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英国全民免费的公共医疗还能走多久

走过了近70年的历史,英国免费医疗制度渐渐步入了进退两难的死胡同里:开销大,赤字多,不实行医疗改革怕活不下去;可要任何激进改革私有化医疗体系,又怕真走到老百姓看不起病的地步。


英国全民免费的公共医疗还能走多久


新一届的英国大选成为英国人集中吐槽医疗体系的好机会。英国市场调查公司Ipsos MORI调查显示,选民对医疗的关注度远远领先与对经济治理和移民。最终,党派之争不仅在于看谁能确保经济增长,还要能让老百姓不花钱还能得到最好的医疗保障。


英国现行的医疗健康体系名为全民医疗服务体系(简称NHS)。英国人钟爱他们的NHS并引以为豪,这个体系不分尊卑贵贱,让所有英国人都可以得到几乎是全免费的医疗服务,包括对癌症,白血病的治疗,甚至人工授精。


对全民都提供的慷慨的医疗服务不仅给癌症化疗患者发买假发的代金券,免费注射季节性流感疫苗,重大疾病检测,还对一些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提供免费护工。如此理想化的体制产生于二战后一轮极端乐观主义的思潮,被誉为当时左翼工党政府社会主义梦想的真实体现。


遗憾的是,走过了近70年的历史,英国免费医疗制度渐渐步入了进退两难的死胡同里:开销大,赤字多,不实行医疗改革怕活不下去;可要任何激进改革私有化医疗体系,又怕真走到老百姓看不起病的地步。必须说明的是,在欧洲,英国的私有化走的是比较彻底的,但私有化之后有些领域的表现也并没有好过国有化时期。


让人爱恨交加的免费医疗


故事是这样的。2003年,新加坡已故前总理李光耀携夫人柯玉芝访问英国,当年82岁高龄柯玉芝在伦敦四季酒店突然中风,病情危急。李光耀立即打电话叫救护车,救护车40分钟后才派出。在医院又等待2小时也没能得到治疗,原因是当时急救室还有三四名心脏病突发的病人在排队等待。


故事的结果,李光耀紧急召唤新加坡航空公司派出专机,将柯玉芝运回新加坡治疗。他事后回忆这段经历,称如果夫人是在新加坡中风,她应该能在半小时内就进入医院的加护病房接受急救。李光耀认为,相对于新加坡的半自费医疗制度而言,英国的免费医疗制度弊病不少。


英国的急诊的原则是对所有有急救需求的人实行免费治疗,不论是李光耀夫人这样的外国贵宾,还是非法移民。不是所有欧美任何国家都做得到这点。例如,在瑞士,要获取急救服务,就需要提前交付押金,否则医院可以不予治疗。


当然,免费也是有代价的。由于医护资源紧俏,接受治疗经常要排队。虽然在我看来,在英国NHS就医等待的形势也并不比中国北京上海更糟糕,只是在社会公共资源比较富足的福利国家,例如英国,一旦公共服务上出现欠缺公众往往很难接受。


之前媒体曾经报道过一个“排队就医”的案例,是一个女孩登记扁桃腺手术,20年后已经结婚生子了才接到通知。这个案例太过极端,可“排队”的状况的确是越来越恶化。从健康慈善机构英国国王基金(King’s Fund)最新的统计数据来看,至少85%的癌症患者理应在62天内得到治疗,可这个目标值连续一年都达到到。


10年前,急诊等待时间目标值被设定为4小时。去年的最后三个月,英格兰地区的急诊等待时间创下历史新高。还有很多日常的手术,例如更换膝盖。这种手术的等待时间目标被设定为不超过18个礼拜。


我身边也经常有在伦敦对就医等待抱怨的例子,例如一位朋友因为轻度骨折一直带着绷带,在拆绷带的时候,在伦敦的医院等了6个小时。既然资源有限,所以需要按照病情的轻重缓急来安排就医,这是常识。但也是因为资源有限,一些紧急的病症可能会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英国一些私人医院也坦言,在英国的癌症治疗和心脏疾病治疗等很多领域,NHS拥有同样优质的人力和设备,差别只在于就医体验。更重要的是,不用排队。


叫好又叫座的免费医疗有多难?


