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全球肿瘤药物研究最新进展

一年一度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议六月圆满落幕,在这一年一度的盛会中,各大制药企业纷纷晒出自己的明星产品,快来跟着生物谷小编的脚步,回顾一下本次ASCO都有哪些亮点:

24.jpg

百时美施贵宝力保肿瘤免疫领先地位


过去几年,百时美施贵宝一直是肿瘤领域的关注焦点。该公司设计出抗体与体内PD-1分子结合,用其激活机体免疫系统对抗肿瘤。实验表明,非鳞状肺癌患者在服用公司研发的Opdivo(nivolumab )之后,中位生存期达12.2个月,且严重副作用变少,而化疗后中位生存期仅9.4个月。


如果患者肿瘤组织表达出更多的PD-L1目标蛋白,他们的存活时间更有可能延长。纽约时报Andrew Pollack发文写道:这是免疫癌症治疗史上十分具有意义的发现。 Opdivo已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黑色素瘤和肺鳞癌。在非鳞状肺癌上的新发现将拓宽Opdivo的肺癌治疗范围。路透社Deena Beasley曾引用百时美施贵宝一句非常振奋人心的话:“这标志着化疗将不再用于肺癌的二线治疗。”


投资者们却没有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他们当中有人曾妄想药物销售额会突破60亿美元。有的投资者一直在关注PD-L1生物标志物的数据,这些数据并不能持续测量,因此人们怀疑这会缩小药物潜在市场。


会议当天,记者试图收集所有的相关数据,并一直对其代表的含义争论不休。公司每股下跌3美元,下午1点10分时报价65.86美元。一些分析师认为投资者们反应过度了。 Credit Suisse分析师Vamil Divan表示,百时美施贵宝在免疫肿瘤领域的领先地位已经得到巩固。他仍然认为公司股价可以达到75美元。


默沙东免疫疗法保持领先地位


去年,默沙东成为第二家FDA批准生产PD-1抗体抑制剂的公司,获批药物主要用于治疗黑色素瘤。公司现在争取肺癌药物Keytruda (pembrolizumab) 能够上市。此外,一项来自默沙东的研究表示,头部及颈部肿瘤患者在服用公司研发的新药后,四分之一的患者肿瘤组织变小。


这项研究引起注意的原因是证明了Keytruda 可用于另一种难治型肿瘤,并且患者可长期受益。总而言之,默克公司研发的新药对13种不同肿瘤都可发挥作用,作用范围很广,这也间接反映出肿瘤免疫的巨大优势。许多研究人员正在研究联合疗法,将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的药物联合使用,但这在商业上可谓挑战巨大。


基因泰克在PD-1/PD-L1免疫治疗领域紧追其后


在PD-1、PD-L1抑制剂药物市场,百时美施贵宝和默沙东已处于领先地位。


Genentech是罗氏旗下在肿瘤药研发领域具有传奇经历的公司,能够紧跟潮流把握机遇。公司正在研究候选药物atezolizumab,另外还设计了10个III期临床实验,以寻找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法。由于各类癌症呈现出巨大差异,针对性强的药物还有待研发。耶鲁癌症中心的Daniel Petrylak 表示,Genentech免疫疗法数据显示,50%的膀胱癌患者体内PD-1生物标记物含量高,服用atezolizumab疗效很好;但生物标记物含量低的患者中,仅有17%服用atezolizumab有效。


Celldex脑癌研究进展顺利


有关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脑瘤的一种)研究并不多,Celldex Therapeutics 研发的 Rintega(rindopepimut)免疫疗法试图解决这一难题。73名参与临床实验的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联合服用阿伐西汀和rindopepimut,一组仅服用阿伐西汀。前一组28%的患者经过6个月的治疗肿瘤没有进一步恶化,而后一组仅有16%能达到这一水平。


根据18个月的后续观察,30%的患者在服用Celldex研发的药物以后仍然存活,但对照组仅有15%。公司现正在讨论实验数据是否足够具有说服力,能够申请FDA快速审批。


虽然有效的癌症新疗法受到人们的欢迎,医生仍需要意识到过度治疗带来的危害,尤其是当癌细胞扩散到脑部的时候。研究人员怀疑,放疗对肿瘤脑部转移存在不良影响。


抗癌药物价格仍然是争论焦点


Leonard Saltz是一位来自美国Memorial Sloan-Kettering癌症中心的肿瘤学家,他表示有些药物的价格实在是太高。Joe Walker曾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发表过类似观点,Matthew Herper也曾在《福布斯》分析十年来推动抗癌药物价格上涨的奇怪经济现象。一家保险公司Anthem为了降低支出,每月给肿瘤医生补贴,希望他们能够按照公司推荐的治疗方案给患者服药。保险公司将为每位患者支付350美元的补贴。


诊断信息同样很重要


肿瘤分子本质同样是癌症治疗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研究部分,它可帮助优化个体治疗方案。许多公司都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寻找携带特定生物标记物(如PD-L1)的患者参与临床实验。


Foundation Medicine与安德森癌症中心的研究报道:DNA测序技术可帮助医生发现诱发肿瘤的异常基因。这些异常基因的研究可能对胆道癌的治疗有所帮助。不过这项研究商业化的最大挑战将来自患者,因为他们大多不愿意花费数千美元的检测费。


如果研究能充分证实个体化疗法能产生更好的疗效,也许就能够加入医保体系,那么在将来还是有可能获得利润的。罗氏在今年上半年豪赌近10亿美元购买Foundation Medicine大部分的股份,这也算对这种趋势的一种肯定。


另一家分子诊断公司InVitae正试图解决高额的费用问题,该公司研发的诊断技术仅需花费475美元,患者可自行承担这笔费用,帮助医生更好的诊断疾病。


卵巢癌研究进展缓慢


卵巢癌通常到了晚期才能被检测出来,因此很难治疗。不过一家地处沃尔瑟姆的公司Immunogen在靶向修饰后的抗体内加入毒素,肿瘤杀伤力增强,取得一定进展。临床实验仅在17位癌症晚期患者进行,53%的患者体内肿瘤明显变小,剩余患者疗效并不明显。其中一位患者因为疗效不佳在实验中途退出。


好坏参半的乳腺癌研究


乳腺癌外科医生必须注意的一项ASCO研究,在没有对患者外观造成明显影响时,在切除肿瘤时如果再多切除一些组织,患者疗效会更好。


药物方面,Oncothyreon公司取得积极进展。实验尚处于早期、规模不大,受试者肿瘤组织HER2蛋白过度表达。公司生产的药物将用于治疗肿瘤已扩散至大脑、预后不良的患者。这与Puma Biotechnology公司的结果形成了对比,Puma提交的三期临床数据显示,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疗效甚微,还伴有腹泻的副作用。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