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留美女博士精神分裂被遣返: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

来自大西北的女孩儿,当地最有名的学霸,从初中起一路被保送,在北京最好的一所学府读到博士后,去美国一所著名大学又拿了个博士后,昨天,双博士后的她终于回国了。


不过,这次不是衣锦还乡,而是被两个高壮的美国警察押解遣返了回来,没有行李,只有一盒治疗精神分裂的药。“我是双料博士后”4月23日下午3点,北京边检遣返审查所民警老单和同事照例去登机口接收遣返,被遣返人是一名中国籍的30多岁女子。


平常,老单他们也遇到过被境外移民机关双人同机押解回来的,但大都是一些涉及暴力犯罪需要控制的人,而一个30多岁的普通女子,也值得让两个壮汉押解?老单很不解。


在见到这位“姑娘”的时候,老单他们更震惊了:一身包裹到脚踝的黑色羽绒服,每一粒扣子都紧紧地扣好,头发稀稀拉拉只剩下稀疏的几缕,其间还有很多白发,脸蜡黄蜡黄,布满了皱纹,完全是一个老太太模样!


美国警察交接完人之后,将一盒药片还有一张服药说明递给了老单,指了指脑袋,又指了指小兰(化名)。


老单他们带着小兰回到遣返所,发现小兰没有任何随身行李,甚至连一部手机都没有。没耽误时间,老单接着就开始按流程对小兰进行询问。“你是哪儿的人啊?”老单问,而小兰的回答与系统记录吻合,西北某省的一个省会城市。


“你在美国做什么工作?为什么被遣返?”老单接着问,而小兰的回答马上就把老单震了,“我是北京XX大学和美国BF大学的双博士后,我没钱没地儿住就被警察遣返回来了。”


一盒治疗精神分裂的药说实话,小兰很配合民警的询问,没有东拉西扯也没有躲躲藏藏,但是她从来到询问室就一动不动,水也不喝,东西也不吃,最关键的是,目光发直,语气带着一种近乎执拗的肯定。


这些不一样的举动,让老单和同事们很快就联想到了美国警察转交的那盒已经吃了两片的药,老单问:这盒药是治什么的?小兰轻描淡写地说:我妈有高血压,这是给我妈吃的。老单追问:你妈妈在哪儿?药为什么在警察那儿。小兰没回答,只说了句:我反正没吃。


老单他们根据药的名称去查了下,搜索结果显示是:治疗精神分裂。


“除了学习,我什么都不会”因为这盒药的原因,民警对小兰的询问更为谨慎,一方面需要核实小兰的述说是否属实,另一方面他们要稳住小兰的情绪,以免她回想起某些事件再次受到刺激。


小兰接下来的语速很快,期间夹杂着中文和英文,言语间一直在显示对自己学历的自信,但她自己也说:除了学习,我什么都不会。


老单赶紧把民警小菲叫了过来,说:你是北大的,你们名校学生之间惺惺相惜,你用英语和她聊聊,探探虚实。小菲撇了撇嘴,但还是去了,她对小兰之前的陈述表示高度怀疑。


为了方便阅读,干脆把小兰的零零散散的话整理成一个故事吧:


小兰的家在祖国西北的一个省会城市,是家里的独生女,家庭环境一般,而她出生那年正赶上国家恢复高考,是1977年。小兰自幼聪明好学,父母也以小兰优异的学习成绩为傲,竭尽全力给她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从不让她干任何家务活,小兰的任务也只有一个,学习。


她没有让父母失望,从初中起就被一路保送,到北京念上了一所全国最好的学校,本科、研究生、博士,然后就博士后了。在国内已经读到头的小兰,又被推荐到了美国BF大学,申请到了一个类似于我国希望工程的奖学金,这样继续读着,一不小心又博士后了。


