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不同常规的癌症逃生之路

一项国际研究报告称发现,卵巢癌可以通过锁定生存模式,避免被化疗毁灭。相关论文发布在5月28日的《自然》(Nature)杂志上。

1.jpg

昆士兰大学分子生物科学研究所的Sean Grimmond教授说,卵巢癌细胞至少通过4种不同的途经避免了被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摧毁。


“其中一条途径涉及打断和重排一大批的基因――染色体。这与其他癌症有着根本的不同,在其他的癌症中疾病是由个别基因发生的较小的、渐进的改变所驱动。这基本上是粉碎了细胞的大块硬盘,将它们移动到四处,而不是仅改变了文件中的位元(bits)。”Grimmond教授说。


这项研究采用了全基因组测序来分析了来自91名原发性难治、耐药、敏感和获得性耐药的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HGSC)患者的肿瘤DNA样本。HGSCs是最致命的卵巢癌形式,在澳大利亚每年有1300多人确诊这一疾病。


Grimmond教授说,这是一种复发性形式的癌症,往往会以铂类为基础的标准化疗(旨在损伤肿瘤DNA使其无法修复)产生耐药。在过去的30年里HGSC患者生存率或治疗一直未发生大的变化。


Grimmond教授与Peter MacCallum癌症中心的David Bowtell教授,及Westmead Millennium医学研究所的Anna deFazio教授共同领导了这一研究小组。他们与一个癌症研究人员小组合作解读了测序结果。


测序结果显示,基因断裂通常导致了HGSC中的肿瘤抑制基因RB1、NF1、RAD51B 和PTEN失活,促成了获得化疗耐药。在原发性耐药和难治疾病中常见CCNE1扩增。他们还观察发现了与获得性耐药相关的几个分子事件,包括个别患者中BRCA1或BRCA2基因多次发生生殖系回复突变(reversion mutation),BRCA1启动子甲基化丧失,分子亚型改变,和与药物外排泵MDR1过表达相关的反复的启动子融合。


Bowtell教授说,直到现在在为癌症复发的妇女选择治疗方法时,可用来指导临床医生的信息仍然很少。“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临床医生都只能看着HGSK在化疗的攻击下缩小,在数月或数年后又再度强势地复发。通过完成对这些癌症得测序,抽取疾病不同阶段的样本,我们第一次绘制出了在化疗的选择压力下它们的进化图,并开始研究更好的治疗干预。”


Grimmond教授说,研究表明需要一系列的方法来克服治疗耐药。“我们现在知道不仅这一疾病有很多亚型,耐药卵巢癌也有不同的子类型,这对于设计未来的治疗具有巨大的意义。我们需要继续绘制这一复杂疾病的图集,更加详细具体地了解给予的药物量,及与每个患者癌症相关的治疗类型和组合。


相关阅读:

抗药性卵巢癌全基因组测序

术前化疗对晚期卵巢癌疗效更好

研究称30岁后怀孕患卵巢癌风险低

报告:未来6年亚太地区卵巢癌(OC)治疗市场将保持稳步增长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