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医生一个月靠药品回扣赚一万多

17.jpg

刀动在"根"上,"病"才能彻底祛除——医疗领域腐败案件频发透视

  

4月27日,最高检通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称其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3500万元以及价值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5月10日,有媒体报道,某地级市相关医院8名正副院长和4名科室负责人,涉嫌在医疗设备采购中收受贿赂被查处。


……

  

尽管人们对医疗领域腐败的新闻早已不再惊奇,但近日接连见诸媒体的案件,还是让很多人出乎意料。

  

一直以来,由于药价虚高、过度医疗等问题,人们对医疗领域腐败保持着高度关注。毋庸置疑,此类问题是医疗体制、经济发展等多方面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但同样毫无疑问的是,一旦医疗领域出现腐败,腐败成本最终会转嫁给普通患者和国家,由他们来买单。

  

“老虎”、“苍蝇”频现形,医疗领域屡现大案窝案

  

近年来,我国医疗体制改革不断深化,基本药物制度初步建立,基本医保制度覆盖面持续扩大,群众“看病贵、看病难”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然而,随着城乡居民就医需求的释放以及医疗机构业务量的增加,医疗领域腐败也更多地进入公众视野:

  

2014年,有媒体统计,全国至少有24名医院院长被纪委调查或已进入司法程序。2015年4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戴伟杰(副厅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专家表示,当前公立医院行政化色彩依然浓厚,许多医院院长集权力和技术决定权于一身,监督往往失效,加上一些药品器械企业和建筑商行贿尺度越来越大,不少院长被“套牢”。

  

办案人员称,医疗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涉及的部门多、人员多,单个人员很难完成犯罪。上至院长、副院长,下至药械科长、财务科长、采购员、医务人员,往往查处一案牵出数案,查获一人牵出数人甚至数十人。

  

“潜规则”大行其道,采购、基建环节成腐败重灾区

  

“采购药品要拿提成,采购器械要收回扣,医院建楼也要捞一笔。”专家和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各种“潜规则”大行其道,是导致医疗领域腐败的直接原因。

  

“药企为了能让医院多采购自己的药品,给予医院相关负责人及院长回扣是惯用的推销手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涉及腐败的深圳某医院药剂科主任供述称,医院每采购一盒阿奇霉素颗粒,就能获得3块钱的回扣。一位市级医院医生透露,一些有处方权的内科医生一个月药品回扣就能拿1万多元。而这些还只是小头,更多的回扣用于公关分管院领导、药剂科主任、药房等。

  

与药品采购如出一辙,器械采购环节也充斥着这样的“销售理念”。如安徽省检察机关曾透露,某供应商为了使医院优先、长期使用其提供的骨科医用固定材料,先后多次送给该省某县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副院长现金总计132万元、骨科副主任15万元。

  

采购之外,基建工程也是医疗领域腐败重灾区。由于在工程建设招投标条件和程序设置方面,院方有很大的自主权,医院院长常常成为被“围猎”的对象。

  

2014年5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辽宁医学院原党委书记张立洲收受他人贿赂131万元人民币、1.5万美元后,在学院新校区和新医院等基建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

  

斩断利益链,摘除医疗领域腐败毒瘤

  

透视医疗领域腐败,其很大程度上源自部分医疗工作者职业操守的丧失,同时也是权力缺乏监督和制衡的恶果。

  

“医疗领域的贪腐和其他行业差不多是一样的,主要是因为权力缺乏监管,不仅医院一把手容易贪腐,所有权力环节,都可能去谋私去‘寻租’。”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医院管理教研室主任周子军说。

  

“医疗行业收红包、吃回扣等现象,说明采购、定价等环节存在较大的‘可操作空间’,致使不当利益链肆意生长。”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立强表示。

  

专家建议,治理医疗领域腐败首先要加强监督,特别是对一把手的监督。同时,要针对医院的特殊性质,进一步完善药品器械采购机制和基建工程招投标机制,并加强公开,让医院的各项事项在阳光下运行。但他们也表示,仅仅通过这些努力,并不能有效斩断医疗领域尤其是药品器械采购环节的腐败利益链。

  

“我们还需要检讨相关体制。”刚刚卸任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的庄一强教授表示。他指出,从收受红包到药品回扣,从大处方到大检查,都与以药补医这种扭曲的体制密切相关,“当前药品和检查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一大半,以药补医机制抹杀了医生的知识价值,导致人们愿意给药品器械买单”。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也认为,医疗领域腐败现象说明医院的改革仍需深化,因为最重要的收入分配改革做得不够彻底。

  

“刀没动在根上,病就难除。切掉了这个疮,会在另一个地方长出瘤。”受访业内人士建议,要从根本上杜绝或减少医疗领域腐败现象,既要强化权力监督,也要深入推进医疗领域改革,特别是收入分配改革。否则,环境不变、条件不变,只单纯地加强监督,便可能顾此失彼,甚至延长行受贿的利益链。

  

可喜的是,相关改革已列出路线图和时间表。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其中很重要的改革内容就包括破除公立医院以药补医机制,以及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

  

专家表示,随着公立医院改革的逐步深入,再配以健全完善的权力监督制度,一定可以摘除医疗领域腐败的毒瘤。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