小兰的专业是地质科学,跟着导师在美国黄石国家公园摸爬滚打搞研究,成绩突出,又被推荐到了企业。在企业里,她不擅与人打交道的劣势被彻底放大了。


第一个企业,因为看不惯企业里有作假的行为,快人快语的她得罪人被辞退了,第二个企业,同事聚会时,主管有意考察几个外籍新人的社交能力,在餐会中给了他们每人一大份肉,让他们吃完。其他几个新人要么与主管沟通,要么请到人一起分享,唯独小兰干脆地把盘子一推,“我吃不下!”很快,小兰就被礼貌地请出了公司。


她当时正在申请居留类签证,一直在排期,可她旧的签证已经过期,又没有就职的单位可以继续为她申请签证延期,随时面临着被遣返,而没了经济来源的她也没钱再继续租住公寓了。


困境之下,小兰不得不开始流浪,图书馆、走廊、公园甚至厕所和桥洞都可以成为她栖身的场所,运气好的话,也能混到住一晚上《当幸福来敲门》里威尔斯密斯和儿子住的那种慈善机构提供的屋子,但前提是能排得上队。


不知道小兰在那段时间都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磨难和痛苦,才能把仅仅38岁的她折磨成一个老太模样,我们没敢问,小兰也没有说。但后来有一天,无家可归的小兰终于被警察发现了。


蹲了几个月的监狱,然后被送上回国的班机,随身只带着一份治疗精神分裂的药物。小兰终于笑了听完小兰“一会儿思路清晰,一会儿迷惘”断断续续的故事,小菲哭了。因为她家里也有一个正呀呀学语的闺女,然后负责笔录的大哥也抹了抹眼睛,轻轻地说了一句:这是谁家姑娘啊……然后转身出了询问室,给自己家里的闺女去了个电话。


但小兰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不怒不悲,眼睛直直地看着民警或者地板。完成询问工作,核实了小兰的身份,整理好了各种材料,按程序,小兰已经可以以一名中国公民的身份正常办理入境手续,然后回家了。


但老单没有让她走,他说难道我们又放一分钱都没有的小兰在北京流浪吗?其他同事们也没说啥,他们干这种份外的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回有一个80年代偷渡出去,打了30年黑工,钱却全被老乡设赌局骗去的厨师,被遣返回来的时候连家在哪个省都记不起来了,最后也是老单他们帮着各种联系,民警们凑钱买火车票把他送回老家的。


老单让小菲和另外一个同事去负责照看小兰,自己去通过系统查询小兰的父母的联系方式,但找到的电话死活打不通。老单没死心,又根据小兰的家庭住址找到了当地的片警老谢,请他帮忙找人,老谢没有推辞,说他知道小兰这姑娘,是他们当地最有名的学霸,一路保送北京XX大学,到美国念书这些事儿当地人都知道,当时特轰动,他现在还在拿小兰当楷模教育孩子呢!

  老谢直接去了小兰他们家找人,结果没人开门,问邻居,结果邻居说了一件令老谢格外震惊的事儿:小兰父母两年前就和小兰失去了联系,都以为这个闺女已经死了!


后来通过邻居,老谢找到了小兰的父母,而小兰妈听到小兰还活着,嗓子里刚冒出一个字儿就晕了过去。老谢也没耽误,帮着小兰父母买了一张最快的到北京的机票,把他们送到机场就深藏功与名,回家了。估计老谢也是万分感概,给自己孩子树立了多年的榜样,现在居然……


对此一无所知的小兰还是静静地坐在询问室里,此时已经快下午7点,下飞机已经4个小时。


小菲劝她喝水吃东西,小兰一直不为所动,小菲又劝她睡会儿觉,她嘴上说着不,但是很快就坐着睡着了。老单回来了,摇醒了小兰,告诉她。你爸爸妈妈从老家过来接你了,晚上9点到。一直面无表情的小兰终于笑了。一家人的团聚晚上8点50,航班出人意料地提前了,老单和小菲带着小兰在T3C等候。先找到人的是小兰爸,父女一言不发抱头痛哭,父亲不断抚摸女儿严重脱发的头,而找了一圈的小兰妈得到消息过来后,小兰立刻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小兰爸抱着手站在一边扭头不敢看。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