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研成果

多能干细胞风波附带效应在日本蔓延

2014年8月5日,藤原博信(Hironobu Fujiwara)在去工作的途中已经感受到了困扰。作为日本理化学研究所(RIKEN)发育生物学中心(CDB)位于神户一个实验室的负责人,当该中心一例学术不端事件在去年早些时候被曝光后,藤原就一直在遭受批评。


媒体谴责声不断升级,报纸、社会媒介和电视节目等所有舆论均要求对此作出解释:一家卓有名望的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如何能作出如此偷工减料的拙劣成果?尽管他本人并未涉及这项质疑性研究,但藤原和该中心许多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均感到处于攻击之下。


当他到达学校后,就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笹井芳树(Yoshiki Sasai)——卷入此次科研不端事件的CDB创建人之一 ——于当天早晨在旁边的一座大楼上吊自杀。“我当时完全震惊了。”藤原说,“我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或者是否要相信这是真的。”


科学不端事件的披露往往会导致附带损害:它们会连带责任作者的同事和共同作者受伤害,还会导致实验室被关停。但是,此次发生在CDB的这个案例激起了异常强烈且波及面甚广的余波。


这起事件涉及两篇发表于《自然》杂志的备受瞩目的论文,文章论述了制作多能干细胞(拥有发育成体内任何其他细胞种类的潜能细胞)的一种惊人的简单方法。在学术不端行为曝光后,一份至关重要的报告不仅指责了涉事人员,而且包括整个研究中心,并建议解散该机构。自那时起,CDB的研究经费就遭到大幅削减,其半数实验室被关停、合并或划拨给其他研究机构,而且领导人也被替换。


此次突发事件的波及范围已远远超出了核心区域。政府科学行政改革已被搁置,整个日本科学界现正在为此次事件后抵制学术不端政策的影响作准备。


“天堂”之变


RIKEN于1917年在东京成立,随后该机构大幅向生物学领域扩张,并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筹建了一系列相关研究所。在日本,RIKEN被看作是科学家的天堂,因为那里的研究人员没有研究生教学任务、拥有丰厚的薪水和充足的研究经费,这意味着他们不用依赖赠款。即便在干细胞危机事件之前,“RIKEN和大学之间的关系也欠佳。”原大阪大学发育生物学家、接任CDB主任的滨田浩(Hiroshi Hamada)说。


CDB筹建于2000年,该中心即便在RIKEN各研究中心中也极为出色。2002年,在接受采访时,笹井芳树承诺要前所未有地“给青年研究人员相当大的自由度”。很快,许多年轻学术带头人就在他们的研究项目中被拟定出来,其中一些青年才俊仅20多岁。


这种模式很快就得到了回报,产生了许多备受瞩目的研究成果,让CDB在发育生物学领域蜚声国际。该机构有资本夸耀:2013年该机构研究人员发表的163篇研究论文中,有1/3发表在包括《自然》《科学》和《细胞》在内的国际一流刊物上。


2014年1月, 其下属的科学家发表了两篇关于多能干细胞的论文之后,该中心似乎又取得了一项引人注目的大成果。开启这项被称为“刺激触发的多能获得性”(STAP)技术的人是生物化学家小保方晴子(Haruko Obokata)。她在美国哈佛大学开始这项研究,并把它带到了CDB。她曾与CDB的3位极有名望的科学家一起工作:小鼠克隆先驱若山照彦(Teruhiko Wakayama)、干细胞生物学家丹羽仁史(Hitoshi Niwa)和笹井芳树。


该技术让日本人心振奋。自从东京大学教授山中伸弥因制作出诱导多能干细胞(iPS)而在2012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之后,多能干细胞在日本几乎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词。为此,媒体对这位年轻、另类的女科学家(穿着据说是祖母给她的一件白色Kappogi传统烹饪围裙,而非实验室白大褂;她的实验室墙壁被刷成粉色和黄色)进行了大量报道。她的一切与日本传统科学家是如此不同。


然而,文章发表数周后,事情突现转折。科学博客指出了其中的造假数据,其他科学家也表示不能重复试验结果。RIKEN的一个委员会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了学术不端的痕迹。随后,RIKEN官方人员召开了长达四五个小时的马拉松式新闻发布会,在当年4月1日正式指控小保方晴子的不端行为,并提议撤销该论文,相关文章随即被撤回。该委员会报告说,笹井芳树和若山照彦并未参与此次学术不端,但是因为未能捕捉到问题数据而担有“严重责任”。丹羽仁史则没有不端行为。


一般在这种时候,日本高校典型的学术欺骗案通常会接近尾声,过去15年中,曾发生过若干起关注度很高的学术欺骗事件。涉及这些学术不端事件的研究人员通常会辞职,相关研究论文也会被撤销。但对于STAP细胞事件,媒体渴望得到更多信息。新闻采访团甚至借宿在CDB和日本科技部的走廊里,探寻事件的进展。


