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医疗私有化——英国老百姓最大的恐惧

【英国大选工党与保守党难分伯仲。本次大选,工党的一大卖点是国民医疗服务(NHS)的十年改革计划。对于大部分中国读者而言,只知道NHS曾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大受褒扬,却不知英国人的吐槽早已汗牛充栋,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在考虑改革方案时,还要抵御削减公共医疗资金的“诱惑”。本文作者长期旅居英国,不妨听听她的真实经历。】


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在英国看病的情景。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我按电话预约时间准时到达医院,走进自动门,看到的是一个像修道院般安静的世界。茶几上摆着兰花,每个人都把手机调到静音,乖乖地坐等前台叫号。没有人在医院门口敲着竹板叫卖虫草,也没有人像地下党一样盯梢着退休的老头老太,看有没有可能从他们手里低价回收药品,更没有人披麻戴孝公设私堂要擒拿医生为“草菅的人命”替天行道……空气里传来翻书的声音,我也随手拿起一本园艺杂志翻了起来。除了园艺类杂志以外,医院还准备了关于烹调,孕妇瑜伽,冥想之类的书。没有广告,整个医院一个广告牌,一句促销的话也看不到。


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听到前台在叫我的名字。如此神速,让我想起了银行的VIP柜台。随后我便被带入一间独立的,面朝花园的诊室,医生早就已经恭敬地站在诊室门口等候,一边热情地向我问好,一边接过我手中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医生了。”医生笑容可掬地说道:“你如果在身体上或精神上感到任何不适,请务必随时找我。如果治疗范围超过了我的能力所及,比如心脏手术什么的,我会把你转到与心脏专科……当然,希望我永远也不需要这么做。”


初来乍到,甚至还没来得及工作和缴税的我,仅凭一张居住证明,按地段注册,在没花一分钱的情况下,就这样拥有了“自己的”医生。那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比和平时期遇见了霍乱时期才也许有可能遇见的人道主义,让我至今仍无法忘怀。


矿工的儿子Aneurin Bevan,幼年时代曾深深地体验过“路有冻死骨”的生活,二战后,当上了英国工党议员和英国卫生部长的他,从此便把“让每个人都能看得起病”作为座右铭。离世之前的几十年,他冲破权贵和官僚设置的重重铁锁,奠定了至今为至仍让许多国家惭凫企鹤的英国国民医疗制度(National Health Service,简称NHS)。我刚到英国的时候,享受的就是这套制度,至今为止,它仍是我见过的最人性化的医疗制度。


NHS的创建宗旨是“零牟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所以它的结构非常简单,人们将个人劳动所得的一部分,作为税金交给政府,政府在其中抽取医疗基金,用来支撑公立医院的运作,人员工资,器材的更新和维护等。“免费医疗”作为对纳税人的回报,变成一项终身的福利。虽然低薪阶层交税不多,但他们也能享受和高薪阶层一视同仁的医疗待遇。失业人士或天生智障儿,不会因为暂时或者永远无力交税,从而失去看病就医的权利。NHS的仁心仁术,甚至对执短期签证的外籍劳工和游客都不例外,以至于有人以旅游为名来蹭霸王医,所以2011年,英国废除了游客免费看病的权利。目前只有英国公民和在英工作的欧盟公民,以及执长期签证,并在签证费中缴纳医疗费的非欧盟籍移民,才有权享用NHS的免费医疗。


因为结构简单,每分钱都不会被轻易地浪费掉。拿2010年NHS的全部开支为例:用在前线医疗设施上的资金高达48%,用在治疗上的资金为10%,9%则用于医护人员工资,5%花在了药房上,10%花在了精神疾病防御和治疗上,15%花在了社区建设和医疗研究项目上。整项开支中,只有3%用在了行政管理上。


你如果看不出它的高效性,可以参考医疗私有制的美国。2009年,美国医疗方面总开支为2.9万亿(英镑),其行政管理方面的开支高达30%到40%,其中不必要的管理费高达190亿,多余的服务项目花掉了210亿,低效的运输项目又花掉了130亿,因防御不当造成的医疗事故再花掉了55亿……浪费了那么多的钱(18% GDP),却仍有6100万,即近1/5的美国人口无钱治病。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没有能力购买商业医疗保险


虽然浪费,却为资本家在生命面前漫天要价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市场,这难道不是一个发财致富的好机会吗?所以美国的这套模式,虽然让不少美国人捶胸顿足,却被英国保守党和工党联合政府暗地里深深向往。


近年来,英国保守党和工党联合政府以“经济衰退,移民太多,税金减少,入不敷出”为由,大力缩减NHS的财政拨款,几乎把NHS折磨成了一只被割颈放血的公鸡。前线医疗资金被一减再减,多家医院被迫关闭,增援不足,常规医生每天工作13到14个小时,日平均接待58到62个病人,苦不堪言……


我的一位朋友,在精神病院工作了近20年的护士Andy,给我讲过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三年前的一天,Andy所在的工作单位,位于剑桥市的Cobwebs精神病康复中心,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以政府的名义”告知该康复中心的负责人:“时局很不景气,所以针对你们中心,政府将削减每年4万英镑的财政拨款,请用一周时间交出应对方案。”说完就告辞了。


该中心的负责人磨破头皮,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刚巧有位专家要退休了,所以等他走了以后,他的位置就让它空着吧!以后就不再请人了。”一周以后,那位不速之客又来了:“对不起,上周说的削减4万英镑财政拨款,现在变成了400万英镑,请问阁下有什么办法吗?” ——Cobwebs康复中心就这样被关掉了,随后被出租给商业机构,现在成了一座写字楼。为NHS工作了近20年的Andy,一夜之间沦为失业人士,那里的精神病人也只好从此各奔东西。


类似的故事还在不停地上演。


英国的工资税收约占个人收入所得的30%到40%左右,英国男性的平均年薪为31532英镑,女性为24936英镑,既然二战后的大饥荒都没有让NHS胎死腹中,为什么会在如此高税收的今天,公有化医疗会面临严峻的资金困境呢?


