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制药之王,从学术牛人到超级富翁

埃默里大学的Raymond Schinazi教授是开发抗病毒药物的专家,也是学术界少有的超级富翁。本期Science杂志的人物特写介绍了这位传奇人物的人生经历和成功之路。


Schinazi教授现年65岁,他在数十年的学术研究生涯中获奖无数,先后发表五百多篇论文和多本专著,并于2013年1月当选美国发明家学院院士。他拥有九十多项专利,并且先后创立了多家药物研发公司。


两年前,Schinazi教授在与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的交易中将4.4亿美金纳入囊中。这次交易关系到一种革命性的丙肝(HCV)治疗药物,sofosbuvir。2005年,Schinazi教授参与开发的艾滋病药物FTC给埃默里大学带来了5.4亿美金,埃默里大学将其中七千一百万美金给了他。埃默里大学和Schinazi还从药物3TC的授权费中获得了巨额收益,这是一种治疗HIV和乙肝的药物。除此之外,Schinazi教授还参与了市面上另外两种药物的开发。


天价药片


人们对Schinazi教授的评价完全是两个极端:朋友和同事将他视为一个天才、明星和英雄,其他人认为他不配得到这么高的利益和荣誉。他的前商业伙伴Jean-Pierre Sommadossi指出,Schinazi并没有参与sofosbuvir的实际开发,只不过是开了一家好公司。这两人早已绝交。与Schinazi共同发表了一百多篇文章的David Chu,现在也和他断绝了关系。更令Schinazi名誉受损的是,吉利德公司给sofosbuvir定下为每片一千美金的天价。


Schinazi教授对自己的财富并不感到歉疚,“我拯救了生命,顺便也赚了钱,这有什么错呢?” 他认为那些批评他的人是在嫉妒他的成功。


“我要拯救世界”


Schinazi教授1950年生于埃及,他的父亲在那里从事进出口生意。“Schinazi九岁左右的时候我问他想要做什么,”Schinazi的童年好友Yves Salama说。“他说他要成为科学家并且治愈癌症。他居然那时候就知道有癌症这东西了,我对此印象深刻。”


Schinazi是一个“散养的孩子”,但自由自在的童年很快就结束了。1962年因为政治原因,Schinazi家的房子被封,银行帐户被冻结,车也被拿走了。1964年,破产的Schinazi一家逃到意大利,并在难民营生活了一段时间。幸运的是,英国一家很好的犹太寄宿学校录取了Schinazi,随后他进入Bath大学拿到了化学博士学位。Schinazi的舅舅André Nahmias是Bath大学的知名学者,主要研究疱疹病毒。在Nahmias的帮助下,Schinazi进入耶鲁大学在“抗病毒化学疗法之父” William Prusoff门下进行博士后研究。


三年之后,Schinazi来到艾默里大学与舅舅一起从事病毒和免疫学研究。“我相信生物学是一个光荣的事业,”他说,“我希望拯救世界。”


谈什么别谈运气


据艾默里大学统计,接受治疗的HIV感染者有94%使用过Schinazi参与开发的药物。这些药物使Schinazi教授发家致富,而肝炎药物sofosbuvir让他变成了超级富翁。Sofosbuvir是一种核苷酸类似物,需要和另一种药物结合起来使用。与之前的HCV药物不同,Sofosbuvir不会引起严重的副作用,几乎可以作用于所有的丙肝病毒,而且只需要12周就能治愈。为了获得sofosbuvir,吉利德公司用一百一十四亿美金收购了Schinazi的Pharmasset公司。这个药物面市之后很快成为了最赚钱的药物之一,不过这一成功也连累了Schinazi的名声。


首先,sofosbuvir每一片价格高达一千美金。吉利德公司定下这个价格的确是不太厚道,Schinazi教授说。不过,他并不认为这是在漫天要价,而且他自己也并没有从中攫取暴利。据介绍,吉利德公司现在将sofosbuvir联合另一种HCV药物销售,变相降低了价格。而且该公司也给一些贫困国家相当大的折扣,比如丙肝大国埃及。


此外,Schinazi教授在sofosbuvir研发工作中起到的作用也备受争议。许多人认为,Schinazi的贡献主要是开了一家公司,他并没有参与这种药物的实际研发工作。Schinazi对此的回应是,他现在就在研发一个很厉害的HCV药物,“我们应当可以只用一种药治愈丙肝。”


去年十一月,Schinazi教授将自己的公司RFS Pharma与Cocrystal Pharma合并。Schinazi认为Cocrystal将和Pharmasset一样赚钱,而他将捐出自己那一部分收益。


你也许会认为,在制药上如此成功的Schinazi肯定运气很好。“别跟我谈运气,我工作可是非常努力的。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轻轻松松就拿到手的。我得幸运多少次才能有今天阿?” Schinazi教授说。


原文链接:King of the pills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