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GSK股东给CEO下警告:再不给力就下课!

毕业于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经济学专业的Andrew Witty早在8年前成功PK掉了魏巴赫,成为了葛兰素史克(GSK)的首席执行官(CEO)。

11.jpg

今年年初的数据显示,Witty 在2014年的总薪酬从2013年的1110万美元下降到600万美元,下降额度为46%,奖金从也从290万美元削减到141美元,下降了51%。


最近GSK因负面消息太多以及营收不及股东预期,Witty也是压力重重,不过大多数股东还是愿意给予他一些时间。


但是假如在遇到一些挫折时,董事会将怎么办?


一位持有GSK股票居前20的股东告诉记者,假如公司股价仍然低于预期,他们需要一些积极的信号,否则的话CEO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股东们希望公司的增长率能在下一个财年复苏。


在5月初,公司制定了一个相当有挑战性的基于不同类别产品的销售计划,计划中包括从一些低利润率的产品中掘金,例如疫苗产品和处方药,此外GSK与诺华的两个部门的产品置换也给外界传递了一些积极的信号。


上述做法,或许可以避免公司最畅销的哮喘和慢阻肺治疗药物Advair(沙美特罗)因专利已到期而面临的定价压力,Witty在接受CNBC的采访时告诉记者,GSK不得不面临沙美特罗在发达国家的高定价压力,并且他希望公司的消费者保健部门的销售增长能够达到2016到2020年复合增长率的中位数,而疫苗的销售增长则能达到中高档水平。


另一位投资者指出,GSK要想达到销售预期必须要实现很大的销售额,过去Advair 每年的销售额高达 80 亿美元,而现在随着仿制药进入市场,这个销售额就很难保证了。


而另一位股东则认为,GSK将希望押宝于非处方药,简直就是在赌博,因此对其计划不看好。


那么股东们还有多少耐心呢?


一位持有GSK股票数在前10的股东表示,给GSK的时间在2年内,若仍然未达到他们的期望,董事会将提出Witty下课的建议。就目前情况而言,该股东认为Witty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来证明自己到底行不行。


然而在这之前,GSK也许会有一些交易的潜能,就像上周,一些分析师在各种YY,并认为其是相比于阿斯利康,辉瑞收购目标中的一个很好的标的。


原文链接:Investors: GSK chief Witty is safe for now, but one more strike and he's out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