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指纹识别:分子法医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自上世纪80年代首次作为法医工具以来,DNA分析已成为刑事审判中证据分析的金标准。早期的法医科学家使用限制性片段长度多态性(RFLP)分析来比较犯罪嫌疑人的图谱。而最近,核酸纯化和扩增技术的改进让人们更容易从较少的样本材料中获得可靠的DNA图谱。新一代测序(NGS)技术正在鉴定出新的靶点,它们将产生更加特异的标记,并通过集中式数据库收集和共享这些数据。


指纹识别


由于简便,PCR非常适合法医分析,因为它带来了极致的检测灵敏度,并且能够快速生成基因型,让研究人员在几小时内确定或排除嫌疑人。然而,那些处理样本的人或犯罪现场中其他人的污染,可能使结果难以解释。DNA量有限,这也是个问题。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的Jennifer Templeton和Adrian Linacre最近解决了这些问题1。在《BioTechniques》上发表的研究中,他们利用直接PCR来分析所采集指纹拭子的DNA。这回,他们分析的是短串联重复序列(STR)。“DNA总是潜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比如门把手、刀柄等。目前,即使你采用最好的方法来提取DNA,也会损失80%,这样你就没有足够的模板来做任何事情。唯一的方法是增加循环数,但许多实验室不喜欢这样做,”Linacre谈道。


有些人也正通过增加循环数来扩增指纹DNA,不过这容易引入错误,造成靶点的错误检测以及杂合子中靶点的过度扩增。Templeton和Linacre决定对指纹拭子的DNA进行直接PCR,这些指纹来自34名志愿者的5个手指。他们发现,利用ProfilerPlus和NGM Select STR分型试剂盒,170个拭子中有71%能产生可解释的STR图谱。


Linacre的这个想法来源自他们之前的工作,从人的头发中产生STR图谱。“如果你能拿到头发顶端的2 mm,那么每根头发都能产生完整的图谱。这让我想到,我们也可以试试指纹,”他说。


Linacre的小组利用带正电荷的拭子来采集带负电荷的DNA。这种方法很有效,让研究人员并不需要提取DNA。他们只需要将拭子上的纤维放入PCR管中,并按照建议的PCR循环数来生成STR图谱。


“我们选择这样做,是因为法医实验室目前正使用商业化的试剂盒,这会比较容易实现,”Linacre谈道。“同时,这也减少了污染的可能性,并大大降低了成本。”


简单又优雅


虽然Templeton和Linacre的技术算不上新颖,但其他的分子法医专家也看到了这种方法的优势。例如,北德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的Bruce Budowle提到,“之前人们利用直接PCR来扩增血斑,循环数通常比较少,因为血液DNA较多。[Linacre]也采用同样的原理。对于样本量少的材料,如指纹,一旦你放入体积很小的溶液中,它就会浓缩很多。”浓缩的样本减少了错误。


加拿大皇家骑警队的Ron Fourney形容Templeton和Linacre的工作是“老树开新花。但他们并不害怕冒险,而是勇敢尝试一些不同的东西。他们用Triton-X 100处理拭子上的指纹。不过他们成功的真正秘诀在于技术发展得如此之快。十年前甚至五年前,他们可能根本不会有结果。他们的方法简单又优雅,因为他们不需要纯化,这样在分析过程中损失宝贵DNA或引入外源DNA的风险就降低。”他补充说,“我认为直接PCR将会是今后许多法医DNA分析过程所采用的方式。”


未来的潮流?


PCR对NGS而言必不可少,因为大多数平台依赖扩增的步骤。随着NGS的应用更加广泛,它必将成为法医实验室的核心部分,而直接PCR也将是联系犯罪现场样本和嫌疑人DNA之间的纽带。


Budowle认为,临床测序不可能跨越PCR,成为法医学工具。“NGS有优势,但周转起来比较慢。”不过,NGS在鉴定标记上很有价值,这将改善PCR在个性化上的潜力。


Fourney认为NGS和PCR是取代性的技术。“这是第一次,快速的基因组分析趋向于一种自动化的易用技术,且成本相对低廉,”他说。他预计,不久以后测序整个基因组将变得比测序线粒体DNA标记或传统的STR分析更轻松、更快速,也更便宜。


“法医学未来面临的挑战将与临床诊断相似:我们有这么多的数据,我们要如何解释和关注最重要的?此外,还有许多竞争性和同样重要的要求,如隐私和信息安全,”Fourney指出。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