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宫颈癌疫苗到底有多安全?英国女子接种后产生致命副作用

16.jpg

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在2008年计划引进HPV疫苗,HPV与宫颈癌密切相关,所有12-15岁的女孩都注射HPV疫苗来预防宫颈癌。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女孩一样,Katie Green 15岁的时候就开始注射人类乳头状瘤病毒(HPV)疫苗。第一次注射不久她的胳膊开始肿胀,第二次注射后她变得头晕、恶心,还经常感到不适。Katie的妈妈觉得这个疫苗损害了她女儿的神经系统。


2009年11月份,Katie把学校关于注射HPV疫苗的通知带回家,Katie的妈妈Carol很高兴的同意了。Katie的妈妈是当地(Upton-upon-Severn,Worcestershire)的一名教师。她说,“Katie注射了其他所有的疫苗,都没有什么不良反应,除了哮喘和对宠物过敏之外,Katie的身体一直很健康”。


Carol说,“在Katie第一次注射Cervarix(两种HPV疫苗中的一种)后她的胳膊开始肿胀,而且肿了好几天,还感觉昏昏沉沉的。接着Katie第二次和第三次注射了该疫苗,而她的苦难才刚刚开始。注射的第二天,她上学迟到了,当我叫醒她的时候,她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而且还有尿床的现象,这完全是不寻常的。我怀疑她夜里是不是感到不适?”。


疫苗副作用那一栏写到被注射者可能会有头晕、恶心或者不舒服等症状。当Katie起床后,她身体不能保持平衡。同时出现了更令人担忧的迹象,在她注射疫苗的地方长了半个鸡蛋大的肿包。


几天后Carol带Katie去GP(General Practitioner)检查,医生说认为没什么大碍。随后Katie便返回学校上课。但当她打橄榄球的时候,又感觉到头晕目眩、疲惫和不适。Carol再次带Katie去GP(General Practitioner)检查,这次医生认为Katie的病与这种疫苗有关。


Carol说,她带Katie去Hospital检查的时候,在没有接受任何治疗的情况下,医生就诊断Katie患有病毒感染后的并发症综合症(患者长期与病毒作战后出现的症状)。


Katie15岁的时候,在校成绩优秀,是 Worcestershire橄榄球队的队员,还参加了英国女子少年橄榄球选拔赛。而如今她20岁,所有的都改变了。如今她跑不了几步,由于“脑雾”缺陷她丧失工作和学习的能力。Carol伤心地说。


这个家庭毫无疑问地将这个灾难性的的变化归罪于HPV疫苗。同时越来越多的家庭讲述他们健康的女儿在注射HPV不久便出现神经障碍。更严重的问题是,有些家长认为这驱使他们的女儿有自杀的倾向。


Green一家相信他们的女儿受到HPV疫苗的影响。这个概率虽然很小,但是他们坚信这些值得调查,或许有些家庭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女儿的疾病和HPV疫苗有关。


其他不良反应事件


Katie的遭遇并不是一个特例,实际上之前就有多个关于宫颈癌疫苗副作用的报道。在2008年早些时候,美国主流媒体报道了数例据传由HPV疫苗接种引起的严重不良事件。


例如,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其新闻中报道了1例13岁女孩已经处于完全瘫痪状态。另有报道称1例19岁的疫苗接种者发生跌倒并于2周后死亡。截至2008年6月30日,该系统共收到9749份HPV疫苗接种后发生的不良事件报告,其中94%为非严重,6%为严重。非严重事件包括晕厥、注射部位疼痛、头痛、恶心和发热,严重事件包括死亡、吉兰—巴雷综合征、血栓栓塞、免疫系统病变等。


2009年3月,据香港《大公报》报道,由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生产的子宫颈癌疫苗卉妍康(Cervarix),在英国引起一千三百多名女学生出现副作用,部分十二及十三岁女生甚至发生瘫痪、痉挛及视力模糊的严重副作用,有人更患上厌食症。引起了各界的广泛注意。


