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盘点:制药公司互联网医疗战略临近转折点

过去几年里,在互联网医疗领域制药公司未发出太多声音。这段时间正是医疗服务供应商和支付方进军远程医疗、远程患者监测以及患者参与的应用程序领域的时期。药企数字化大多还在通过投资的方式缓慢推进或者利用微型创新团队试水互联网医疗领域。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根据MobiHealthNews访谈的大部分专家、咨询师以及股东相信无论是因为疗效导向的支付模式所带来的日益增长的压力,还是药企本身发展缓慢的因素,制药公司已经到达最后的转折点,而2015年将会有大量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投资出现。现在,是到了医药企业发出声音,将重心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了。


官方机构希望药企能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而非仅仅是药品


事实上,围绕药品展开的服务,比如药企向患者提供药品相关的App,这个模式在医药企业中已经失宠,一家药企的新品已经推出,并且附带一些围绕药品的衍生产品,但尚未被采用。从实际上讲,这些产品并不能算作创新,企业没有以解决患者和医疗体系问题为目的来进行产品开发,而是将这些衍生产品作为推销药品的一种手段。


第一三共株式会社的Barrett也认为如此,他的公司之前与ACO和IDN沟通,发现这些机构更喜欢医药企业提供一种基于某疾病的整体解决方案,而非只是提供一种药品。手机应用和硬件设备可以用于任何一家医药企业的药品。他说“如果只是把这个项目作为医药企业产品推广的一种工具,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需要将这些工具作为医药企业品牌与医疗健康之间的桥梁,当你的思维方式发生转变,你才能从中获益。”


2net是典型的例子,这是罗氏公司和诺华公司与美国高通生命公司合作,用来开展家庭无线医疗的解决方案。目前,2net平台已满足HIPAA安全条例,并且还获得了能证明医疗器械有质量保证的国际标准ISO13485的认证。2net平台和集线器已在FDA(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注册为Medical Device Data System(MDDS、即医疗器械数据系统)。


疗效导向的支付模式如何影响制药公司


我们设想医院能够与支付医疗费用相分离来支持这个支付模式,但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个问题在今年纽约的数字医疗峰会上已经探讨多次,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已经是个大趋势。


日本第一三共株式会社市场部和战略部副总裁Greg Barrett说,《保护病患与平价照顾法案》与CMS所做的工作,已经将他们推到引领医疗卫生系统向价值取向报销方向发展的领导位置。(基于价值取向的医疗是指患者花费与医疗效果向挂钩,相比于传统医疗的长期过度诊疗而言)几年前CMS拥有大约80-90个供应商,这些供应商参与到分散在美国各个地区的试点项目中,现如今我们现在的供应商中,参与价值导向报销项目的已经接近10000个。


另外,价值取向报销项目采用(Accountable Care Networks and Integrated Delivery Networks)的模式,这就是医疗服务提供者决策的更高等级。


过去20年医生一直是医药企业重要市场,当处方决策脱离医生,医药企业将在药品销售模式上将会产生重大改变(背景了解:在美国,受制医药企业影响的医生群体还是很庞大,有的医生同很多制药公司都有财务联系,医生向医药企业提供演讲或者顾问服务)

Monique Levy研究组织研究副总监Manhattan认为“决策正在从治疗护理中消失,现如今有个巨大的问题就是有一半的处方是没有根据临床表现开出的。”


Evolutionary Road 咨询CEO Paul Ivans认为,虽然医药企业从向医生销售中获取越来越少,销售以提高决策意味着医药企业需要根据药品疗效与简单的说明来确定他们的市场。


我们得关注IDNs and ACOs和他们的未来目标,他们更在乎结果、质量以及降低成本,。如果药品以及附加服务使患者更加健康,甚至是降低再次入院率2个百分比,他们就不会在乎药品成本多花10美元,因为成本的提高带来的是 15000美元到20000美元的入院成本的降低,因此这是个巨大的变革。


因为这个变革着实影响了医疗服务供应商,他们希望每个人参与到这个过程中。以结果为导向就是说,医药厂商可以研发出一种药物,说这个产品可以提高患者的康复率,发病率下降,但是他们需要为此而付诸行动,如果做不到,他们就没得赚了。


药物依从性会带来哪些机遇?


药物依从性指的是在面临与治疗相冲突的事件时,患者仍能够遵从医嘱进行治疗的程度。这个定义给制药公司带来的利益是不言而喻的,让患者服用处方开出的药物,帮助医疗系统节约将近2900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制药企业的销售量会增长。斯克里普斯健康中心心脏病学家以及互联网医疗推崇者Dr. Eric Topol认为,医药企业很大程度上错过了药物依从性带来的机遇。


“药物依从是制药企业最大的增长机遇之一,因为一半的处方都没有被患者严格执行,药物剂量要么没有满足要求,就是患者根本就没有服用。现在的问题就是技术能否为此带来改变?现如今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研究结果是乐观的。GlowCaps 和之前较早的几项研究规模不大,并且医药企业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于数字化、药物示踪技术产生这么大的兴趣。但恰恰是这些能够带来改变的研究需要进一步完成。”


现在很多关于药物依从的研究都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从勃林格殷格翰以及其他患者依从相关技术的试点研究,从诺华公司与Proteus Digital Health公司的合作,非品牌的Care4Today健康与用药管理移动平台。Valencia已经与一些围绕药品提供健康指导方案的医药企业进行了沟通,他表示“如果高价值的药没有被患者按要求服用,这将是巨大的浪费。


保险公司对此十分关注,如果确保患者能够按医嘱服药,险企在一定程度上将获得补偿。未来,这样的药品会出现,患者在得到处方和药品的同时,也会得到一个APP。”他补充道,在一段时间后,这些APP将智能化,结合到药品依从当中,根据患者的习惯与行为,改善患者服药的方式和对医嘱的依从度。


当然,也有人持不同的观点。波士顿咨询公司Gupta认为行业过于看重药品依从,忽视了另一个更可能改变行业规则的因素:“现在医药企业在药品依从上花了很大的功夫,如果你可以促使患者按时服药,帮助患者遵从医嘱,模式可以运转起来了,那么你的商业模式就很清晰。这也是现在很多医药企业关注的地方。但从行业角度,我觉得临床试验和患者参与会对行业尤其是慢病领域形成更大的影响力。


现在有很多药品还未出现在FDA审批目录当中,但可以通过测试用这些药品监控患者,对于原来FDA希望做而医药企业有没法完全承包的实验,现在已经放开许可。”


Gupta认为数字监测技术可以形成新的临床试验类别,尤其是对阿兹海默氏症这样无法根据药物实验衡量发展进程的疾病。除了药品试验,我们将关注像赛诺菲的VERRKO实验的项目,这样的实验已经不是药品而是仪器本身。临床试验一方面是药物本身,另一方面是药物周边的算法,目的是为了说明与数字技术相结合的临床试验,其效果优于药品试验本身。这种成功意味着临床试验已不再只是科学实验,还是一个行业模式的促进因素。Valencia也表明与高通生命合作的医药企业也正关注于临床试验这个领域。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