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深圳罗湖医改:医生薪水拟与患者满意度挂钩

从上个月开始,深圳市罗湖公立医院医护人员的编制已经悄然冻结。在深圳市相关配套政策出台后,今年下半年该区公立医院将进行人事制度改革,逐步实现医护人员同工同酬。在已经拉开帷幕的罗湖医改中,分级诊疗、药品和设备招标等将作为重点进行攻坚。


今年4月11日,罗湖区召开公立医院改革首轮论证会,会上释放出罗湖将组建医院集团,罗湖人民医院、罗湖中医院、罗湖妇幼保健院、康复医院、肿瘤医院以及医养融合老年病医院将被纳入到罗湖医院集团管理。同时,剥离各医院附属功能,由集团设立影像诊断中心、医学检验中心、消毒供应中心、物流配送中心、健康管理中心、社康管理中心等九大中心。上周四在北京进行的罗湖医改专家研讨会上“让群众少生病少住院”的思路更加明晰。


罗湖区卫计局局长郑理光透露,未来罗湖各大公立医院将实行差异化发展,如罗湖人民医院将主攻危急和疑难病症,罗湖中医院核心医疗范围将是中医、骨科和康复科,妇幼保健院将沿袭传统优势。罗湖医院集团将于今年8月左右挂牌,此后辖区所有公立医院医生可以直接在这6家医院自由流动。


九大中心则是将公立医院原本“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的附属功能全部剥离出来。以物流中心为例,未来这些公立医院不再设置药品采购和医疗器械采购的科室,采购权限被统统纳入物流配送中心,除了能更好服务临床和集中议价的功能之外,也希望能预防医疗腐败。


亮点1  医院取消药品采购科室统一由集团物流配送中心负责


在本次的罗湖医改中,药品和医疗设备以及各种耗材的采购权从公立医院挪到了物流配送中心。郑理光表示,希望公立医院院长能从繁琐的药品设备采购中解放出来,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在管理医疗和服务质量上。


而因为将所有医院的采购量都聚合在一起,采购体量变大意味着议价空间更大,能以更合算的价格购买,但是否会引起零散腐败变成集中腐败?郑理光则回应,在过去,纪检部门要防止医疗腐败,必须盯着多个医院多个部门,而在采购改革之后,只需要锁定物流中心的采购小组而已,而且每进行一次采购,都会在采购前突击成立临时采购小组,由相关的医疗专家、官方代表、职代会代表组成,无记名投票选择。在这单采购结束之后,临时采购小组即被解散,而下一次采购的人员又会由不同的人马组成,最大程度规避腐败风险。


这种实际上是学习了香港医管局的采购经验,但香港做法有效抑制腐败的根源在于内部医管局审计和外部廉政公署的监督。


亮点2  让20万慢性病患者享受免费互联网咨询服务


今年下半年,医院集团即将挂牌成立。郑理光表示,医院集团的成立绝对不是做一个“巨无霸”,而是希望做精做强并具有特色,重心下移,更好地服务辖区居民。


罗湖100万常住人口中,约20万慢性病患者。罗湖人民医院院长、医改策划人之一孙喜琢表示,这部分患者的病情控制和定期就诊都可在社康解决,但实际上长期以来这些患者还是蜂拥至大医院,而非就近解决。


医院分级诊疗很早就被提出来,之所以长期一直进行不下去,在于公立医院和社康中心都在一个怪圈里——— 公立医院虽然抱怨高峰时间人满为患,却担心影响自身收入,不愿真正让社康抢了“风头”。而因为社康薪酬体制等问题,好医生宁愿在医院里当“凤尾”,也不愿去社康当“鸡头”。因为医疗力量的薄弱和居民的信任度问题,社康中心自然乏人问津。


罗湖目前正酝酿打破两者之间的利益平衡关系,辖区内48所社康中心将统一划归到医院集团里。目前希望跟社保部门研讨新的模式,罗湖20万慢性病患者将能享受免费的互联网咨询服务,这些服务由公立医院及社康中心的家庭医生、营养师及网络医生提供。孙喜琢表示,如果控制得好,将能大大节省社保基金的开支。


亮点3  靠职称和手术量门诊量,评定医生薪酬将被淡化


编制问题导致的同工不同酬是导致深圳医疗资源紧张的老大难问题,以罗湖区一家综合医院的住院部为例,在相同工作量和年资相差不多的情况下,而临聘护士的薪酬仅为在编护士的三分之二左右。


去年罗湖人民医院已经进行了这样的尝试,有21名护士通过考核获得与在编护士一样的待遇。医院希望通过公平,来调动积极性。郑理光透露,根据深圳市的改革进度,未来罗湖区公立医院的所有医护人员均不再享有编制,而是统一实行大合同制,合同三年一签。之前靠职称和手术量门诊量来评定医生薪酬的若干因素将被淡化,未来一个医生能不能获得高薪,主要看服务质量以及患者的满意度。


医患关系的长期剑拔弩张,一定程度离不开医生服务态度方面的诱因。不少医生也牢骚满腹———每天看那么多患者,水都喝不上一口没怎么谈得上和颜悦色。未来罗湖区的医改,一方面将推行分级诊疗,将让大部分患者进行基层医院就诊。另一方面,薪酬体制改革也让从看小病中解脱出来的医生,必须将精力集中在提高诊疗质量和服务质量上。


而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医改将会提升医院的服务能力,医护人员的薪酬将更加合理,医生和护士都是直接面对患者的一线人员,如果带着负面情绪工作,难免会影响医疗质量。


不过,也有医生认为,打破编制固然有利于公平公正,但需要全面且细致的考量。比如,患者对医生的满意度本身就是一个相对主观的因素,医学本身就是个复杂的过程,患者考量的往往是医生能否把病治好,但从医生的角度来说,从这个角度考量明显是不公平的,因此希望能从医生的服务,医疗水平以及效果考量等等给出全面的考量。


相关阅读:

美国医生薪酬大曝光 看谁赚的最多?

2015年薪酬平均增幅最大的行业,医药排第六

2014年生物制药行业薪酬现状

国家卫计委:护士五年增加84万 薪酬将提升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