英国这样一个乌托邦色彩十足的免费医疗体系在全球几乎独一无二,一度令全世界人民羡慕有加。所以这个国家享有私人医疗保险的人群比例只有10%左右。对于普通人来说,免费医疗给生活带来的安全感可能是其他任何福利都无法比拟的。


以艾滋病为例。很长时间以来,艾滋病是唯一一个在英国的外国人需要支付治疗的传染病。即使是这一条后来也被修订了。英国政府这么做虽然又招来一番质疑但从统计学角度来说又十分正确,因为无论是艾滋病,疟疾,还是肺结核,免费的检测和治疗可以避免疾病蔓延,减少治疗成本。


NHS对癌症患者的关爱体现的更加明显。英国是世界上癌症治疗水平最领先的国家之一,拥有许多极具声望的癌症研究机构。根据NHS自己的统计数字,2010年英国诊断出31.8万名癌症患者,每诊断和治疗一位患者平均花费在3万英镑左右,而英国全年公立医院,私人医院相加,一共产生了94亿英镑的治疗费用,这其中NHS的支出比例高达85%。到2021年,英国癌症的诊疗费用大概会提升至每位4万英镑。


这样一种造福全民的体系走过半个世纪后开始显露诸多问题,主要体现在资源有限,有效资源的利用效率也差强人意。除了等待,经常见诸媒体报端和身边的例子,就是因为医院资源太紧张,所以无法对病患很好的照顾。一位朋友的好友得了白血病之后通过NHS安排免费更换骨髓,手术非常成功,因为医院床位太紧张手术后第三天出院,结果出现并发症医治无效死亡。


英国国王基金的首席经济学家John Appleby在2013年初曾经针对英国的公共医疗做过统计,从政府开销来看,NHS英格兰的花销是政府收入的1/5,这一比例相当于军事防御和教育两大板块开销的总和。而综合英国全境,每18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受雇于NHS。


NHS变得如此庞大,之前有政客调侃说,“在太空里都看得到”。还有分析数据显示,现在英国可能每四家医院中就有三家是赤字的。


根据英国2013年开始在英格兰地区实施的法案,在财政上自己供血的基金和信托通过私人板块服务可以赚取整体收入的49%。而这种公立医院的额外服务主要是在一些医学院下属医院,专家中心进行,海外前来就医的病患是个收入来源之一。


英国的“私人诊疗”十分活跃。很多在NHS就职的持照医师,可能也是某间私人诊所的医生。在伦敦,一位成功的私人医生年收入可以达到50万英镑,100万英镑年薪的也不在少数。相比之下,NHS给医生开出对的基本年薪从3万英镑起步,即使是最高收入的咨询师,最高年薪也不过勉强达到10万英镑。


伦敦的私人医疗服务也十分昂贵。私人医生的问诊收费可以高达半个小时200英镑。一般治疗癌症患者的费用大概在5到10万镑之间。其实在英国矫正一次牙齿的费用也要达到5000英镑上下。


受益于免费的NHS,一些没有任何收入的单身妈妈可以在产房免费生孩子,生产后还可以在医院得到照料。他们从怀孕到孩子2岁期间母子(女)俩所产生的任何治疗和相关药物,包括牙科,也都是免费。但如果按照英国私人诊疗的收费标准,仅是顺产生孩子的价格也要在5000英镑以上,这就高达近5万元人民币。


对于大部分英国人来说,如此昂贵治疗费用很难承受。


英国对于医师同时就职NHS和私人诊所有严格的约束,NHS的医生也严禁主动向患者推荐收费服务,甚至健康署指导规范规定,如果私人诊疗服务是由公立医院的提供的,应该在另外一幢建筑中,或者起码是在分开的房间,并在NHS工作小时以外的时间运营。即使规定如此繁琐,英国民众依然建议严令禁止在公立医院就职的医生同时提供收费服务,并认为私人诊疗服务的存在,是在占用英国公众医疗的整体资源。


与此同时,英国也已经开始对非欧盟的英国居民实行医疗收费,这也仅是杯水车薪。


至今还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可以让英国人可以享受完美的免费医疗服务。事实上,他们距离理想正在渐行渐远。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