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网友热评:如何看待中国科学家基因编辑人类胚胎引起的争议?

最近科学界一直传言有人正在进行基因编辑人类胚胎研究。而近日我国中山大学基因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教授黄军就及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周灿权教授,在Protein&Cell发表了他们的课题组利用CRISPR/Cas9系统对人类胚胎基因组改造的研究结果,证实了这个传言,并由此引发了新一轮的伦理学争论。


有许多网友匿名评论如下,得到了不少网友的支持。


某方面算是相关方,所以匿了。不是作者,只是同领域。这篇文章的意义我就不再多说了,毕竟是人类第一次对胚胎基因组进行基因编辑,算是对自身的第一次定向定点改造,技术上虽然没什么突破,但是这件事本身就是里程碑式的。

1_看图王.jpg

首先,想说下我对这项有争议研究的观点:就这篇文章来说,它的工作没有犯什么错误;但就整个科学发展的角度来说,谨慎一些也是正确的。

为什么我说这篇文章没有做错什么呢?主要是基于以下4点理由:


1. 他们使用的不是正常的胚胎


这篇文章的研究组进行基因编辑时使用的是三原核的胚胎,是不能正常发育为人类的“问题胚胎”,平时生殖医院中这些胚胎是不能回植入子宫,而是直接废弃的,而且他们也获得了监管机构的伦理授权,所以在伦理这一点上,不存在大的问题。当然,如果你一定要遵照天主教的道德观,说改动人类胚胎基因组是渎神的,那我也没办法。不过事实上大家知道,从植物到动物,我们改造神的作物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自然界事实上也有着各种机制来天然改动基因组,我们使用的基因编辑工具CRISPR本身也是来自自然界的细菌,所以个人觉得这些道德观实在是自己遵守即可,不用强加于人。


2. 该研究组并没有在胚胎内进行过分的改动


这篇文章改动的是地中海贫血的缺陷基因位点,而地中海贫血是最常见的单基因突变造成的疾病。他们所做的事只是把有地中海贫血缺陷的三原核问题胚胎中导致地中海贫血的基因突变使用基因编辑技术修复而已。算是为以后治疗某些遗传疾病做的尝试,没有说改动某些寿命或者智力相关的基因这么敏感。


3. 该研究组的结论是谨慎和偏负面的,且对科研有一定贡献


研究组根据实验结果,以很谨慎的观点认为基因编辑技术仍有较多问题,技术尚不成熟并不支持立刻将该技术用于人类胚胎的实际改造。他们只是证明了CRISPR系统在人类胚胎中同样有效(基本是不言自明的,但总要有人去证明),且发现了人类胚胎中使用CRISPR系统的某些特征和问题,而这些问题可以帮助技术的发展和改进。所以他们是谨慎且有贡献的。


4. 任何领域的突破都需要一步步积累而成,有些步骤会很有争议,但在科研和技术的发展上不应因噎废食,所以总要有人去走出这一步,去看看有什么问题。


这一点比较复杂,所以会介绍一些背景知识。因为对人类胚胎DNA的编辑,在2012年CRISPR技术诞生之后,技术上就已经没有什么门槛了。这次对于人类胚胎的编辑就是基于CRISPR基因编辑技术进行的。


我想在这简要介绍下CRISPR这个从2012年开始就被称为“神器”的基因编辑工具。事实上,生命科学领域这五年来发展最快的要数两个领域,一个是因为高通量测序技术发展导致的生物信息学领域飞速发展(精准医学的基础),另一个就要数因为CRISPR技术发明导致的基因编辑领域突破。以前,我们是没有办法在细胞内简单的进行特定位置的基因编辑的,病毒会导致随机的插入并破坏基因组,而重组工具的效率太低,且一定要有干细胞系才能进行。而有了CRISPR后,我们几乎可以在基因组的任意位置(有NGG序列即可)进行切割,切割后的重组效率会成千上万倍的提升。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很轻易的对细胞基因组进行精确定点的改动,这对于生命科学的发展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我们可以更简单准确的研究每个基因的功能,基因编辑动物(如猪或者牛)的制作难度和成本下降了上万倍(所以猪的器官的异种驯化变得可能,就是以后可能直接把猪的器官移植给人类)等等。


然后,就是我们现在说的,CRISPR技术使得直接精确编辑人类的胚胎,也变得可能了,而技术上可能做到的,有着潜在巨大利益的事,就一定会有人去做。人对自身的掌控又进了一步,这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中必经且重要的一步。所以我们要做的不应该是一味谴责对人类胚胎的基因改造,然后封杀它,并阻碍技术的进步,直到某一天发现朝鲜或者哪个私人组织已经私下通过这个技术得到了很多可怕的成果。对技术总是堵不如疏,更何况胚胎基因编辑技术远比克隆技术有潜力,又不像克隆技术那么违反人伦,实在没有必要封杀。


那么,为什么说谨慎一些也是对的呢?主要有两个理由:


1. 最简单的理由就是技术还不够成熟。


CRISPR在细胞内会有极少数的误切割,这会带来潜在的风险,可能造成新的基因突变。但这个问题是迟早会解决的,因为现在基因编辑技术发展的非常快,风险在5-10年内就可能降到可以忽略不计或者可以接受的地步。


2. 最重要的理由在于:这项技术的潜力实在太大了,大到我们人类社会在伦理和规则上都还没有做好准备,所以对于技术的放开要格外小心。


对人类的改造一直是人类的梦想,人人都想更长寿、更强壮、更聪明、更健康,不同的人可能还有不同的梦想,比如说可以飞翔,比如能快速再生。后面的改造暂且不说,但前面的几点,在生命科学快速发展的现在,是越来越接近现实了。对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就可能实现这些梦想。比如说,我们不是修改地中海贫血的缺陷,而是改动某个寿命相关的基因(如mTOR pathway的某些基因),你的后代的寿命就可能延长(甚至未来使用AAV加CRISPR的方法,也可以改动成人的基因),这类技术虽然因为对于基因系统的理解还不够充分所以不能马上应用,但其真正实现也并不是多么遥远的事。


正如很多科幻小说中所设想的,技术的变化会导致社会的变化。人不再是生来平等的了,富人拥有更好的基因,甚至人与人变成不同的物种,这些并不再只是幻想,而是需要正视并提前准备的现实。我们现在并没有做好这些准备,所以对于人类胚胎的基因编辑,慎重些也没有错,我们可以在技术和伦理法规更为成熟后,再去将之应用到现实中。


正因为有这些潜在的问题,这篇文章确实也是经受了相当的曲折,《自然》和《科学》都拒绝发表这篇文章,直到最后国内的《蛋白质和细胞》愿意接受这篇文章,科研领域内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影响因子下降了很多,而且得反复修改文章,肯定非常不容易。但这些科研人员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们也为科学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人性可能造成的问题去谴责他们,这对他们而言是不公平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