关于HPV疫苗副作用——研究人员、政府官员和疫苗制造商的声音


关于HPV疫苗的害处目前还没有准确的研究,但是一些科学家、政府官员和疫苗制造商对此的看法的不同。


研究人员的声音


上周发表在《临床风湿病学》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警告说,接种HPV疫苗后人类慢性疼痛更频繁。Manuel Martinez-Lavin博士说,纤维肌痛可能与该疫苗有关。纤维肌痛能引起广泛疼痛,通常情况下称为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PoTS使神经系统失调,是由免疫系统受干扰引起。症状包括昏厥、头晕、注意力不集中和疲劳,这种情况可以是长期甚至是永久性的。


质疑HPV安全性的研究不止这个。1月份发表在《丹麦医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所研究的53个女孩或者妇女均患有疑似HPV副作用的各种类型的神经损伤。


另外一项发表在《欧洲神经病学杂志》的研究表明6个女孩注射HPV疫苗数周后患体位性心动过速综合征(PoTS)。这暗示着HPV疫苗与该疾病有关系。


去年9月,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公共卫生分析师对2009年世界公共卫生组织同意HPV疫苗接种的科学依据产生质疑。他们在《流行病学与公共卫生杂志》上说,该疫苗证据不充分,且缺乏长期疗效的数据。


苏格兰和威尔士的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收据数据表明,该疫苗实际上可能增加年轻妇女得宫颈癌的风险。原因是什么呢?HPV病毒有上百种毒株。HPV疫苗支持者认为70%的宫颈癌由HPV16和HPV18引起。Cervarix(一种HPV疫苗)仅对这两类病毒有效,而另外一种HPV疫苗Gardasil还能预防其他两类HPV病毒。


评论家说,接种疫苗通过敲除这两类病毒却给其他毒株提供茁壮成长的机会。这些毒株同样能性传播,但接种疫苗的女孩认为她们可以抵御从无保护的性行为中传播来的HPV病毒(从而能防御宫颈癌)。


英国流行病学家Tom Jefferson博士说,(Tom Jefferson博士在Cochrane Collaboratio工作,在全球疫苗试验有一定的权威)HPV疫苗的好处在过去一直被炒作,其副作用的研究却被忽略。他强烈批评制药公司资助的用于证明HPV疫苗接种的临床试验数据。他还补充说,制药公司为了其利益还有可能隐藏具有负面结果的试验数据。


一些科学人士私下表示,对疫苗的重新评估可能正在进行中。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独立分析制药公司提供的所有临床试验数据。


政府官员的声音


英国药品监督、药物和保健产品监管署(MHRA),启动黄牌计划的运作模式,在这里医生和公众可以报告任何药物的副作用。2009年,MHRA的报告显示了一年之内有300多名女学生报道HPV疫苗的副作用,包括严重的疼痛和如面瘫等神经疾病。2010年到2013年之间,该机构收到了3972个报告,其中超过940被归类为严重事件。


但是MHRA并不担心,去年1月份MHRA董事长Ian Hudson博士写信给纽伯里保守党派国会议员Richard Benyon说到,“事实上,我们已经收到更多的关于HPV疫苗与其他疫苗相比本身并不引起任何特定问题的报告”。


卫生部门的一些人认为任何关于疫苗带来伤害的消息都应该被扑灭。疫苗就像一个宗教,如果你质疑它,就会被视为反疫苗极端者。当局者不想听到任何关于疫苗副作用的消息。


去年6月,Carol Green会见了卫生部长Luciana Berger ,为其女儿寻求帮助。Berger的发言人说,Berger的言行非常谨慎,因为疫苗的故事在媒体上是十分危险的,Berger出席了该听证会,但是没有问任何的官方问题。


疫苗制造商的声音


“我们需要一个疫苗接种带来伤害的科学研究数据,但是没有人愿意这样做。谁知道还有多少父母为此担心?”,GSK发言人(Cervarix制造商)告诉Good Health公司说,患者安全始终是GSK的首要任务,疫苗的临床试验数据显示疫苗接种的好处大于其风险之后才获批准使用。在疫苗获批准使用之前,疫苗临床试验数据已经通过多个药品审查机构的审查。我们仍然相信Cervarix对宫颈癌的防御有积极的作用。


然而,国会议员正计划将HPV项目从女孩推广到男孩,试图减少阴茎癌。和Katie一样接种HPV疫苗后出现神秘疾病的案例是少见的。事实上,它可能和疫苗没有关系。但在政府将HPV疫苗计划推广到男孩身上之前,他们必须认真对待目前存在的这些干扰数据。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