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老虎苍蝇”频现形 2015医疗反腐如何发力?

近日最高检点名通报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受贿案,经查其收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腐败程度触目惊心。采购药品器械要收回扣,建楼要捞一笔,看病要收红包,一段时期以来,各种“潜规则”在医院内部大行其道,备受诟病。近几年来,我国深化医改取得明显进展,随着基本医保制度的全民覆盖、基本药物制度的初步建立等,群众看病贵看病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同时卫生领域也一直矢志不渝地打击、治理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规范医疗行为。那么,2015年医疗反腐将如何继续发力?


医疗反腐“老虎苍蝇”频“现形”


最高检点名通报王天朝受贿案:收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最高检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今年第一季度全国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工作情况。据介绍,今年以来,检察机关查办了一批重大典型案件,如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受贿案。


最高检反贪污贿赂总局局长徐进辉表示,经查,2005年至2014年,王天朝利用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医疗设备采购、医生岗位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现金3500万元以及价值8000余万元的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


湖南浏阳多名基层院长接受调查涉嫌医疗器械采购腐败


4月13日下午,浏阳市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去向牌上,所长廖登峰上午和下午的去向,均写着“外出”。廖登峰是一周前被检察机关带走的。在此之前,当地1名医疗器械供应商和3名卫生院负责人已被检方控制。据了解,案情与医疗器械采购有关。


医疗器械采购,被认为是医疗系统腐败滋生的温床,在硬件设施大规模更新换代的现在,过去鲜有人问津的乡镇卫生院开始成为医疗器械业务员的“唐僧肉”。


安徽16家公立医院院长落马有的医院“塌方式”腐败


医院采购药品器械要收回扣,医院建楼也要捞一笔,各种“潜规则”在医院内部大行其道。2014年,安徽省检察机关反贪部门共立案侦查医疗卫生领域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08件123人,其中院长16人、副院长6人,个别地市甚至出现绝大部分二甲以上公立医院都有相关人员被查处的“塌方式”腐败。


2014年全国24名医院院长被公开调查6成涉受贿吃回扣


2014年以来,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全国已有24名医院院长被纪委调查或已进入司法程序。统计发现,在被调查的这24名院长中,有六成以上涉及受贿或吃回扣。而在医疗和管理环节中,药品采购、设备采购以及工程项目环节中,成为了腐败的“滋生地”。《法制晚报》记者统计发现,在被调查的这24名院长中,有六成以上涉及受贿或吃回扣。而在医疗和管理环节中,药品采购、设备采购以及工程项目环节中,成为了腐败的“滋生地”。


福建漳州73家医院“集体沦陷”腐败推高多少药价?


福建漳州,近日因一起重大医疗腐败案,而进入全国公众的视线。据福建省漳州市纪委调查,从今年年初至今,纪委近半年内共发现该市直区县73家医院均涉嫌医疗腐败,“无一幸免”。截至发稿,该市九成医生涉案,57名医药代表被抓获。目前退赃金额已达2049万元,平均每人贪腐金额约1.8万元。


医院“集体沦陷”令人震惊,而更令老百姓关切的是:漳州一些药品的虚高售价里,成本只占二成,“公关费”却能占去一半。


几乎无人否认的是,在“看病贵”痼疾中,医疗腐败“贡献”颇多。为何国家屡出重拳,一些药价依然“水分十足”?其中,医疗腐败究竟能推高几成药价?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医疗腐败存五大高发区系“看病难、看病贵”罪魁祸首之一


医疗领域腐败主要集中在五大高发区


安徽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陶芳德告诉记者,涉案人员主要是医院领导和部门主管,这类犯罪单靠个人很难完成,往往查处一案牵出数案,查获一人牵出数人甚至数十人,形成窝案串案。据介绍,医疗卫生领域腐败案件主要集中在五大领域:初核医保药品花钱通关、医药采购供应收取回扣、约定技术参数串通招投标、基建环节利用审核权索贿、借审批医疗执业资质敛财。


腐败成本由相对弱势的病患埋单


医院院长贪腐,其腐败成本无疑只能向无辜的病患转嫁,人们抱怨看病贵、过度医疗,原因大都缘于此。因不合理的药价加成而形成的药价虚高,难经专业拷问的过度医疗,其中折射出的腐败成本,作为相对弱势的病患,除了任由盘剥并为之埋单,又能如何?安徽一些百姓抱怨“医生给你开的药够吃半年,动不动就让你做个CT,没个一两千出不了医院的门”,绝非虚言。


如何从根上破除?2015医疗反腐仍将发力


医院塌方式腐败,怎么治?


面对这种医疗专家们卷入的大面积腐败,有人说,应重新审思医疗卫生体制中异化的“院长负责制”,它理应以管办分开规避行政主导式的产生模式,并让职代会的积极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杜绝院长、科室主任们大权独揽。这些很有道理,与此同时,也不能忽略一个问题:在成熟社会中,作为医疗领域的专家或精英本该通过合法途径,依靠医疗技术获得与能力匹配的收入。


但事实上,国内医疗专家被长年牢牢禁锢在体制内,待遇原地踏步,医技养医的路遥远又不现实,通过合法途径赚钱逼仄难行,障碍重重。一个鼓励专家开私人门诊的政策发酵数年之长,而真正走出来开自己门诊的专家寥寥无几。是专家们脑子出了问题,还是政策本身有硬伤?这值得思考。


卫计委:将巡查41大医院分3年完成患者可参与巡查


国家卫计委近日下发《大型医院巡查工作方案(2015-2017年度)的通知》,在今后三年内巡查41家医院,将反腐倡廉作为巡查工作重点,并通过设立举报箱等方式,让患者参与到巡查行动中,真实反映患者诉求,切实解决公立医院存在的诸多问题。


国家卫计委近日印发2015至2017年度大型医院巡查工作方案,将医院反腐倡廉建设列为巡查重点,要求各医院建立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加强行业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的制度建设和监督落实。


“药改”剑指以药补医、药品虚高、购销腐败痼疾


作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关键环节,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关系着药品价格、流通秩序和行业发展。如何让这一关键环节更完善透明?“药改”要解决哪些问题?


摘除医疗领域腐败毒瘤


十八大以来,随着中央反腐力度不断加大,各地也重拳整治医疗卫生领域违纪违法问题,窝案、串案连续被查办,医疗改革道路上的障碍逐渐被清除,改革的红利正惠及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


相关阅读:

从李斌讲话看2015医疗反腐

医疗反腐:瞄准四期临床和统方

全球化医疗反腐行动貌似刚刚启程

深圳医疗反腐风暴 八人被提起公诉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