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制药公司产品销售评级上升和下降的五大产品

曾几何时,吉利德科学公司的丙肝治疗药物业务俨然已经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热潮跳动强有力的心脏,但是在过去的12个月来,这一心脏跳动的速度有所减弱,以至于分析师们将吉利德公司已上市产品的2018年的销售额预测缩减了20.7亿美元,从而调整至不断变化的竞争前景。

1.jpg

从获胜的一方面来说,艾伯维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巨兽修美乐(阿达木单抗、Humira)获得了让人惊讶的评级提升,对其2018年的销售额的预测增加了18亿美元。与此同时,评级获得提高的还有辉瑞的抗肿瘤药物Palbociclib (Ibrance)和百时美施贵宝的抗肿瘤药物Nivolumab (Opdivo),从而显示了买方市场对于抗肿瘤药物的热情还未等到满足。


生物仿制药来袭


分析师们看起来已经可以确信艾伯维能不断提升修美乐(阿达木单抗)的销售额,尽管该药物面临专利悬崖的挑战,但是他们也可能是低估了生物仿制药所带来的威胁。分析师们即使在该药物将于2016年12月专利期满的情况下,仍然给出了2018年销售额上调18.1亿美元的预测,达到156亿美元。


修美乐(阿达木单抗)的前景可期,主要是得益于今年一季度强劲的表现和高达两位数的涨价,但是潜伏的不利因素是,默克公司和三星公司的生物仿制药SB5,以及其他一些想从这一全球销售最好的药物中分一杯羹的公司。一旦,生物仿制药不负众望,那么未来几年,将看到这一市场的急剧变化,有可能会导致修美乐(阿达木单抗)的评级被下调。


与此相似,百时美施贵宝的肿瘤免疫治疗药物Nivolumab (Opdivo)将可能面临重新评级,在此次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上公布的数据低于预期,这可能会削弱此前分析师们积极地预测。在肺癌患者中开展的临床试验Checkmate 057显示,Opdivo仅对程序性死亡受体-配体阳性的患者有效,这一消息公布后,使得百时美施贵宝股票下滑6.5%,76亿市值灰飞烟灭。在此数据公布之前,Opdivo被视作位居评级提高药物中的第二位药物,2018年的销售额预测上升了14亿美元,但是此次数据公布后带来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拜耳在抗凝血药物拜瑞妥(利伐沙班)市场扩张上所付出的努力看起来得到了回报。拜耳获得了这只药物在美国之外的权利,并且已经在开展Xarelto多个新适应症的临床试验,一旦获得成功,每个适应症将增加6-1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据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师预测。地区性的扩张是促成该药物评级上升的另一个因素。今年5月,拜瑞妥(利伐沙班)的三个新适应症已经在中国获得批准,同时拜耳今年正在等待日本对于肺栓塞、深静脉血栓和静脉血栓栓塞等三个适应症的批准意见。


辉瑞的Palbociclib (Ibrance)在今年2月份上市后,评级在短期就获得了提升,主要是其初始销售数据让人印象深刻,且在Paloma-3临床试验达到了主要终点获准提前终止,与氟维司群加安慰剂相比,Ibrance加氟维司群的组合用于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 阴性(HER2-)转移性乳腺癌进展或内分泌治疗后的妇女患者表现出无进展生存期(PFS)的提高。


临床遭挫、价格战和创新


正如此前预测的一样,罗氏的乳腺癌治疗药物Kadcyla(ado-曲妥珠单抗emtansine)再次成为了一个大输家,随着该药物继续遭受Marianne临床试验消极结果的折磨。该项研究于去年12月公布,并已经终止了该药物成为转移性乳腺癌一线治疗药物,2018年在乳腺癌销售额达16亿美元的希望,据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师们。因此,最新17亿美元的评级下降没有任何悬念,但是这对该药物是一个重大的打击,毕竟此前对该药物2018年的销售预测为35亿美元。


创新和价格战,成为评级下降列表中其他药物发生巨变的两大要因。赛诺菲的糖尿病治疗药物来得时(甘精胰岛素、Lantus)努力众所周知,虽然赛诺菲已经成功的抵御住了礼来来得时仿制药Basaglar的侵袭,直到2016年年中。但是该公司去年的涨价举措失算,从而将市场份额让给了诺和诺德。


葛兰素史克的呼吸系统用药业务境况与此相似,新上市的产品芜地溴铵、维兰特罗复方制剂(Anoro Ellipta)2018年的销售额被削减至9亿美元。与此同时,葛兰素史克这一新的用于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病的复方制剂,并已经在美国市场陷入了与其丙酸氟替卡松和沙美特罗复方吸入剂(舒利迭、Advair)和氟替卡松和维兰特罗复方制剂(Breo Ellipta)的激烈的价格战。


与此同时,考虑到吉利德科学在帮助创建生物技术热潮中所发挥的作用,因此对其已上市的索非布韦业务的销售预期削减20亿美元不得不说是一个令人值得警觉的报警,该业务包含索非布韦(Sovaldi)及其与ledipasvir组成的复方制剂(Harvoni)。多种因素促成了这种变化,其中自从Sovaldi上市后,就面临着降价的压力;与此同时还面临着默克处于III期临床试验阶段的grazoprevir、elbasvir复方制剂的竞争。


Sovaldi及Harvoni的销售额将有可能的与吉利德科学的三联复方制剂自相残杀,后者将于2018年上市。这对于吉利德科学来说是一个不利的消息。


福泰制药的囊性纤维化治疗药物Kalydeco(Ivacaftor)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对该药物2018年的销售额预测显着下降,为9.2亿美元,但是其下一代产品Orkambi却获得了30亿美元的评级提升,该药物由Ivacaftor和其下一代药物lumacaftor所组成。


对于此次发布的评级报告,福泰制药和吉利德科学认为评级下调并不完全是坏消息。而无独有偶的是,艾伯维和百时美施贵宝也表示,评级提升对于卖方来说不一定是一个好消息,有可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