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园区企业

辉瑞:制药巨头即将“回归”

最近几年的辉瑞可谓是命途多舛,不仅求婚阿斯利康失败,在红得发紫的肿瘤免疫市场反应慢半拍,还丢掉了连续霸占十年的全球处方药销售第一的宝座。虽然在排除汇率影响的情况下,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巨头2015年第一季度收入较上年同期增加2%,为109亿美元。


然而当计入汇率波动影响因素时,辉瑞的收入却同比下跌5%,这也延续了公司自2012年畅销药立普妥专利到期后收入连续下滑的趋势。同时面临仿制药竞争的还有抗炎药西乐葆(塞来昔布,Celebrex),抗菌药Zyvox以及治疗性功能勃起障碍的伟哥(万艾可,Viagra)。除了汇率波动的影响,辉瑞收入的低迷很大程度上归结于共同推广协议(co-promotion agreements)的终止。


然而,现在辉瑞似乎迎来了一丝曙光,如果其后期管线药物临床实验顺利,监管方面也无大碍,公司就有望凭借众多潜在重磅炸弹药物扭转收入下降的局势。


目前,这家制药巨头有10个三期临床试验药物和另外12个二期临床试验药物,对于研发和扩大产品线,辉瑞自然也是信心满满。有些甚至仍处于三期临床试验的药物预计上市后第一年销售额就将高达10亿美元。这些药物包括以下药物的生物仿制药,强生公司的类克(英夫利西单抗,Remicade),罗氏的新剂型美罗华(利妥昔单抗,MabThera/Rituxan)和赫赛汀(曲妥珠单抗,Herceptin)。其中,2014年Remicade为强生贡献了66.5亿美元收入。罗氏的Herceptin收入是69亿美元,而MabThera/Rituxan则超过了75.4亿美元。


如果获批顺利,仅这三个药物的生物仿制药就将帮助辉瑞达成瓜分210亿美元市场的目标。假设生物仿制药以原研药30%的价格出售,那么150亿美元的收入对于辉瑞来说也不是幻想。如果辉瑞愿意继续在生物仿制药领域发力,潜在的收入还将更多,因为到2020年生物仿制药市场销售额将达到200亿美元。


预计到2020年,全球非专利注射业务将高达700亿美元,目前,辉瑞有9.9%的收入来自疫苗业务,公司也意识到该领域仍有很大利润空间,在不久前收购了专长注射和输液技术的公司Hospira,以增强非专利注射药物和生物仿制药产品线。


此外,辉瑞在抗癌药物的研发和商业化方面也签订了一系列合作协议,比和BIND Therapeutics 的合作。据分析师猜测,辉瑞还可能收购科罗拉多州克洛维斯肿瘤学公司(Clovis Oncology Inc ),这笔收购可能会进一步推进辉瑞在肿瘤领域两个突破性癌症疗法的研究。


相关阅读:

金戈铁马不给力 辉瑞伟哥在华销量激增47%

好药品也需要“广而告之”!辉瑞2014年药品广告支出14亿美元,居药界榜首

辉瑞关闭中国疫苗运营,或与审批繁琐有关

研发+收购,辉瑞寻求疫苗业务新突破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