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化学家肖恩的医学梦

布莱恩·肖恩原本可以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美国孩子的父亲。

1.jpg

他是化学家,不是眼科医生,也不是软件开发工程师;他大概从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发表一篇学术论文,正儿八经地讨论如何诊断儿童的视网膜母细胞瘤(也就是俗称的眼癌),并且据此开发一款app手机应用——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儿子。


生活就是如此不可思议。


所有的事情是从2008年开始的。在这一年,肖恩还在哈佛大学做博士后,他的长子诺亚诞生了。若干年后他回溯往事、翻看相册,会发现当时一些线索已经很明显。但与许多家长一样,肖恩与妻子视而不见。


直到诺亚3岁,他的妈妈注意到事情不对头:给儿子拍照时,常常会发现他的瞳孔是白色的。


有时候透明,有时候又反射出明显的白,不是一个小点,而是近距离拍摄时,眼球中间明显的异色。尤其当相机的闪光灯打开后,儿子的一双眼睛,居然一只是常见的“红眼”,而另一只泛白光。


肖恩太太记得育儿杂志上说过:拍照开闪光灯时孩子眼睛泛白,很可能是患了视网膜母细胞瘤。


布莱恩还安慰太太:你别自己吓自己啦。可他老婆把儿子往家庭医生那儿一带,事儿一说,5个小时以后确诊了:就是视网膜母细胞瘤。


虽然是癌症,但对肖恩一家来说,记忆并不算太惨痛。诺亚很快得到了治疗。手术让他失去了一个眼球,但装上义眼之后,他看起来与其他的孩子没啥差别。


诺亚是幸运的。在美国,因为发现疾病往往比较早,视网膜母细胞瘤的治愈率达到95%以上。大部分幼时罹患这一疾病的孩子都能顺利地活到成人的那一天。


但对他的父亲而言,情绪并没有那么容易抚平,尤其,当他翻看孩子的照片,发现2008年时,出生才12天的诺亚,眼中已经有了若隐若现的一星白色辉光。而当孩子几个月大的那段时间,在他的任何一张照片上,那白色的瞳仁,都已经清晰可见。


可是却要到这时再翻出照片,才突然能看见它们。


他不能不去想一个问题:如果在白色还是一星点儿的时候就发现了这病,儿子还需要像现在这样摘除眼球吗?


“我第一次意识到,家长们需要更多帮助”,肖恩说。


当孩子痊愈后,作为父亲的喜怒哀乐被放置到了一边,而身为科学家的探索之心一发不可收拾。布莱恩·肖恩开始研究一个严肃的课题:能不能将日常用的数码照相机与视网膜母细胞瘤的早期诊断联系起来?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能够通过照片辨认出患儿瞳孔中的白色”这一常识在美国常被媒体提及,但医生们面对的最大问题是,由此带来的误报数量也很多。


所以——也许,大家就更需要布莱恩·肖恩的这个脑洞大开的想法。


这位博士的研究领域是化学,这辈子也没琢磨过医学或者做手机应用。但难题摆在眼前,他的反应是:我就去当一回软件设计师呗!


“在我们的实验室里,大伙儿都嘲笑那些抱着‘专业化’不放手的老古板。”肖恩说,“如果你只是一个无机化学家,那你就不够酷。你必须得在自己的专业范围之外做出点事儿。”


他也担心,自己的研究可能全无结果,白白浪费时间。可是再想想:这主意这么好,总会有人去做的,干嘛不自己来呢!


何况他有大量素材:爱拍照的肖恩太太无意间记录下了一个视网膜母细胞瘤患儿的成长过程。


最终,在收集并分析了更多病患的照片之后,肖恩与他来自各个专业的同事们捣鼓出了一款手机应用,它能够扫描用户手机里的所有图片,以判断图中人的瞳孔是否健康。如果检测到疑似的白色瞳孔,这款应用会对用户发出警告。


根据统计数据,这是全世界唯一一款类似的手机应用,因此,制作团队为它预备了许多不同的语言,包括德语、俄语、波斯语、中文普通话和粤语。在世界上的很多国家,人们已经可以下载这款应用。


与在美国95%的高治愈率不同,在发展中国家,因为发现往往比较迟,这一疾病的治愈率要低得多。


肖恩希望,这款应用能够帮到地球另一边的某个孩子,他也许没有家庭医生,但这款app,一样能够改变他的命运。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