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何大一:基因疗法根治艾滋病还在“科幻小说”的阶段

华裔美籍科学家何大一是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发明者,他成功降低人类艾滋病死亡率,被誉为“鸡尾酒疗法之父”。何大一日前受访时断言,即使是下一代的科学家,都无法彻底治愈艾滋病。虽然鸡尾酒疗法已经能够让艾滋病患者有普通人的生命长度,但其体内的艾滋病毒却无法“治愈”,即使是最新潮的“基因疗法”也仍然停留在“科幻小说”阶段。


何大一与他的实验室如今转战用“预防”对抗艾滋病,针对艾滋病感染高危人群,研究有效期3个月的长效抗艾滋药。


早在1990年代,何大一率先提出“鸡尾酒疗法”,使当时等同于判死刑的艾滋病成为一种可长期控制治疗的慢性病。近20年过去,如今全球还有36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每年新感染者增长率仍高达6%。面对记者“艾滋病何时能被彻底治愈”的问题,何大一稍显无奈地说:“我已经研究艾滋病30年,但是我这一代科学家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下一代都不能。”


所谓“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其实就是结合3种或以上的艾滋病药一起使用,抗衡艾滋病毒对单种药物的抗药性,当时据报这种疗法使多国艾滋病死亡率下降20%。何大一称,随着近年治疗艾滋病药物不断更新,医生配“鸡尾酒”的选择增多,大部分艾滋病患者可以终生服药,享有跟普通人一样的生命长度。话到此处,何大一却摇摇头:“但就是不能根治。”


难根治原因:未能“瞄准”感染细胞


从科研的角度,为何做不到彻底治愈艾滋病呢?何大一称,关键是还做不到对感染细胞的“瞄准”:艾滋病毒可以跑到人体细胞上,把自己的DNA加到人体细胞的DNA上,只有被感染细胞死掉才能摆脱病毒。然而当药物把被病毒感染的细胞数目减少之后,即使100万细胞里只剩下一个有病毒,如何将这个细胞找出来弄死,而不把其他好的细胞弄死,还需要基础科学方面的突破才能做到。


基因疗法仍在“科幻小说”阶段


然而,去年3月开始,医学界就不断传出有望彻底治愈艾滋病的传闻,而且都围绕“基因疗法”。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编辑修改人体内与艾滋病有关的细胞,让艾滋病毒DNA无法在人体内“着陆”,或者使细胞自行识别和攻击艾滋病毒。


然而,何大一却指出基因疗法治疗艾滋病,对人类来说还在“科幻小说”的阶段,“以基因疗法对抗艾滋在细胞实验中容易做到,要到病人的身体上还不可能普遍实现,跟艾滋疫苗一样,需要长久的研究工作”。


梁智鸿:减低感染 全民有责


香港医管局前主席、艾滋病基金会主席梁智鸿认为,在社会尚未出现一种能预防艾滋病的疫苗或一种能彻底治愈这种病的药之前,艾滋病就不纯粹是一个医疗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如果我们宣传、预防做得好,感染数字不就低吗?所以降低感染艾滋病数字,不止是医生、科研的责任,而是整个社会的责任”。


相关阅读:

利用CRISPR/Cas9技术对抗艾滋病

艾滋病权威发表争议性文章:HIV研究不能误入歧途

北京:艾滋病快速检测年内将全面覆盖社区医院

艾滋病专家何大一:倾尽余生,为信念而战

干货:那些治疗艾滋病的药物以及在研管线

Nature子刊重大成果:用CRISPR技术根除艾滋病毒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