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怀念纳什:他是如何同精神分裂症斗争的?

诺奖得主纳什因车祸去世 


美国警方24日说,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心灵》主人公的原型、美国数学家约翰·纳什(John Forbes Nash Jr.)与82岁的妻子艾丽西亚23日在在挪威领取了数学界的阿贝尔奖,返回美国后从机场前往新泽西州家中乘坐出租车时,因车辆失控,夫妇被弹出车外遇难,终年86岁。


生于1928年的纳什其主要职业生涯是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教学和研究。除了数学,纳什在博弈论方面的成就最广为人知。因对博弈论作出巨大贡献,他成为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获得2002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影片《美丽心灵》就是根据他的传奇经历改编而成。他的“纳什均衡”的博弈理论被认为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思想之一。


生前同精神分裂症斗争25年


根据熟悉约翰•纳什的《自由的老虎》一书作者沈诞琦写的关于纳什的回忆录记载,约翰•纳什曾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并入过两次精神病院,1959年在波士顿附近的麦克林医院(McLean Hospital),1961年在普林斯顿附近的特伦顿精神病院(Trenton Psychiatric Hospital)。


两次入院之间他异想天开地从麻省理工辞了职,提取了所有养老金,宣布他要去欧洲旅行。1959年七月,纳什的航班在巴黎着陆,他看到整座城市充斥着抗议核军备竞赛的游行、罢工、爆炸。直到他终于被遣送回美国前长达9个月的时间,纳什在欧洲各大城市游荡,到处都像巴黎那样满是冷战意识下的喧嚣与骚动,北约与华约的黑影不分伯仲地徘徊在欧洲大陆。


纳什罹患的精神分裂(有幻听,但并没有电影中的幻视症状)指的是心理功能上的分裂失调。精神失调通常发生在青年时期,在人群中的发病率为0.3%-0.7%。患者常常会被幻视、幻听、错觉、认知失调等症状困扰,不能分清幻觉和现实,长时记忆、注意力和决策力都收到影响。


有的患者会变得偏执,情绪焦虑或低落,社会认知能力通常也会下降。尽管该症有一定的家族性,但在生理学和分子生物学兴起前,一直有人怀疑精神分裂症是否具有遗传基础。30-50%的患者不承认自己患病,也不愿接受治疗。


以理性分辨非理性,以常识分辨错觉


约翰•纳什曾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可他坚称他的疾病是全靠意志力治愈的,他痛恨精神病院、痛恨药物,至今说起他妻子将他强行送入精神病院的情形,他都一脸心悸。


他共有两次入院经历,第一次入院在专治上层阶级的麦克林医院,那里的医生把精神分裂症当作心理疾病,成天做心理咨询,询问童年经历。他的同事唐纳德•纽曼(Donald Newman)去看他,纳什说:“唐纳德,如果我不变得正常,他们是不会让我出去的。可是,我从来没有正常过啊……”


第二次入院在特伦顿精神病院。访谈人和他故地重访,纳什站在草坪上,凝视着巍巍耸立的暗淡的建筑,拒绝再靠近半步。“他们给你打针,让你变得像动物一样,好让他们像动物一样待你。”在这里,他被迫接受了如今已被西方医学界停用的胰岛素昏迷治疗:大剂量注射胰岛素,让精神病人陷入昏迷状态。而病人清醒时,也状如行尸走肉。他开始只吃素食,以此抗议医院的治疗,当然没人把这当回事情。


在长时间胰岛素昏迷治疗后,他终于“变正常”了,他生平从没有如此谦逊有礼。


从心理学角度,如何看待纳什的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最常见的重性精神病。该病症的心理异常表现十分复杂多样,基本特点是病人的精神活动与现实环境相脱离;思维、情感和意志行为互不协调,甚至相互分裂。会出现的病症有:思维障碍(其中包括联想障碍、逻辑进程障碍和妄想。)、情感障碍、意志行为障碍、感知觉障碍和一些其他的异常表现。


心理应激作为精神因素对精神分裂的发生也会产生很大的作用。心理应激会导致大脑功能的失调,从而促使精神分裂症的发生。生活事件(即在生活过程中,对人们的情绪和行为产生不同影响的事件)是造成心理应激的重要因素。大量的调查研究资料证实,生活事件发生的频率越高,导致心理应激的可能性越多,进而对人的身心健康的影响就越严重,造成疾病的可能性也越大。


基因组测序是研究精神分裂症的一个杰出的工具


在普林斯顿的图书馆里,有一个年纪五十来岁、头发胡子又长又脏的“疯子”,他是约翰•纳什的儿子。这不得不让人质疑,精神分裂症是否为一种遗传病。


去年,美国哈佛-麻省理工的博德研究所研究发现基因突变同精神分裂症之间的关系,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蛋白与他们从正常的父母那里遗传过来的基因突变有关。多个基因在患者的精神分裂症中扮演重要角色以及不同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基因突变有所不同。


他们的研究认为,基因组研究可能是将人类病理生理学方面的研究从黑暗引入到光明的一个有力工具。


纳什教授的一生波折而精彩,希望他与妻子一路走好!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