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医闹中的无理索赔应该按照“敲诈勒索罪”处理

68岁老人因为“脊背有点酸痛”去昆明虹山南路社区卫生所输液,却昏倒身亡,家属认为由于误诊导致,拉横幅停尸,提出80万元索赔。卫生所认为老人变生它病,卫生监督所建议走司法程序,但家属执意不走。

1.jpg

类似这种发生患者死亡,家属拒不尸检拒不做医疗鉴定而提出巨额索赔的现象已经非常常见,堪称我国医患纠纷的一个特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极不正常的情况呢?


一方面缘于我国社会处于矛盾凸显期,政府为了稳定,不坚持公平正义,采取和稀泥式调解维稳,严重践踏法律尊严。很多时候,法院已经判决了案件,又走信访渠道,一些领导罔顾法律,信口开河,一句话推翻法律判决,致使信访不信法。一些媒体不顾事实,基于“患方是弱者”的观点,不引导公民依法办事,肆意煽动情绪,不倡导理性维权,更有一些媒体恶意炒作,炮制了很多不科学的“谣言”,如八毛门、茶水发炎、护士打死新生儿、烤箱烤死新生儿、缝肛门、第一口奶上瘾等等恶毒医疗事件,严重丑化医务人员形象,致使医患矛盾越来越尖锐,暴力伤医事件频发。


第二方面缘于法律潜在的举证责任倒置。由于最高法“违法”做出《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将医疗侵权诉讼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即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极大地加重了医疗机构的举证难度,而且很多时候对于医学这个还有很多“未知”的“无能”的科学,实在有些勉为其难。正如东南大学张赞宁教授所言,对医疗行为实行举证责任倒置是“对科学的反动”。


第三方面,自愿尸检制度,让死因不明者很无奈。由于,人是一个复杂的生命个体,有时候很顽强,有时候却很脆弱。死亡很多情况下,来得十分突然,没有原因或者说不清原因,只有通过尸检才能查清。然而,我国传统观念比较难以接受尸检,更由于法律对于说不清原因的死亡没有规定强制尸检,因此很多情况下,发生医患纠纷患方就依此为借口,一方面拒不同意尸检,对医方或卫生行政部门的解释不接受,一些主持调解的官方,也随即附和,致使很多未经鉴定的赔偿都是糊涂账。这种不经尸检,为查清原因愤青责任的赔偿进一步加剧了医闹。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