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IL17抗体brodalumab遭流弹袭击,安进退出

28.jpg

上周五安进宣布将退出和阿斯列康在银屑病药物IL17抗体brodalumab的合作,原因是在申报NDA时安进认为brodalumab造成的自杀念头副作用可能严重限制产品的标签。阿斯列康现在独立拥有brodalumab,但这种获得独家经营权的方式显然不是投资者希望看到的。今天安进股票下滑1.2%,阿斯列康下滑1.6%。


IL17是今年最被看好的一类药物。诺华的类似药物Cosentyx已经在今年一月在美国和欧盟上市,而以前这个brodalumab被看作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这两个药物均在大型临床实验中显示比强生的IL12/L23抗体Stelara疗效更好。这曾经令Stelara的生存受到巨大威胁,但今天的这个结果给了Stelara一个喘气的机会。


Brodalumab是一个IL17受体抗体,其作用是抑制T细胞活性所以可以治疗免疫过度活跃疾病如银屑病和关节炎。一个外周免疫系统抑制剂如何能造成自杀念头的产生?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但也再度说明生物体系的复杂。


新药研发如同战场,即使你做了最详尽的研究,避开了所有敌人主力部队,但还会时不常遭到这种流弹的袭击。当然大分子免疫系统药物并不是没有中枢副作用先例。抗癌药IL2(激活T细胞)就有中枢副作用,甚至令患者产生幻觉。化疗的免疫副作用了解到一个现象,叫做abscopal effect,是指局部放疗能引起和放疗位置无关肿瘤的应答,说明生物体系有尚未探明的暗号系统。


阿斯列康据说也在讨论这个副作用对brodalumab前途的影响。不管这个现象是否是真实存在还是个统计噪音(即假阳性),如果足以令急需新产品的安进退出,其危害即使不是真的也得花很长时间和投入才能搞清楚,这无疑会巩固诺华Cosentyx在IL17领域的霸主地位。Cosentyx虽然是针对同一调控通路但是IL17本身的抗体,所以和brodalumab比有一点细微差别。据诺华讲他们仔细分析了临床数据没有发现自杀念头增加这个副作用。


这个周末还发生一件重要事情,就是博弈大师John Nash因车祸不幸去世。此人一生研究如何战胜偶然,最后死于一次极其偶然的事件。新药研发同样充满不可预测性,极少有人能预测免疫抗体中枢副作用。别说预测,甚至事情发生后解释都很难。技术是这样,商业表现也同样。去年Stelara已经进入华容道,今天意外被关公放了一马。


去年AZ拒绝辉瑞收购时的理由之一就是诸多产品增长势头良好。如今brodalumab成烫手山芋,明星药物Farxiga有被FDA警告有酮酸蓄积风险,整个产品线达到2023年450亿的目标销售越来越像水中月。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