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低价药地高辛涨价10倍幕后

一直以来,低价药是很多患有慢性病人的首选,因为疗效好、又便宜。然而,近期在药品政府限价令取消后,心脏病常用低价药地高辛片零售价从6.7元/瓶涨到68元/瓶甚至125元/瓶,涨幅超10倍,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是谁推动了本次地高辛片价格的暴涨?谁又是最终的获利者?如何才能避免药价和市场均“放而不乱”,规范有序?

di360.jpg

市民:地高辛涨价10倍,太离谱了


家住西安市桃园路的岳先生患有心脏病,最近一直在吃地高辛片,是上海一家企业生产的,前几个月买的时候每瓶6.7元,这两天到桃园路上一家药店去买时,发现一模一样的药竟然涨到了68元1瓶,规格、成分都一样,都是0.25毫克x100片装。


“这药价涨了约10倍,也太离谱了。”岳先生说,不仅价格涨幅大,药还不好买,他找了好几家药店都没货,可这种药疗效还不错,所以他还是忍痛买了1瓶,幸好每天只需要吃半片,1瓶能吃半年多,算下来每天的花费倒也不多。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担心,国家从6月1日起放开了多数药品的限价,如果药品都像地高辛片这样大涨的话,就可怕了。


专家:进口原料快速上涨,生产经营者逐步提价


地高辛片主要用于治疗先天性心脏病和慢性心功能不全,属于低价药品。以往,在药价未放开之前,政府职能部门招标采购药品时刻意压低价格,使一些常见低价药品价格过低,导致企业不愿生产,药品临床供应短缺。地高辛片的注册生产企业有11家,但是目前市场上只有两家企业生产,经常出现断货现象。


为保障低价药生产供应,国家发改委于去年4月发出通知,对低价药品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在日均费用标准(化学药品3元、中成药5元)内,由药品生产经营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情况制定具体购销价格。地高辛片价格也由此放开。


“从价格调整的时间节点看,地高辛片的调价行为发生在今年5月以前,而非6月1日药价改革实施之后,二者并没有直接关联。”中国药科大学医药价格研究所所长常峰说,从涨价的直接原因看,地高辛片属于低价药品,原料药全靠进口。去年下半年以来药品原料价格快速上涨,在国家取消低价药最高零售价格后,生产经营者从去年年底开始逐步提高了药品售价。


厂家:100片/瓶早就停产,涨价是中间商所为


对于价格上涨,地高辛片生产厂家上海信谊药厂发布声明表示,地高辛片原料价格格的确一直在涨,从2014年9月起,从7.5万元/公斤逐步涨至2015年1月的40万元/公斤,价格与成本严重倒挂,所以100片/瓶的规格早就停产了。目前市场上的涨价应该是中间商所为。现在公司重新投产的是30片/瓶的地高辛片,出厂价格从2.4元/瓶调整至8.31元/瓶(不含税),即使含税也超不过10元。


上海信谊相关负责人还表示,药品的中间环节太多了,至少有一级、二级、三级经销商,而且,一个省级经销商不可能覆盖全省,一个市级的经销商也不可能覆盖到全市,中间代理商也很多,药厂能决定的是药品的出厂价,流通环节中的涨价是没办法管的。目前,公司能做的是加大30片/瓶的地高辛片生产量,尽快投放全国市场,希望市场价格能恢复正常。


业界:药品流通环节复杂,经销商从中牟暴利


既然出厂价在6月1日以后并未调整,这就意味着本轮6月1日后的地高辛片价格暴涨10倍并非是出厂价调价所致。那么,在整个药品销售链条上,经销商又是否扮演了推涨的角色?


有关媒体联系到地高辛片的全国总代理销售商,对方表示,原料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国内没有,原料价格上涨很快,以前国内有三四个工厂在生产,现在只剩这一家企业生产了。此外,该药涨价有几个月了,并非是6月1日后才涨。这一说法显然不能成为此次药价暴涨的借口。


据知情人士透露,药品从生产药企到零售药店至少要经过2-3个中间流通环节,在终端药店普遍缺货的背景下,不排除多级代理商及终端药店分羹利润、哄抬价格的嫌疑。


“这里面经销商很可能按照原料涨价前的出厂价进货,按照原料涨价后的出厂价制定终端价,从中赚得暴利。”业内如此点评经销商在此次涨价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小结:低价药涨价合情理,监管力度有待加强


药价暴涨,对于正在吃这种药的患者及家属来说,肯定是无法接受的,或抱怨药商太坑人,或抱怨放开药价政策为药商涨大开方便之门。


不过,我们应该看到,药价放开后,部分低价药涨价是必然的。早在去年,发改委就出台了《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该通知已经明确表示“要保护低价药的生产”。在这之后,对低价药的价格管制一直在松动,有些低价药已经在涨价。直到今年6月1日,更明确的通知出台后,低价药涨价是可以预料到的局面。只有合理涨价,部分“降价死”的药品才可能会“复活”,并重返市场,满足患者的需求。


当然,市场本身具有盲目性,不排除一些企业会趁放开药价之际,以成本上涨为由浑水摸鱼,乱涨价等。对此,监管部门要密切关注,及时发现和调查,规范市场价格和秩序,保障守法药商和患者的利益。否则,如果政府部门监管不力,乱涨价行为得不到及时惩罚,纷纷涨价,药品市场价格就乱了,会进一步加剧“看病贵”,引发公众不满。


因此,放开药品市场价格以后,政府部门如何依法监管药品市场,让药价和市场均“放而不乱”,规范有序,是需要面临的一个严峻的现实。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地高辛等低价药价格合理回归,市场供应充足,老百姓能买得到药,也买得起药。

(编辑:凡尘;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无忧www.swwy.com)


相关阅读:

价格放开对低价药、专利药、稀缺药、普通药影响不同

医保官员:低价药命运堪忧

从市场角度看低价药政策

低价药酝酿涨价只是权宜之计?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