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无忧说

无忧说 | 医院速递:移动医疗代表正取代医药代表

目前拜访医生最活跃已经不是医药代表,而是移动医疗推广代表!


但实效上,移动医疗的热情却无法转化为医生的留存率和活跃度,对医生的吸引力还远远比不上医药代表。


这是为何?


看看我们医生的收入构成就明白了:普遍是低底薪、高提成,类似于销售员。收入主要是基本工资、科室奖金、回扣、红包、院外手术或会诊、讲课费等。基本工资受限于事业单位限制,每月只有2000-3000元。主要收入就得靠科室奖金、回扣、院外手术或会诊、讲课费,大部分收入都是牺牲个人时间,自己来挣。就拿北京来说,同样是医生,年收入从几万元至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都有,差异水平甚至超过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所以如何有效利用现有资源挣钱,变成了中国医生不得不学会的一门功课!

中国医生收入结构


医生的收入组成是随着其职称的变化而变化的,实习医生或住院医师以基本工资为主,科室奖金较少,这个主要看各个科室的效益和主任的人品了。当医生升为主治医师,开始会有院外收入。随着医生年资渐长,院外收入逐渐成为整体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


面对这样现状,医生已经养成了销售员的思维模式,要从投入产出比考虑所有选择。一个新的事物出现(无论是药、器械耗材、新的治疗手段,还是移动医疗),医生会从收益、成本和风险三个角度衡量,并与自己目前的机会成本进行比较。医生收益最大的环节在诊断和治疗,如果做一台手术就可以收获成千上万元,还会有多少医生愿意通过互联网跟患者进行长期随访,维系医患关系?


持续找到对症的经济价值高的风险较小的患者,才是一个理性医生的真实需求。当然也有例外,有个医生手机里保存了1400名患者的电话号码,在没有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就已经在做免费的诊后咨询,但这样的医生有多少呢?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发展良好的各类移动医疗模式,移植到中国难逃“江南为橘,江北为枳”的命运。以药养医为现有医疗体系打造了一条坚不可破的利益链条,医生们不喜欢它,但是又离不开它。大量的时间投入、未来稳定的职业预期让大部分医生默默忍受了这种扭曲制度。难道我们政府不知道普遍存在的药物回扣情况么?但它不敢真的全面禁止,至少这个阶段还不敢。


你看今年5月17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希望破除医院以药养医体制。然而这些政策已经反复说了多年,实际效果不彰。北京市自2012年开始试点破除医院以药养医,3年多过去了,仅友谊医院等五家医院取消了药物加成,连市属22家医院都难以完全推行。


为什么?


因为改革一家医院财政一年要补贴一个多亿,政府投入不起了,当初的雄心壮志在现实压力下冰消云散了。而且就算破除了医院和药厂的关系,医生和药厂的关系仍然难以斩断。国家一直在逼迫药厂降价,但是在医生收入这一端还没有看到太多实际动作。激励制度是改革最核心的问题,这个问题迟迟不改,医改那些政策都是空中楼阁。


移动医疗如果希望赢得广大医生的心,必须能够构建出一条投入产出比更高的更阳光的激励制度。只有这样,移动医疗代表才能真正取代医药代表,在医院站稳脚跟。


移动医疗如何去建立这样的激励机制呢?医保报销必须通过移动医疗?这种政策饭只能想想。更多的还是要靠自身大胆创新,找到突破点。

(主编:来来;转载请注明来源:生物无忧www.swwy.com)


相关阅读:

无忧说|马云,用阿里巴巴的经验玩不转移动医疗

无忧说|中国式“私人医生”,距医疗主力有多远?

无忧说| 取消“以药养医”,为何不被看好?

无忧说|给一大波医疗改革泼点冷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