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Uber模式闯进医疗:请医生上门就像网上打车一样简便

曾几何时,患者就医都是医生拎着小药箱出诊上门,随着现代化大医院的建立,就医流程的中心从家庭转移到了医院。


作为一向标榜“以用户为中心”的互联网医疗领域,期望在就诊流程上来个“复古”。这不,在美国人们通过智能手机应用可以方便快捷地把医生请上门。近日就报道了两款以叫车软件Uber为模板的,请医生上门的移动医疗应用。 


Heal是一款同打车软件优步(Uber)相类似的应用,只不过它叫来的是医生。用户下载该应用后,填写家庭住址及上门问诊的原因等信息,再添加上信用卡信息,一旦用户申请一名家庭医生或儿科医生上门服务,医生就会在20到60分钟内拍马赶到,每次固定收费99美元。Heal今年2月份在洛杉矶率先推出,最近业务拓展到旧金山,今年还计划拓展到美国其他15个主要城市。


Heal创始人兼首席医疗官蕾妮•杜瓦(Renee Dua)表示,在Heal应用,医生们每周7天从早上8点至晚上8点随时应召。接到上门问诊的申请后,Heal医生会带上一名医疗助理和一个工具箱来到用户家中。工具箱中装有最新的高科技健康设备,比如检测生命体征的工具或对耳膜拍摄高清视频的工具等。Heal的医生资源阵容也非常强大,主要是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哥伦比亚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医疗机构。


蕾妮•杜瓦(Renee Dua)说,“我们是在利用新技术唤回旧有看病方式。”不过,目前Heal还只能提供优先的医生上门服务,如诊断和治疗支气管炎、打流感疫苗、缝伤口、开具处方等等,开具处方需要额外收费19美元。用户接受医生上门服务,需要自己填写保险手续。


嘉娜妮•克里希纳斯瓦米(Janani Krishnaswami)是通过Heal应用提供上门诊疗服务的医生,她说:“健康始于家中。在患者的居所里,我能看到他们的生活状况,他们吃什么、有什么压力等。我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把控时间,这在当前的医疗体系内越来越难以实现。”


与Heal相类似的一款应用Pager已在纽约市推出。值得注意的是,Pager的联合创始人奥斯卡•萨拉扎(Oscar Salazar)也是Uber的创建团队成员之一。使用Pager,医生首次上门的服务费用是50美元,定期来访为200美元,一次体检是100美元。


在芝加哥和密尔沃基,Go2Nurse提供护士上门护理服务,如照顾孕妇,护理新生儿、照护老年人,以及对老年痴呆症和帕金森氏症患者提供专业护理。在费城地区,Curbside Care为用户提供护士从业者和医生的上门服务。


对于那些希望接受医疗咨询、但无需医生或护士上门的用户,多项新应用可为他们提供虚拟上门服务。美国远程医疗协会估计,今年进行网络问诊的用户将会接近100万人。就在上周,美国最大私营保险公司UnitedHealthcare宣布,计划涵盖网络问诊的支出。其中,最受欢迎的网络问诊应用是“Doctor on Demand”,自从2013年底上线以来,该应用下载量已超数百万次。“Doctor on Demand”网络问诊的收费标准是每次40美元,近期又增加了心理咨询(25分钟50美元,50分钟95美元)和哺乳期咨询服务(40美元至70美元)。


“Doctor on Demand”CEO亚当•杰克逊是公司创始人之一,他说:“在美国,初级保健的可及性存在很大的问题,看医生平均需要等到长达20天的时间。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医患两端的技术手段,加速用户看病的速度。”杰克逊透露,通过“Doctor on Demand”视频问诊能够对95%的用户进行诊治,其余5%的用户将会被转诊至专科诊所。


“Doctor on Demand”的典型用户就是那些在职场打拼的年轻妈妈,她们会通过网络问诊对孩子的常见病症得到快速的专业帮助。数月前,笔者女儿的鼻子受伤,经急诊室处理返回家中。在家里,笔者通过“Doctor on Demand”应用与一名儿科医生进行了15分钟的视频咨询,医生解答了所有的问题,省却了再跑一趟急诊室的麻烦和周折。


其他远程医疗应用还包括Teladoc、MDLIve、American Well、Spruce、HealthTap和Maven等。Teladoc是该领域的拓荒者。MDLIve与Walgreens合作提供视频或电话咨询服务。American Well提供的在线问诊收费49美元。Spruce主要提供有关皮肤病的视频问询服务。


HealthTap让患者通过其网站咨询医疗问题,或视频咨询医生,每月收费99美元。新应用Maven则主要关注女性健康,如生育、怀孕和产后护理等方面问题,收费起步价为18美元。


不过,互联网医疗并非在全美“畅行无阻”。在阿拉斯加州、阿肯色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监管部门对远程医疗服务制定了各种限制政策,一些远程医疗应用尚未在这些地区提供服务。此外,德州医疗理事会也已投票决定对该州的远程医疗服务进行管制。


远程医疗应用批评人士警告说,视频问诊使得病患接触缺失,而且还表示用户要注意所问诊的医生是经过专业认证的注册医生。针对像Heal这样的上门诊疗服务,批评者表示,经过专业训练、技术高超的医生本应利用其专业知识服务更多的病患,而不是将宝贵时间浪费在上门诊疗的路上。


但需要记住的是,这些应用并非要取代传统的医生预约,特别是它们也无法取代那些对病人很熟悉的医生。只不过是对于那些没有生命危险的疾病和症状,这些下一代健康应用能节省时间和精力,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时间在医生办公室等待的人更有意义。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