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回首50年糖尿病研究和治疗之路

从人们如何检测他们的血糖水平,到预计他们的寿命,过去的50年对于糖尿病患者来说几乎一切都在发生改变。在美国糖尿病协会第75届科学会议上召开的一场专题讨论会,回顾了过去的50年里医生和研究人员所掌握的一些东西,以及患者生活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9.jpg

亨利福特医疗集团(Henry Ford Health System, HFHS)名誉退休部门主管Fred Whitehouse博士说:“在过去50年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显然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的美好。”


例如,Whitehouse一开始看到1型糖尿病患者唯一的治疗选择就是注射来自牛或猪的动物胰岛素,这有时候会引起人们的不良反应。而现在采用的由微生物生成的人类胰岛素则有着重要的差异,其不仅减少了不良反应,且无需担心其短缺不足。更重要的是,现在有了一些长效和速效的胰岛素和各种传递系统,包括胰岛素泵,在加强血糖调控和降低血糖时提高了精确性和舒适感。


Whitehouse说,测量血糖水平的方式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在以往,唯一评估血糖控制的方法就是检测个体的尿糖,现在则有了许多更精确的方法来测试血糖水平,包括采用非侵袭性的A1C来检测三个月内平均血糖水平。“这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标记物来证实个体是否偏离了正常的道路,”Whitehouse说。


但他指出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过去的50年里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其中大多数变得更好了,但人们想要的是治愈这一疾病,而我们还没有做到这一点。”


50多年来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Daniel Porte, Jr.博士一直在从事糖尿病研究,他目睹了人们对于糖尿病相关机制的认识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记得以前内分泌和神经系统被认为是完全没有关联,葡萄糖被视作是胰岛素的唯一调控因素,只有一种方法来给予胰岛素。


在过去的50年里人们对于糖尿病有了更多的了解——包括它的形成机制,如何预防或延缓它,以及它是如何影响机体的其他部位的,在上世纪60年代时人们对于所有这些基本上是一无所知——Porte博士说,这或许是最重要的一课,表明了研究之果并非一夜就可成熟。


Porte说:“要了解疾病,你必须要开展基础研究。但你一定要有耐心,因为从基础研究到获得临床应用要经历一段漫长的时间。例如,我们现在用来治疗糖尿病的药物是在三四十年前首次开始研究,有不止一两个是在上世纪70年代被用于糖尿病治疗。”


在此期间Porte一直在从事糖尿病研究,这一领域从最初简单地检测激素朝着日益复杂的研究调查——检测激素和神经系统之间的相互关系发展。“今年,令我感到惊讶地是,人们发现了发送到中枢神经系统的胰岛素不仅向大脑发出反馈,它还影响了葡萄糖生成。它调控了胰岛细胞,因此将内分泌系统与神经系统完全整合到了一起。获得这一发现用了40年的时间。”


Porte说,这些研究发现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治疗糖尿病,还可以帮助治疗诸如阿尔茨海默氏症一类的疾病。“我们现在认为,有可能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胰岛素作用受损导致了我们在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中看到的一些行为改变。”


艾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糖尿病中心生物医学科学副主任Michael Brownlee博士的人生体验了糖尿病患者、医生和研究者三重角色,他说将三重角色连接在一起的一根丝线是糖尿病相关并发症。


“并发症是糖尿病成为一个严重健康问题的重要原因。如果没有并发症,糖尿病就会像甲状腺机能减退和其他容易控制的疾病一样。”


Brownlee在8岁时确诊罹患1型糖尿病,并忍受着这一疾病两种潜在致命性严重并发症——酮症酸中毒和严重低血糖的折磨。他记得在他申请上医学院时只有一半的1型糖尿病患者预计能够活到40岁或50岁早期。一些学校不愿意接纳他,因为“他无法终身行医。他们说他们宁愿给具有正常寿命的人这个机会。幸运的是,糖尿病研究和治疗的进步淘汰了这些旧的统计学数字。”


Brownlee对于糖尿病并发症潜在机制的研究使这一领域发生了范式转变。他指出直到1993年以前,诸如眼病和肾病等糖尿病并发症都被认为是糖尿病而非高血糖水平所引起。在那年糖尿病控制和并发症试验(DCCT)研究发表之前,糖尿病引起了代谢改变和并发症,但后两者之间毫无关系,只是这一疾病的两种平行的临床表现,还是一个普遍流行的教条。


“现在众所周知,长期的血糖水平升高提高了糖尿病相关眼和肾脏并发症的风险,严格地控制血糖水平可以降低这一风险。我们还从DCCT的后续研究EDIC中知道了,在A1Cs得到改善后早期高血糖水平的不良作用仍可持续多年,这一现象被称作为‘代谢记忆’。” Brownlee当前研究的一个主要焦点就是要鉴别导致代谢记忆的机制。


美国糖尿病协会科学与医务官员Robert Ratner博士说:“尽管我们对于糖尿病和并发症的认识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我们仍然只能控制这一疾病。下一个50年必须要阐明1型糖尿病和2型糖尿病发生的机制,以及我们有可能干预预防疾病的一些关键步骤。一些疗法将最好地控制住葡萄糖和代谢,不会有低血糖的风险,糖尿病并发症应该成为历史的记忆。”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