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医药动态

哈佛教授质疑26亿美元新药研发成本

哈佛教授Jerry Avorn在NEJM上发表文章质疑去年塔夫茨估计的26亿美元新药研发成本。这位教授高度怀疑26亿美元的可靠性,并指出塔夫茨的分析不够透明,无法核实。接着又说纳税人支持的研究是很多新药的重要基础,FDA也很高效,新药的成本如此高是因为制药公司的无能,而且制药公司只花很少的钱开发真正创新的产品。最后说这事儿必须一查到底,以便节约政府新药开支而不是再生药厂的资本。

1.png

这篇文章涉及很多重要问题,多数质疑早就广泛存在,并没有什么新颖性。但在现在的高药价下,此公可能感觉有重翻旧账的必要,其核心观点是限制药价。


首先,限制药价并不能降低药价,只能把资本赶出新药市场所以谁也无新药可用。最近15年制药工业已经瘦身很多,今天又传出辉瑞将收购葛兰素的谣言。这种收购的直接后果就是大幅度裁人,导致新药产出下降。有人说了,凭什么德国能付美国同样药物的70%而美国就不能?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在为全世界新药买单,这有不合理性,但如果全世界一起限制药价唯一的结果就是新药数目的下降而不是价格的下降。


其次,市场经济的价格应由竞争而不是政府调节。如果你觉得药品成本和价格不成比例,那钻石成本和价格又怎么算?另一个极端是中国很多出口企业利润薄如刀刃,你咋不说给提点价呢?新药和其它任何产品一样是根据其价值定价的,至于成本多少真是不关你什么事。如果制药工业真是如此暴利应该有更多的药厂出现才对,怎么普强、先灵、惠氏等数万人大厂纷纷消失?


关于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从来没人怀疑,但是基础研究的结果是公开的,任何人想把它转化成产品都可以,所以不能说基础研究不是药厂做的新药就得卖低价。


他举例sovaldi,说这么贵的药其实是埃默里大学教授发明的,是吉利德110亿美元买来的。我真不知他要说明什么。Pharmasset并非被吉利德绑架逼婚的,任何人想买都可以竞争。但只有吉利德有这个魄力,当时连华尔街都说吉利德疯了。现在成功了你说药不是你做的还卖这么贵那是胡搅蛮缠。如果sovaldi失败了没人会为吉利德流一滴泪,所以人家成功了大家最好都把嘴闭上。


指责药厂无能造成成本过高和在创新药研发的投入不够都有一定道理,并不是我在药厂就替药厂辩解。我也同样痛恨病人得在生命和吃饭之间做出选择,但降低药价不可能通过限价来实现。唯一的途径是发展科技,吸引更多人才和资本进入这个领域。如果可能,把你哈佛教授的才智用在新药的研发上,或许新药价格真的会下降。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