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益善生物许嘉森:领跑个体化医疗产业的“大闸蟹

在当下炙手可热的生物医疗行业,很多企业的掌门人多是头发花白的学科带头人,而益善生物董事长许嘉森的年轻让人颇感意外。40出头的许嘉森是海归创业者,带着一幅近视眼镜,穿着干练的西装衬衫,言谈之间透露出一股儒雅之风。打开百度百科,许嘉森有着让人眩目的履历:香港大学的博士、耶鲁大学的博士后。曾有记者开玩笑称他跟美国多位总统是校友,他自嘲说:“我就像太湖的大闸蟹,在阳澄湖里洗了个澡而已。”

1.jpg

耶鲁深造后回国实现医疗报国梦


2006年,许嘉森结束了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当时他面临着去留两难的选择。如果留在美国成为一名普通研究人员,生活会很惬意,但也会非常平淡,如回国创业则需要面对许多未知的挑战。许嘉森工科背景却喜欢读史。在美国学习时,每有空闲他都会泡在图书馆里研究《资治通鉴》等原版中国历史书籍。在许嘉森看来,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曾有几次重大的民族复兴。而中国过去几十年以及未来的十几年,再次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为了寻找“更有价值感和使命感”的工作,最后许嘉森不再犹豫,决定回国。


目前,中国庞大的市场对海外精英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在医疗费用中,诊断、检测等费用几乎占了三成,在中国差不多有3000-4000亿元的市场。”许嘉森举例道,单就以诊断试剂为例,中国大部分依赖于从美国、瑞典等发达国家进口。而在中国,核心的原材料都需要从国外采购,成本居高不下。


2000年时,国产货占了约30%的比例,而现在这一比例已越来越少,“好药”、“贵药”很多都是外国生产的,国产,国内的药品哪怕效果再好都乏人问津。与此同时,国内外巨大的发展落差,也意味着海归有着更多的发展空间。“比如生物医药,中国与美国在上游技术方面的差距达到十多年。”许嘉森不无遗憾的说。但目前回流的海归已经越来越多,许嘉森对此有着直观感受,以前在美国工作的中国人都是零零星星地回国。随着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下行,这些国家“释放”出大量的人才流入经济“新常态”的中国。目前,他的朋友当中已有超过半数以上的人选择回国。


广州开发区筑巢引凤,益善金凤栖梧


回国后,许嘉森把他的创业第一站选择在了广州高新技术开发区。之所以选择广州,许嘉森说原因有三:一是自己是南方人,在生活方面更为习惯;二是广州商业氛围浓厚,对于创新有强烈意识,对高新技术企业更是大力扶持;第三,就是广州留创园所提供的细致服务和悉心关怀,让企业发展没有后顾之忧。2006年也恰好是广州科学城刚刚兴起,正是筑巢引凤的好时机。


科学城便利的交通和宜人的环境吸引了他,“科学城的环境非常好,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创业条件,我认为并不比硅谷差”。许嘉森说,“我认为作为创业平台,对于企业‘不管’就是最好的管理。而当我们遇到问题的时候,留创园会提供非常热心和周到的服务,比如公司的注册、有关认证、工商税务等一系列全程服务都是留创园主动、无偿、高效为我们提供的。而当我们企业需要按自身规律去发展时,他们则完全放手,给了我们充分的自主决策空间。在服务方面他们做的真的是非常好!”用心、真心、放心,让创业者们尽展所能,是许嘉森对企业所在园区的中肯评价。


奋战八年成功上市


在科学城,许嘉森也开始站在了他事业和人生的新起点上。创业初期,“整个公司只有研发部,20多个职工清一色都是研究人员,”也就是这个团队创造了具有产业价值的专利发明,其中就有全球首创的肿瘤个体化治疗靶标检测系统方案,使公司一跃成为了行业的领军者。同时,依靠在该领域卓著的科研能力,许嘉森在2009年入选了国家千人计划,并在北戴河受到习近平主席的亲切接见。这是国家对海外高层次人才的最高褒奖,荣誉的背后也包含着整个团队的不懈努力。