英国公共卫生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伦敦大学的Allyson Pollock教授,在TED的一次演讲中揭露了真相:“公有化医疗面临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政策的问题。”


原来早在撒切尔执政的年代,英国保守党政府就一心想将NHS私有化,只不过担心一夜巨变,会导致声势浩大的全民造反,所以不敢一意孤行,取而代之以“润物细无声”法。在随后的30年里,只要一在朝,他们就见缝插针,想方设法将公有化医疗推向自由市场。


首先,他们在NHS内部建立起各种小市场,每个小市场分别交给不同的小公司管理。比如医生要治好某个病人的病,就得向针管市场买针头,向血站市场买血,向包扎市场买棉花等等,虽然这些小市场和它们的管理机构均属国营,但因为之间需要签署各种繁复合约,一笔笔税金便在一层层的交易环节中被浪费掉了。撒切尔在1989年推出这一政策,1990年起强行实施;1997年,它的规模开始悄然壮大。


其次,他们把这些NHS内部的国营小市场,偷偷地交给私营公司打理。2006年,这一政策被工党发扬光大。


主张私有化医疗体制的那些人甚至想出了“投标”一招,他们从NHS里面拿出某个医疗项目,让私营公司投标,赢家不但获得该项目的管理权,还会获得一笔为数不菲的政府财政拨款。这一政策的结果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要装假肢,你的医生告诉你,很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假肢,只有雨伞柄。不过“维珍公司假肢所”有假肢,所以你可以去维珍公司看看。当然“维珍公司假肢所”仍赫然挂着NHS的牌子,给你安装假肢时也没有额外多收你的钱(除了引诱你购买的假肢润滑济,备用假肢,袜子,鞋子,鞋带等等之外),所以你不会一下子醒悟过来,为自己安装假肢的公司其实是卖电信业务和航空业务什么的。


接下来,“维珍公司假肢所”就可以偷偷地收费了。你要假肢?可以,500英镑一副!到了这个阶段,你会“突然”发现很多免费的项目都消失了,比如针对心理疾病的艺术治疗项目,针对口吃患者的发音矫正项目等;然后药品也开始收费了——这已经不是假设,而是现实了。目前在英国,绝大部分人到药店拿处方药,都得支付8英镑一次不等的处方费,这是出生在1980年代以前的英国人不敢想象的。


再接下来,公立医院所能提供的免费治疗寥寥无几,量血压,照心电图等等,都得到“别的地方”去。“别的地方”慢慢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私立医院——然后,“维珍假肢所”就可以毫无遮拦地,把NHS的牌子摘掉了。讽刺的是,维珍公司若真卖点假肢也就算了,它给NHS的竞标价是1亿英镑,拿了1亿英镑财政拨款的它,“却从来没有提供过任何实质性的医疗服务” 。


目前,有11家私营公司掌管着NHS旗下业务,它们都取着很国营的名字,比如Care Uk, Netcare, Uk Specialist Hospitals, Walk In Health, Alliance Medical, Inhealth, Interhealth等等。英国政府宣传的是:“经济萧条,移民太多,税收减少,没钱买药,请不起医生……”而事实却是,这11家公司每年接受政府7.8亿英镑的佣金,“帮忙”管理NHS这个“庞大”的机构。


说到“庞大”,1946年,NHS初建的时候,它的纲领和方案加起来,只是一本薄薄的,66页纸的小册子。


为了撕毁它,2012年,保守党和工党联合政府建了一个医疗任务小组(The Clinical Commissioning Groups)。“没有人真正了解,这个小组到底是谁在负责,具体在干些什么。”这个小组有近2500名高层,其专业领域完全和医术无关,其225名高层中的高层之中,有56%的人员年收入达到95000到125000英镑, 相当于医生的年收入。


在该组上交英国议会的一份提案中显示,它只用了2页纸,就卸下了一个国家肩膀上的所有责任:“国家将不再对公民健康负责”——这是它的第一句。剩下的458页,探索的是“如何才能将这个责任转移到商业医疗保险公司那里。”当年那本薄薄的小册子所提倡的那套“救死扶伤,仁心仁术,生命面前人人平等”的价值观,被它不屑一顾地扔进了过去的时空里。


在如此强大的私有化威胁面前,大部分英国老百姓,其中包括170万NHS的员工,并不妥协。NHS对他们来说,不但只是一个公立医疗机构,还是一个崇高的社会理想,它的存在为人的生命提供了尊严和保障。目前,他们正在以各种方式挽救NHS。“保卫NHS”成了绿党,自民党,苏格兰国家党,威尔士党等多家党派最重要的行动纲领之一。医护人员也在纷纷不断地走上街头,以绝不从命的姿态,抗议进一步的公共医疗资金削减……NHS在未来五年前景如何,5月7日的英国政党换届大选或可见分晓。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