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中国科学家首次成功修改人类胚胎DNA 引发西方学界争议

中国科学家团队首次成功修改人类胚胎的DNA,这在国内获得不少科学家的支持,但却在西方引起争议。


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生物学副教授黄军就和他的同事,利用最新科技“切开”一个基因,该基因主要与地中海贫血症有关。在中国南方,地中海贫血症是儿童中最常见、但有时可能致命的血液异常。


但这一研究在科学界引发了一些批评。有关首次修改人类胚胎基因的研究的论文最初是投给《自然》与《科学》期刊的,但由于道德问题,论文被期刊拒绝。论文的作者们在另一本期刊《蛋白质与细胞》中发文表示,他们明白围绕有关研究的道德争议。


他们表示,研究使用的是医院丢弃的有问题的胚胎,也就是接受了数个精子的卵子,而这些胚胎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都已经被广泛使用了数十年,因为它们不会成功孕育出婴儿。


英国生物学家Edward Lanphier向《自然》杂志表达了他的批评。他说,我们要暂停这一研究,并确保我们就前进的方向进行广泛的讨论。

目前黄军就未能被联系上就事件置评,但他的研究在国内赢得了不少生物学家的支持。


清华大学生物学教授陈国强表示,有关批评所提出的要求过于武断。陈国强说,要满足批评者的要求,有关人类胚胎的研究就完全不用做了。

他说:“这一领域研究的突破最终会惠及我们所有人。修改人类DNA是一把钥匙,可以找到许多疾病的治疗方法、帮助人们保持健康、保持年轻、延长寿命。这些在未来都是可能的,也会让很多家庭脱离痛苦和折磨。”


上海复旦大学生物学家赵世民说,黄军就的团队“完全没有道德问题”。赵世民说,他们只是在用无活性的胚胎进行实验,有关研究距离临床或商业应用还很远很远。他说:“编辑人类DNA是不可避免的。有关技术已经被应用在植物、动物上,下一步会是人类。”


但赵世民警告称,就像其他技术一样,编辑基因有其限制和风险。他说:“改变基因序列可能会导致意外问题,这种问题可能会从一代传到下一代,引发其他缺陷或疾病。”“虽然这类研究应该被允许,它们必须被严格控制在实验室内。大量地、不受控制地编辑DNA会导致人类灭绝。”


黄军就的发现似乎呼应了赵世民的关切。黄军就的团队用了86个废弃胚胎做实验,并发现,DNA编辑只在其中28个胚胎中成功,也就是成功率大约30%。


除此以外还有其他值得警惕的问题。新的基因编辑技术,名为CRISPR,经常找错目标基因,在之后的处理环节中,就会发现胚胎中有一些变异。


黄军就和他的团队在他们的论文中指出,要小心使用这种技术。


他们的论文指,实验结果说明,从基因编辑到基因疗法技术,中间有明显的障碍,在达成任何临床应用之前,仍有许多问题要研究清楚。


这并非亚洲区内针对人类胚胎的研究首次在西方引发争议。 10年前,韩国的科学家报告克隆人类胚胎时,也曾在国内受到大量好评,直到他们的研究被揭发是造假。


比起西方科学家,亚洲科学家在人类胚胎的研究和实验上享有更大的自由,因为相较而言,亚洲对这类研究有更大的公众接纳度和更少的宗教禁忌。


相关阅读:

Nature :CRISPR 对外来DNA的识别

中国留学生研究全球争议,或为DNA首次被修改到可改变"种系"

DNA片段回收与纯化

DNA分子的限制性内切酶消化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