2014年1月24日,益善生物成为首批“新三板”扩容后的挂牌企业,(股票名称:益善生物,代码:430620)。此次上市被外界认为是益善的个体化医疗检测产品和服务获得市场的初步肯定,也为益善在该领域实现更大的飞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公司上市后,相对于其他挂牌企业的董事长比较关心新三板融资功能,许嘉森似乎更关注的是中国医改的进程和力度。


他告诉记者:“近两年我基本上不见风投机构的人,因为公司已经上了正轨,目前公司业务发展较好,在研发和市场推广等方面投入较大。公司目前在国内肿瘤个体化医疗检测服务行业处于领先地位,作为一家高科技企业,需要不断的投入,才能保证不落后于世界科技潮流。”许嘉森说,“我们对未来只是想踏踏实实的把产品做好,把市场做好。”问及公司的远景,许嘉森谦和依旧。“此外我也希望我们国家和地方能够创造更适合中小企业成长的环境,比如税收方面。不仅是科技型企业,而是整个中小企业,国家产业的转型毕竟还是要靠他们。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环境,他们很难长大。”


个体化医疗与服务之路


“个体化医疗,可以为病人节约大量的医疗费用。”许嘉森表示,以费用昂贵的肿瘤治疗为例,少则花费几万元,多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而无数的临床研究表明,同一肿瘤治疗药物,对有的病人有效,对有的病人却用处不大,甚至产生极端副作用。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药物,病人就要不断地进行尝试,不断地换药,既浪费了大量费用,又在无形中增加了患者的身体痛苦。


个体化医疗能够让病人避免盲目的药物尝试,并且可以减少用药后遗症。许嘉森解释道,几乎每种药物都存在副作用。比如,中国每年5000多万名住院治疗的病人中,至少有 250万人与药物不良反应有关。欧美发达国家也存在类似现象。美国每年因错误用药致死的案例达数万宗,造成的直接或间接经济损失达 120亿美元。


个体化医疗为患者提供精准治疗的科学建议,可以将目前的肿瘤治疗从30%的有效率提高到60%,这就大幅节省国民的医疗开支,于国于民都是极大的好事。


个体化医疗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除了可以提高疾病的治愈率,还可以预测正常人体内某些遗传性疾病或易突发疾病的得病几率,及时做好相关预防工作。比如,通过检测可以预测出某人的高血压患病风险率,若结果表明其为高血压宜患病人群,那便可以在早期注意饮食,开展多种预防措施。又比如,通过对新生儿进行检测,可以预知新生儿对哪些药物过敏,这样可以预防后期婴儿可能因药物过敏带来的一系列病症。


许嘉森介绍:“个体化医疗是指运用分子诊断技术对患者的样本进行靶标检测,筛选出最适合患者的药物,并结合临床信息后制定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使患者得到更合理和有效的治疗。打个通俗的比喻,同样是感染,不同的个体对抗生素的耐药性不同,只有通过耐药检测才能找到更适合每个人最好的治疗方案。癌症患者也一样,有几十种抗癌药,哪种才是最有效的,这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个体化医疗正逐渐成为肿瘤临床医疗的发展方向和最有效的手段。随着环境的恶化,人类患肿瘤的机率越来越高,癌症成为人类健康最主要的杀手。我们的这个服务可以达到让医保、医院、患者和公司四方的共赢。公司的这项业务可以大幅节省癌症患者的医疗费用,减少医保开支和患者的费用支出,另外提高医院的病床周转率,让医疗资源发挥更好的效益,同时可以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公司也能在提供服务中得到成长。”


关于业务的拓展,许嘉森又显得有少许无奈,由于医疗体制的原因,虽然公司取得卫生部颁发的正规资质,但检测费用目前还不能进入公费医疗体系客观上限制了业务的开展。他谈到,如果医疗改革的力度加大,允许更多的民营资本进入高端医疗领域,政府只负责基础医疗服务,公司的业务将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这个市场很大,在美国,单是一个乳腺癌的检测,规模就可以做到十几亿美元。所以说,对于我们来说,真正的风险是政策风险,如果能进一步开放医疗市场,我们就赢得更多的成长机会。”


个体化医疗产业在中国正走向另一个高度,因其巨大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业中来,益善生物也大潮中获得快速发展。许嘉森作为个体化医疗产业的开拓者,当之无愧。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