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无忧说

无忧说 | “伤医”减少是检验医改的重要标准!

6月11日下午4点左右,河南中牟县雁鸣湖镇卫生院,一45岁左右妇女用刀捅死一妇科医生。两人交谈后,凶手便掏出水果刀朝医生连捅数刀。医生因伤势较重死亡。行凶过程仅5分钟。医生叫王香兰,35岁,有一儿一女。


半月之内,十起伤医事件。从5月28日开始,我们迎来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频发伤医时间”。


而就在5月25日,温岭杀医案的罪犯连恩青被执行死刑。

01.jpg

一天之后,最高法又专门通报了“连恩青故意杀人案等4起涉医犯罪典型案例”。这本是医疗行业一直期盼和呼吁的“严打态势”。但,依然未能阻止悲剧的频繁上演,着实让人困惑。


温岭杀医案之前,两个部委出台了文件,要求医院加强自保能力:“每二十张床配备一名保安”。


每次极端伤医事件出现之后,总有很多要求强化医院安保力量的呼声。毋庸置疑,医院的安保力量建设非常重要,这是维护医疗秩序、护员工安全的必要手段。而我们所要探讨的是底线与责任的问题。


究竟配备多少安保人员比较合适?越多越好?每一张床就配备一个保安好不好?我们在医院门口垒碉堡、架机枪好不好?那么,医院还像个医院吗?医院的自保,是有边界、有底线的。医院的本分,是看病,不是对抗、不是战争。如果我们每个人要靠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那么我们的社会与原始丛林有何差别?医院的安全,需要法治来保障。


今天,我看到一张新闻照片,某地派出特警荷枪实弹地在医院门口巡逻。诚然,这确实是一份责任心的体现,也确实能起到威慑作用。但是,我要说,仅仅这些远远不够。我们已经很清楚,单纯的法治力量、单纯的“严打态势”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危机。



贫病们到底需要什么?需要的是国家的医疗救助、社会的医疗慈善。给他们这些,比派警察保护医院还要重要。

02.jpg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医院遗弃无陪护患者的事情。这些触及医学伦理底线的事件背后,有着太多的体制性问题。应该由谁来对贫病们负责?)

03.jpg

(一位在自家卫生间用自制血透仪进行血透的病人。贫苦的病人很可怜,他们需要善待)


每当国内出现极端伤医杀医事件的时候,医院都忙不迭地给同仁开展“医患关系形势与应对”方面的培训。有医疗安全、有自我防护、有纠纷处置。


卫计委、医师协会都会出来强烈谴责“伤医”事件,而公检法也会拿出严厉打击“伤医”暴力犯罪的姿态。但这些都不能阻止,甚至减少伤医暴力事件的发生。


医生肯定是无辜的,但患者就完全是该死的吗?连恩青被处以死刑后,某网站的新闻评论里,依然有很多人对他表示同情,甚至表达对医界的仇视。


严厉打击不仅不能减少伤医事件的发生,甚至使医患双方更加对立紧张。根源还在于医疗体制的弊端,把医患推向了矛盾冲突的前台。


我们的很多改革者太过一厢情愿,以欧洲为蓝图,以美国为蓝本,就是对国情了解不深。他们以为把医疗投向市场最有效率,天经地义,可是中国的传统,医与患的关系并不是买卖,不适合用市场经济那一套。


中国的过去是,找个郎中看病,有钱你就给,没钱你欠着,回头你有钱了再还,或者捉只鸡鸭替代,郎中也并不和你明算账。就医过程更多体现的是人情味,用现代话讲叫人文关怀,这就是传统的医患关系,所以百姓都尊重医生。而我们现在的医疗体制,是让医院GDP至上,使医生不得不利益驱动,就医的过程人情味或人文关怀的东西就少了。一旦就医过程变成经济关系,利益纠纷就不可避免。只要我们的医疗体制,还是需要医生看病以利益为导向,那么医患矛盾就不可消除,无论你如何谴责、打击。


现在从上至下谈医改,政策出了一箩匡,让人不是太明白它要指向哪里,但我以为,能够真正减少伤医事件发生的医改,才是好医改,正确的医改,否则都是摸不到石头,一脚踏进漩涡!

(主编:来来;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无忧www.swwy.com)

相关阅读:

无忧说|全球最大医院:改革硕果还是逐利怪胎?

无忧说|医院速递:移动医疗代表正取代医药代表

无忧说|马云,用阿里巴巴的经验玩不转移动医疗

无忧说|给一大波医疗改革泼点冷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