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头颅移植:噱头、福音还是禁忌?

如果你读过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也许对换头的故事并不陌生:妙手神医陆判官给书生朱尔旦先是换了一个心脏,令其文思大进考中举人,而后,当书生提到妻子不美时,陆判官为朱妻换上了一颗美人头。你没看错,我们今天就是要说说“换头术”这个听起来非常不可思议的话题。


2013年6月,意大利都灵的神经学家赛尔焦·卡纳维罗在《国际神经外科》杂志上发表论文称,人类头部移植手术不久将成为现实。还是这个科学家,今年4月卡纳维洛接受了一位身患霍夫曼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计算机工程师的请求,预计最快两年内实施这一全球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所谓的“换头术”)。你的三观准备好了吗?一起来看看这神奇的“换头术”,真的靠谱吗?


头部移植手术在理论上行得通?


在现代科学技术已能成功地进行心脏、肝、肾等人体重要器官的移植之后,人们很自然地把眼光转向这一新的目标。不过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脑科医院)赵钢主任认为头颅移植在理论上和实际操作上都不可行。


虽然头颅移植有先例:1956年,来自中国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赵士杰挑战狗头移植,双狗头存活5天零4小时,创造了国内最好纪录。这一移植举措,开启了中国器官移植先河。


1970年,美国科学家成功地将猴子的头颅从一只移植到另一只猴子的躯体上,结果猴子成活了。美中不足的是,移植过来的猴头却无法控制新的身体。


2001年,美国科学家又进行了一项类似的手术,这些猴子能够嗅、睁开眼和品尝食物,但因为无法重新连接骨髓,所以这些头颅移植猴子很快就瘫痪,并在手术后数小时就死亡了。可以看出,头部移植困难重重。


“身首异处”,人还能活吗?


能活,但是时间很短。要实施这项高难度的手术,必须按照严格的程序进行。如头颅移植的双方都将进入睡眠:头颅都要被冷却到12摄氏度至15摄氏度左右。随后外科医生要迅速“切掉”两人的头颅,并将移植的头颅与受赠者的身体的循环系统重新相连。这一关键部位的切割和连接手术必须在1小时内进行完,因为1小时是人类大脑在没有血液和氧气的稳定流动下能够存活的最长时间。


最为重要的是,在“切掉”头颅的过程中,必须利用锋利的手术刀切断骨髓,并与另外的躯体“机械相连”。这种干净果断的切割是骨髓融合的关键,它关系到整个手术最终是否能够成功。当头颅被“切掉”后,捐赠者的躯体将被冷却并将心脏置于完全休眠状态。一旦头颅重新连接后,受赠者的心脏就可以重新启动。


头部移植相对于其他部位的移植,难在哪?


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显微外科中心主任任晓平教授给出了形象比喻:如果说内脏器官移植的难度系数是一,那么手足移植和面部移植的系数就会翻倍,而异体头身重建的难度系数就是最高的五星,是移植领域的终极挑战。


换头术目前主要存在两大技术难点:一是如何抑制生物学中“排异反应”的产生。为此,必须寻找抗原相同的个体, 它决定着移植后器官的成活率和手术后的恢复过程。但是除了同卵双胞胎的抗原相同外, 世界上抗原相同的人极少, 因而排异反应或多或少总会产生。然而,近年来由于先进的抑制免疫系统疗法的出现,可以有效地防止多数排异反应的产生,这个问题相对比较容易解决。

另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避免身体完全瘫痪。身体瘫痪的原因是大脑和脊髓的固有联系被切断。即使是最先进的显微外科手术,也无法使这些器官完全连接起来。要想使换头人能像正常人一样直立行走并从事各种活动, 就要努力找到使脊柱复原的好办法。


尽管卡纳维罗在其论文中称, 可以用一种特殊的融合剂来解决脊髓连接融合的问题, 而且这种方法在狗和豚鼠的连接试验中取得了成功,但能否用于人类,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此外,这一技术还不得不面临伦理问题,卡纳维罗承认,“换头术”将创造一种嵌合体,他(她)具有接受者的思想,但他们的后代却携带捐献者的遗传物质。


除了这些,其实还有一个难点,它并不是换头技术的成败和风险,而是来自传统医学道德和社会伦理界的猛烈抨击。


换头术是否有违伦理?


尽管前景难卜,卡纳维罗仍坚持认为,头颅移植的试验对医学的发展是有益的,譬如那些患肌肉萎缩症、四肢瘫痪和器官衰竭的病人,以及身患癌症但还未转移到头部的患者等,都有可能从中受益。

不过也有许多学者认为,用这种“换头”技术来拯救那些四肢瘫痪的人,不但没有多少应用价值,而且还会带来许多社会问题,所以相关的研究应该就此打住。因为这项技术的实施需要很多健康的躯体捐献者,但这个来源显然是少而又少;如果未来的超级富翁们想永生不死,他就可以花钱买他人的躯体来为自己实施“换头”手术;如果这项技术被邪恶集团利用,他们可能会残害健康的人以获得健康的躯体,来为自己“换头”,以获得永生……想想都很可怕,所以针对“换头术”这种噱头强的新闻,不需要太过认真。科技在进步,我们拭目以待。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