平息风暴


2014年4月19日,在小保方晴子被指控存在学术不端行为不久后,RIKEN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改革委员会”,由身体瘦削、有着一长串高层管理头衔的75岁材料科学家岸辉雄(Teruo Kishi)担任主席。6月12日,岸辉雄委员会发布了8条建议,包括促进科研诚信和一份更详细的对于STAP论文的调查报告。其中一条引人瞩目的建议是:“解散”CDB。“岸辉雄的报告让我愤怒得跳起来。”在此事件一年前刚加入CDB的发育生物学家平谷一郎 (Ichiro Hiratani)说。


岸辉雄委员会的报告认为,CDB的监管缺位导致此次事件。报告谴责该中心绕过常规程序雇佣小保方晴子,并“猜测”了一个原因:“CDB受到取得突破性成果欲望的强烈驱使。”希望该成果可以超越山中伸弥发现的iPS细胞。该报告“推测”认为,笹井芳树“在本质上也参与了STAP事件”,因为他“预期了”STAP细胞可能给CDB带来的“巨大收益”。该报告还说,小保方晴子穿着akappogi围裙的决定也是由笹井芳树导演的“吸引眼球的公关策略”的一部分。


作为对该报告的回应,RIKEN迅速召集了一个委员会,开始着手如何实施这些建议。“考虑到媒体对RIKEN的谴责如此强烈,它除了接受那些建议,别无选择。”一位不愿具名的日本文部省官员说。但是原发育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负责人、论文另一位指导者竹市雅俊(Takeichi Masatoshi)和笹井芳树对报告的许多主张都提出了质疑。事实上,当岸辉雄委员会的报告公布后,很多国外科学家也发现其结论有些过度与武断,CDB也收到了150多封支持信。


事实上,该报告对笹井芳树的批评尤其严厉。但直到6月之前,他一直“还挺得过去”。经常和笹井芳树合作的CDB干细胞生物学家六车惠子(Keiko Muguruma)说:“在科学上,他觉得自己可以从名誉伤害中恢复过来,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他没有控制权的事情,比如解散CDB和经费削减等可能影响其他青年科研人员的情况,他深感内疚和自责。”据笹井芳树的家庭律师说,岸辉雄委员会的报告和媒体的攻击是导致其自杀的原因。而岸辉雄等人回应说,很难说明笹井芳树结束生命的原因。


去年8月,CDB开始根据岸辉雄的报告进行改革。RIKEN宣布了一项计划,表示将引入新的学术欺骗预防措施,同时加强监管。数月后,竹市雅俊离任,另一名科学家接任发育生物学中心临时主任。随后,CDB目睹了其下属40个实验室中的9个被转至其他RIKEN中心名下,另外11个实验室被合并或关闭。该中心的日文名字也被改为“多细胞系统形成研究中心”,尽管英文名称未变。12月,在宣布未能重现此前的实验之后,小保方晴子宣布辞职。


评估影响


目前,CDB的改革仍在进行。今年4月1日,滨田浩接管该中心主任之后,该中心经费预算被削减了40%。研究人员不得不努力寻找赞助弥补经费短缺。


对于很多日本科学家和新闻记者来说,这是对事件的恰当回应。他们认为,干细胞的研究成果过于轰动,当研究成果被证明错误后,应该采取行动下猛药。


但是许多日本和国外科学家认为,对于此次事件的反应有些过激,并认为去年的事件表明,对危机事件的回应如何会产生其自身的问题。一些科学家担心,对于此次事件的猛烈回应会损害现在或原来的CDB科学家的研究,甚至破坏日本未来长期对创新科学的支持。


在过去两个月的采访中,岸辉雄传递出对CDB较为温和的观点。“什么都没有真正发生改变。”他说。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滨田浩和其他CDB研究人员担心,这个名誉受损的机构是否可以吸引到新的学术领头人和博士后研究人员。而且,STAP事件的影响仍在继续扩散。自去年8月起,日本文部省、厚生省和其他政府机构均宣布了预防和处理学术不端的政策。


对此,癌症遗传学家、现在东京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担任科学政策顾问的伊藤裕子(Yuko Ito)表示,STAP事件可以对科学研究产生微妙但普遍的影响。在历史上,日本青年科研人员可以选择与导师不同的研究方向做实验,并开拓出富有成效的科研路径。但是对欺骗行为的担心可能会产生更加严格的内部审核,包括核查实验室笔记。


“他们可能会害怕选择不同的实验方向,这将会影响他们的创新能力,减弱他们做科研的动力。”Ito说,“这将是对未来产生的最大影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说,CDB的诞生是为了鼓励青年科学家的科研动力,现在却可能熄灭他们的创新欲望。


相关阅读:

Cell子刊:昆明动物所揭示多能干细胞维持遗传物质稳定性的调控机制

Nature:美用多能干细胞培育出胃组织

中国科学家利用人尿液诱导多能干细胞获得再生牙齿

PNAS:利用人诱导性多能干细胞制造出寿命长的血管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