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健康医线

中山大学人类基因组编辑引发科学界大动作

Nature网站发布了一条爆炸性新闻称,美国国家科学院(NAS)和国家医学院(NAM)宣布,将推出重大的举措为人类基因组编辑制定指导准则。

1.jpg

此前,在今年的4月来自中山大学的研究人员报告称,他们利用称作为CRISPR-Cas9的基因编辑系统除去了人类胚胎中的一个突变基因。这项研究工作采用了少量的胚胎,且只取得了部分成功,但却引发了人们对于以可能遗传给后代的方式来编辑人类基因组—相关伦理道德的广泛争论。


尽管研究人员和伦理学家对于是否应该继续这样的研究意见不一,但大多数人都赞同在将改造胚胎植入到人体之前,应该进一步地讨论它的伦理和法律后果。许多国家完全禁止人类生殖细胞编辑。美国就禁止利用联邦资金来开展此类研究,尽管它在美国的大多数州都是合法的。


两大科学院倡议在今年秋天召开一次国际峰会,与会的科学家、伦理学家、患者团体及其他人士仍有待确定。此外,它们还将建立一个工作组,来研究与生殖细胞编辑相关的伦理、法律、社会及科学问题,制定出有关实践操作的共识声明。并且还将成立一个独立的咨询委员会为未来的决策制定提供指导。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预计将在未来的数月内公布这些委员会成员的名单。


CRISPR技术的发明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物化学家Jennifer Doudna一直在呼吁对编辑人类基因组的伦理展开更多的讨论。Doudna说:“我很高兴NAS和NAM主导讨论这些重要的问题。这确实是我们希望触动的响应。是否需要举办更大型或更多的公共论坛取决于这一举措的进展状况。”


NAS认为这一举措与1975年召开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阿西洛马(Asilomar)会议类似。在那次会议上,科学家和伦理学家们都同意了暂停涉及混合多个物种DNA的相关研究,直至草拟出了新的指导准则来确保这类实践操作的安全性。


但NAS主席Ralph Cicerone说,现在与阿西洛马时代有一些重要的差别。在1975年,只有少数的研究人员在从事重组DNA研究,而现代基因组编辑技术易于使用,因此可以广泛获取。Cicerone说:“相比于阿西洛马时代,这种形势要求要对其进行真正更加国际化的审查。”


另外一些人则拒绝接受应该以阿西洛马会议作为所有这类生物伦理辩论的模式。加州伯克利遗传与社会中心主任Marcy Darnovsky说:“那不是一次包容性的会议。它只是在尽力支持自律而避开了所有具约束性的政策。”


她认为,针对人类生殖细胞编辑的讨论需要让科学团体之外的人参与进来,其中包括政治家、宗教团体和人权组织等。NAS和NAM的专家小组应该是针对这一问题展开公众讨论的众多讨论会形式之一。


Cicerone认为,NAS和NAM应该与其他国家的科学机构取得联系,并与一些医生进行接触——他们有可能可以听到担心将遗传病传递给孩子的患者对于基因编辑技术的需求。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