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从MERS确诊病例发现,看中国速度

6.JPG

被确诊为首例中东呼吸综合征的韩国男子,由于没去就诊,发着烧还在工作,如果他是SARS(即“非典”)那样的超级传播者的话,后果将严重得多。令人感到庆幸的是,虽然比入境时间晚了一天才告知中方,也胜过他病情加重就诊后再发现。


该男子在惠州市的酒店,而且抵达后两天内换了两家酒店。但从世界卫生组织(WHO)27日晚上10时通报中国开始,广东方面只用了4个小时,就于28日凌晨2时便把那名韩国男子从酒店送到医院进行隔离。这个速度可谓相当之快!


不仅仅是转运和隔离而已。广东方面还迅速采集了标本,找出了众多的密切接触者,发出了报告和新闻通告。这个响应速度说明早已准备好了预案,并且能够极为顺利地进行执行。


我想,这种传染病防治快速相应“中国速度”,得益于这十几年整个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和不间断的实战演练的结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MERS再可怕些,我们也会有信心应对。


何况,MERS还没有那么可怕呢!


和SARS比起来,MERS的确进展快,如发病到死亡的中位数时间为12天,而SARS为21天;虽然都和呼吸道传播有关,但MERS也没有SARS那样的所谓“超级传播者”,传播效率也远低于SARS。


从2012年发现MERS以来,截至2015年5月16日,全球报告了1142例确诊病例,其中465例死亡。尽管致死性高达40.7%,由于97.8%的病例发生在中东,虽然那里的病例发现和治疗水平尚不得而知,但从一些文献报道看,中东呼吸综合征在沙特的诊断水平并不高,速度也相当慢。


其中一组病例分析显示,从发病到住院的时间中位数为4天,而多数为重症需要ICU治疗,从发病到入住ICU的时间中位数为5天。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发病后4天才能收入院,入院后1天就需要ICU支持。一方面说明,MERS进展快,同时也可以反映收住院有些偏晚。


WHO于2013发布的关于沙特阿拉伯医疗卫生现状显示,2010年沙特人均GDP超过2.2万美元,然而,国家医疗卫生投入仅占GDP的4%,和欧美国家(占GDP10%以上)差距很大,政府医疗保险比例约为70%。而且,每一万人口拥有医生数量仅有9.4名,远低于高收入国家的27.1名。此外,沙特每一万人床位数为22张,也低于高收入国家56张的水平。


因此,可以说沙特方面传染病防控中存在的不足与其国家整体卫生状况相关。


当然,在看到我国取得的成绩时,也需要看到,我国2013年新发现的H7N9禽流感,无论从发病到诊断的时间还是发病到用上抗流感病毒药物的时间也都偏晚,说明我们在病例早发现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


无论流感、禽流感还是MERS,老年人、有基础疾病的感染后几乎都是高危人群,而且占死亡病例中的大多数。从此,我们应该意识到,老年人得了病,能不能及时就诊,和自己对疾病的看法以及有没有医疗保险覆盖有关。在某些地方,得了病,能扛先扛着呗,实在不行了再去医院,这样就可能耽误宝贵的诊断和治疗时间。


此外,还有一种情况,由于基层医疗机构或一些小诊所缺乏筛查和救治能力,对传染病的警惕性也不高,很可能由于误诊而留置患者进行简单治疗,直到病情加重才转诊。即便我国在公共卫生系统的统高端方面可以和欧美比肩,在这些状况下却也无能为力。


只有有均衡的医疗卫生服务和公平的医疗保险覆盖,或许就会避免或减少这样或那样的无能为力的局面。到那时,才能真正体现出面对传染病时的“中国速度”。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