被动物直接感染的病例竟没有被仔细调研,这让人十分失望,但询问这些内容毕竟涉及个人隐私,会有人文方面的障碍。


另外一个悬而未解的难题是,MERS为什么没有在骆驼数量较多的其他非洲国家检测出来,索马里有700万只骆驼,肯尼亚有300万支,沙特阿拉伯仅有26万只。MERS在非洲许多地区的骆驼群流行,与中东地区状况类似。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非洲其他国家监测条件太差,出现过病例但未被检测。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非洲病例较少、病情较轻,因为MERS像一种“富贵病”,生活条件好的人群更易发展成严重疾病,比如肥胖患者,这类人群在沙特更为常见。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