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从MERS看医院感染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莫斯)传染来源可能来自单峰骆驼,人可能通过接触含有病毒的单峰骆驼的分泌物、排泄物、未煮熟的乳制品或肉而感染。而人际间主要通过飞沫经呼吸道传播,也可通过密切接触患者的分泌物或排泄物而传播。


从2012年发现莫斯以来,近三年聚集病例累计报告少则只有数例或二十多例,最多的一起发生在2014年4月和5月,沙特和阿联酋突然报告了500多例病例,和以前的聚集病例发生地相似,大多数病例为医院感染,感染的多数是医务人员、在院的其他病人和探视人员。


从今年韩国报告的病例看,这次韩国的疫情显然也是医院感染所致。


韩国首例病例就诊 经过是一个漫长过程


今年5月初患者从中东回到韩国后,5月11日出现发烧和咳嗽症状,在随后的几天先后三次在家乡附近的一家诊所就医,但医生对此没有经验,让他去了一家大医院——首尔以南60公里处的平泽圣母医院。然而,这家大医院也无良策。于是他又前往首尔,先来到一家小医院,当通过胸部X线检查得知患有肺炎后,便去韩国最大的医疗中心之一——三星医学中心就诊。在这里,医生才知道他去过中东,怀疑他可能得的是莫斯,然后采取了隔离措施。

4.jpg

从发病到确认诊断,时间为漫长的9天。这段时间,他先后去了4家医疗机构就诊,接触人员众多。之后,韩国陆续出现的莫斯病例至少分布在9家医院,而且这位首例病例到过的2家大医院——平泽圣母医院和三星医学中心恰恰是莫斯病例数最多的,而受其影响的医院则多达29家以上。截至6月13日,累计报告138例,其中死亡14例,未来估计还会有新的病例报告。


莫斯疫情中见到了2003年萨斯的身影


韩国出现莫斯疫情暴发以来,人们免不了要拿莫斯和2003年的萨斯(SARS)比一比高低。


从韩国之前的资料看,莫斯传播效力要低于萨斯,但韩国这次的医院感染暴发将会重写莫斯的传播力,莫斯致死率要远高于萨斯。如果莫斯传播力改写,加上其近40%的致死率,正是人们所担心的局面。难怪有人说,从韩国的莫斯疫情似乎见到了萨斯的身影。


由于韩国的一位接触者旅行到中国广东,在不到2天时间里被隔离,中国所有接触人员都已经隔离,没有继发感染病例。人们也免不了要将韩国和中国对莫斯的应急响应在速度和效率方面作一番比较。


有人说,韩国没有经历2003年萨斯疫情的考验,疏于对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的防范,尽管莫斯出现三年了,但医务人员对其不甚了解,从国家层面,也缺少针对莫斯的本土化防控方案和诊疗方案。所以,医生对莫斯缺乏诊断意识,即便发现,公共卫生体系的反应也迟缓。


韩国医院在标准预防措施上有大漏洞


但实际上,导致韩国疫情蔓延的最核心问题却是医院在标准预防措施落实上存在巨大漏洞。


近三年来,已有25个国家报告了莫斯病例,其中许多还是欧美国家。虽然多数也属医院感染,但多不过数例。大可看出,欧美国家和韩国在标准预防措施落实上的差异。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