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公立医院改革的破与立

“装修”与“拆迁”

1.jpg

此次研修班的主办方,特别邀请到菲律宾、新加坡等国家的医院管理者前来授课。面对他们分享的国际先进医疗管理经验,不少医院管理者颇感大开眼界。


"新加坡、菲律宾(的医院管理经验)和亚洲医院管理奖,跟我们平时讨论的话题好像不在一个维度,这是很正常的。这恰好说明大家处在医疗行业的不同发展阶段。打个比方,他们在装修,我们在拆迁,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医院管理中心副主任王丹的发言,点出了目前我国公立医院在向世界看齐时面临的现实。


如何解决这些现实问题,以及如何基于目前的情况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这些话题成为会场各位嘉宾讨论的热点。


企业、民营医院眼中的公立医院发展梗阻


因为圆桌会的开放氛围,参与者刚开始讨论就出现一点"火药味"。


三胞集团执行副总裁田佑中表示,讨论公立医院改革,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公立医院的定位和角色。公立医院一路走过来,到底有没有什么变化?一直以来,公立医院在中国基本上处于资源垄断地位--占据全国接近90%的床位量。"在过去,这也没什么错。因为计划经济时代没有发展社会办医,所以公立医院是作为一个全资源的提供者,但如果从基本的医疗服务来讲,公立医院应该提供基础资源,发挥稳定的作用而不是全能的作用。"田佑中说。


其实,公立医院的运营也面临掣肘。作为走出体制的医生代表,张强道出公立医院管理中的苦衷:"人家常说张医生自由执业真不容易,我倒是说,公立医院的院长比我更不容易。因为我觉得很多政策层面(的限制)使院长没办法施展才华。比如说,医疗服务价格定得那么低,院长还要养活那么多人,需要很大的智慧。我觉得自己缺乏这种智慧,所以就跑出来了。"


圆桌会上,无论是企业、民营医院还是公立医院的管理者,都能理解公立医院管理面临的两难:一方面是医院公益性的特殊前提;另一方面又是经济发展过程中难以避免的"逐利"模式,这就是目前中国公立医院改革需要破解的最大难题。


破题之道


基层和三甲医院:构建爸爸和妈妈的关系


近两年,分级诊疗备受关注,也被一些专家和管理者看成重构医疗结构过程中的重要一环。但是分级诊疗这一目标为何至今没能真正实现?


中国人民大学医院管理中心副主任王丹表示,传统的医院等级划分评的是实力。这样的分级模式,给分级诊疗带来现实阻碍。"三级甲等是什么概念?全中国最好的医院。老百姓看病的时候会去哪儿?只要高铁一通就去三级甲等。"


王丹表示,其实分级医疗就是一个分工,不能(把医疗机构)评出儿子、爸爸和爷爷,这样的话,大家有事都去找爷爷,而要评出爸爸和妈妈。基层医疗解决80%的常见病,以全科医生为主;上一个层次解决20%的疑难杂症,以专科医生为主。总之,促使门诊在基层医疗机构,住院去高层次的医院,而不是谁比谁强。


民营医院倒逼公立医院


随着社会办医的发展,很多民营医院的管理者认为民营医院也可以发挥公益性。


"很多人讲公益性就认为是公立医院,国际上的经验并非这样,公益和公立不是对等的。一些民营医院,无论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的,都可以做公益性的事。"田佑中称。


他还认为,公立医院在传统上的全资源提供者地位,也可以通过增加社会办医的体量来制衡。未来医疗行业的发展,势必会增加民营医院的供给,打破公立医院的垄断。这在医疗卫生规划里也已经很明确。随着民营医院体量的增加,不仅会增加医疗服务供给,也会从体量上抗衡一些公立医院。实际上有很多案例,比如台湾的长庚医院,就曾倒逼台湾的公立医院改革,所以我们看到了今天台湾公立医院的发展。


但通过发展民营医院去制衡公立医院的想法,并没有得到所有参会嘉宾的认同。张强在发言中就表示,中国的民营医院很难构成对公立医院的竞争,因为我们的民营医院即使数量再多,质量是远远不如公立医院的,这就牵扯到办医的价值观。


强有力的政策支持


长沙市中心医院院长杨励表示,在公立医院改革和混合所有制的推进过程中,离不开政策的有力支持。


第一,要明确界定所有制改革的公立医院范畴,帮助医院建立起产权明晰和管理明晰的体系。要明确医务人员的身份,理清改制后的医院管理,参与到社会的公平竞争。


第二,政府要给予相应的财政、税费等优惠政策。比如,很多医疗机构的投入多但收益慢,既然如此,医院税收是否可以像其他企业创办时那样,得到减税甚至免税的支持。


第三,保证社会资本的利益。要建立合理的利益保障制度,明确社会资本退出机制,唯有合理分红才能提高社会办医积极性。


第四,管办彻底分开。政府部门必须改变思想,让医疗机构真正独立。在医院采取混合所有制的情况下,如果监管没有到位而只是在体制上进行要求,也是会妨碍其发展。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