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头部移植手术的可能性

Sergio Canavero博士发誓他的计划全然属实,他将把一位患有肌肉萎缩疾病的俄罗斯志愿者Valery Spiridonov的头移植到一副刚去世的遗体捐献者身上。

1.png

Canavero宣称已经解决了他的偶像Robert White博士在1970年遇到的问题,White博士当年将一只猴子的头移植到了一副不能动弹的新躯干上,且短暂存活了一段时间。Canavero说他和150人组成的团队在2017年就能置换整个人体,他已答应在本月中旬透露相关细节。我们咨询了专家关于头部移植需要面临的诸多障碍。


脊髓


C5、C6椎骨削弱了Canavero提议的可能性,它们必须保持超净且相当柔软。他说他将使用聚乙二醇(牙膏和彩弹球中都有的一种化合物)把脊髓粘合。神经外科医生Michael Fehlings称这种想法是“无稽之谈”,“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能这样。”(去年在中国,一支团队在老鼠身上做了这个实验,老鼠在数小时后就死亡。)凯斯西储大学神经科学教授Jerry Silver补充说:“即使手术切口非常洁净,出血会引起巨大的免疫反应,迅速破坏组织。” Silver看过White博士的猴子手术,回忆说非常“糟糕”。


颈部结构


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整形外科医生Eduardo Rodriguez,曾做过目前为止最大范围的脸部移植手术,他说颈部横切相当的复杂:脊椎就像纤维组成的电缆,“你必须正确地调整以保证每一根血管都连接到正确的位置和正确的方向上。”食道和气管就像洋葱一样,层层叠叠,都需要有单独缝合。


血管系统


Canavero最多有一个小时来使血液重新流动。(他提出利用冷却到约55华氏度的温度来减缓脑死亡。)血管神经学家Neil Schwartz说,哪怕有四个或更多的外科医生(一次需要的人数是受限的)来完成所有的血管连接,这很难想象。


副交感神经系统


交感神经(很难再接)控制很多东西:消化、演讲和出汗等。病人在手术中会“没有对心率的控制,就会飙升,”Silver教授说,“这样病人的生命,能够活下去的话,其状况的恶劣程度将会是Christopher Reeve(克里斯托弗·里夫,好莱坞演员,因骑马摔下导致瘫痪)的好几倍。”


呼吸系统


Schwartz指出,如果上述切口没有“协调地运行”,那么隔膜就无法收缩。他怀疑病人会出现喘息效应,很有可能无法配合演讲呼吸或者吞咽。


精神


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伦理主任Art Caplan表示:“大脑不是装在一只桶里,它与身体的化学反应和神经系统是一体的。大脑会整合来自一副完全不同的身体的新信号、认知和信息吗?我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精神错乱或是严重的精神障碍。”纽约大学的Rodriguez说关于脸部移植,心理问题比身理上的问题更是一个限制因素,这还“只是一张脸”。


整个头部


Caplan表示所有移植都需要免疫抑制药物,谁知道一颗头需要多大的剂量呢?头部可能会“因为不同的方法和化学物而不堪重负”,或者最直接的“疯掉”。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