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廖新波:医生不流动 移动医疗“移动”难

在日前举办的南都公众论坛上,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分享了他对移动医疗的看法。他详解了医生流动的阻力和突破口。

1.jpg

移动医疗创新带来医改的新机遇,这不仅是医疗行业的机遇,更是在座各位的机遇。医改这么多年来,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是事实上我们有很多事情并没有达到理想的彼岸,比如说如何使医疗下沉、如何使医生的积极性提高、如何使公益性回归等等。主办方让我对医疗资源下沉的阻力,尤其是社区医疗体系难以建立的原因做一些分析,我的观点如下。


社区医疗如何突破


社区医疗如何突破,我有三点思考。第一,既然我们要发展社区,既然要求政府要投入社区,就要将社区的基本医疗机构做好,建成统一规模、统一环境、统一检查设备的,从管理学来说,用麦当劳的理论来说,每到一个麦当劳提供的服务感受都是一致的,但很遗憾,即便在广州,目前也远没有做到这一点。


第二,要提高社区的服务能力,重点是在缺什么补什么,不要再用基本药物制度之内的旧观念来指导社区医疗。基本药物制度已经将病人推向大医院,在很多社区里没有药,医生下去开了药没有,因为是社区,不能开非基本药物的药,所以病人走了。就此,我提出了两个资质许可,这样就可以开展手术,一个是医生的资质,是合法的,另外是医疗机构的资质,如果是允许的话,可以在社区提供服务。


第三,让医生成为社会人,这也是我最近的主张。分级诊疗在广州推行了一段时间,我们就发现社区的门诊量增加了,因为大家认为我在社区报销可能会多一些,报销率会多一些,如果这个时候不加强社区的服务能力,一定会使民众失望,所以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加强。


多点执业:好处比坏处多


刚才说到分级医疗、守贞制度、双向转诊、控制规模、预约服务、网络医疗、多点执业、取消编制和福利社会化、支付制度,这些都在悄悄使民众的就医习惯发生变化,使医生的执业环境发生变化。支付制度非常重要,现在医生成为了医院创收的基本单元,没有医生就没有创收,医院的服务无从计价。


当医生的奖金或者薪水不与药品发生联系时,医生是不是更高尚了,是不是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我曾经有一个比喻,现在我们看一个感冒,150~200块钱。假如说就是150块钱,其中50块钱作为诊金,100块钱作为其他,100块钱中的其他,包括药品,如果节省下来是归病人的,或者说是归医保的,那么是不是我们就可以节省很多钱呢?病人减少了很多无谓的检查,以及减少了很多无谓的药。


医生成为社会人之后,就业渠道可以说是多种多样的。以强调高度自由的美国为例,从目前来看大部分医生是愿意选择在医院,而不是独立开诊所。为什么?首先就是因为医生的价值、服务价格没有多大的差异,虽然自己开诊所薪水会多一些,但是面临行政的成本和风险非常大。医生在医院工作有什么好处呢?好处多多,起码有带薪假期、生活比较规律,我看完病人就可以走了,还有就是有很好的科研平台,等等,最重要就是不需要跟保险、财务发生关系。这就是美国医生社会人的制度状态。


除了聘任在医院,成为单位人,或者成为法人跟医院签订契约,成为合约单位,其实在美国有些医院非常愿意跟医生签约,甚至会给出一些建设款给医生建设诊室,将来你的病人到我这里。一个医生可以跟若干个医院签约,可以根据病人的驻地和医院的病床状况,以及手术的适应程度,为病人选择一家医院。这是不是一个就医模式的转变呢?当然是了。


在美国另外还有PH P关系,就是医生与医院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这是现在美国比较盛行的制度。这种关系有什么好处呢?因为这可以提高医疗质量、可以提高效率,降低医疗成本。不要认为医生自己开诊所很爽,你必须要有设备,设备还需要更新,不然病人不愿意来你这里。设备的安全度、维修,这些都需要成本的。还要雇人,就算不雇人,也要请第三方来维护,所以成本是非常大的。如果跟医院签约,至少就可以拿到这几点好处。从医院的角度,医院可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我刚才说了医院为医生建立了服务平台。


谁是为病人服务的?肯定是医生。没有良好的医生,怎么会有良好的服务呢,这是一对辩证关系。包括在座的各位一定要纠正一个观点,医院是为医生提供服务平台的。


我一直坚持这样的看法。医院倒闭了,病人看病也不成问题,有医生在,医生可以去任何医院,或者也可以有自己的平台,医生可以获得更多手术室、设备、护士,医生和病人建立关系之后,可以跟医院叫板,我这个团队有很多病人,你看着办吧,如果你不给我手术室、不提供好的设备和服务,我不会跟你续约,所以医生方面就会有更多的主动权。对医院来说,也可以增加医生的忠诚度,因为它提供了很好的服务,可以吸引更多的医生。


在多点执业方面,我认为好处比坏处多很多,这是撬动医改的支点,你可以撬动人事制度的改革,医生自由化了,医生成为社会化了,他就可以提供更可靠的资源给大家。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