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默沙东免疫治疗新药Keytruda治疗皮肤癌和肺癌效果出众

默沙东(Merck,美国默克——译注)增强免疫力的抗癌药物Keytruda在治疗致命皮肤癌晚期黑色素瘤过程中效果优于标准疗法,这种药物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时也表现出可喜的成果。


基于这些数据,默沙东表示它已经向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提出申请,将Keytruda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此外,该公司很快还会提出申请,把Keytruda作为治疗黑色素瘤的首选药物。此前,默沙东已经就Keytruda治疗皮肤癌的效果发布了一篇新闻稿。


完整的研究数据被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研究人员还在费城举行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年会上展示了这些成果,这进一步拓展了Keytruda的前景——去年,在跟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旗下药物的激烈竞争中,Keytruda后来居上,成为同类药物中第一种获批上市的产品。此前,百时美施贵宝的另一种免疫治疗药物Yervoy在2011年获批,Keytruda与其同属于免疫刺激疗法,它们正在改变科学家对于如何治疗癌症的想法。


“我认为,我们正在见证癌症治疗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默沙东研发部门负责人罗杰•珀尔马特(Roger Perlmutter)说,“毫无疑问,这是我有生之年最重要的进步,或许算得上放射疗法诞生以来最重要的进步。”


在治疗黑色素瘤的临床试验中,834名患者被分配每两周或每三周接受Keytruda治疗,或者是接受Yervoy治疗。在每两周接受Keytruda治疗的患者中,47.3%的人没有出现癌症恶化的现象;在每三周接受Keytruda治疗的患者中,这个比例是46.4%。而对接受Yervoy治疗的人来说,这个比例只有26.5%。这相当于,疾病恶化的风险被降低了42%。


“现在,这有望改变黑色素瘤的治疗局面。”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的新闻发布会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苏珊•托帕利安(Suzanne L. Topalian)说道。


“一次又一次,新的免疫疗法为我们的患者带来有意义的成果,并且是以一种跟传统疗法完全不同和更加持久的方式。”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艾布拉姆森癌症中心(Abramson Cancer Center)副主任罗伯特•冯德海德(Robert Vonderheide)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四年前获批的突破性药物现在看来已经被超越,而且新药的毒性更小。”


不过,珀尔马特爽快地承认,到目前为止,默沙东的药物跟百时美施贵宝的竞品Opdivo相比,“共同点多过不同点”。据估计,接受Keytruda治疗的患者在12个月内的生存率是74%;而一项拿Opdivo跟化疗疗法进行对比的试验研究显示,Opdivo的这个数字是73%。


这种竞争同样存在于对肺癌的治疗中,上周五,百时美施贵宝宣布,一项研究表明Opdivo能够降低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死亡率——该公司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先前的一项研究已经显示Opdivo对治疗鳞状非小细胞肺癌具有积极疗效,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也已经在今年3月份批准该药物用于治疗这种癌症。


默沙东正在押注,Keytruda能够在不进行对照组试验的情况下就获批治疗肺癌,其方法是证明自己可以挑选出那些最有可能从Keytruda受益的患者。Opdivo和Keytruda的工作原理都是阻断一种名为“细胞程序性死亡受体”(PD-1)的蛋白质,它会阻止免疫系统摧毁细胞,其中也包括癌细胞。在那些癌细胞被PDL1受体(即PD-1的配体)包裹的患者身上,PD-1药物的效果似乎更好一些。


默沙东的Keytruda已经被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授予“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这旨在加快这样一种疗法的审批过程,即配合由安捷伦(Agilent)研发的PDL1诊断试剂在患者身上使用Keytruda——珀尔马特表示,他不认为这会因为百时美施贵宝的研究成果而被撤销。


“我们的突破性治疗药物资格是基于我们具备的能力,即使用PDL1生物标记物以及小心运用测试集和平衡集,来确定特别容易对药物起反应的患者群体。”珀尔马特说,“那跟考察所有参与者的总体生存率研究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治疗肺癌的临床试验招募了495名患者,他们被分配接受三种不同剂量Keytruda的治疗。在药物作用下,PDL1配体会让肿瘤癌细胞变成棕褐色。对于超过50%细胞拥有PDL1配体的患者,45%的人出现了肿瘤缩小或保持稳定的情况。与之相比,对于不足50%细胞拥有PDL1配体的患者,有16.5%的人出现上述效果;而对于那些可检测PDL1配体寥寥无几的患者,这个比例就只有10.7%。


跟PDL1低表达患者相比,PDL1高表达患者的生存时间要长出4个月,而且他们的癌症也不容易恶化。接受其他疗法的患者,他们的生存期中值是8.8个月。这个数字还没有赶上拥有大量PDL1表达患者的生存期,后者至少要长出5个月。


默沙东黑色素瘤研究的领导者安东尼•里巴斯(Antoni Ribas)是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医生,他表示,下一个大问题是如何让PD-1受体阻滞剂在世界其他地方获得批准,那些地方监管机构的行动速度没有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这样迅速。


相关阅读:

默沙东全球扩张:Keytruda在韩国获批准

默沙东4亿3千万美元加盟Arvinas抢占蛋白药物开发新制高点

运筹帷幄,默沙东发力仿制药研发市场

默沙东$3.75亿收购OncoEthix进一步扩充肿瘤学资产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