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19世纪十种骇人听闻的疗法

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总是让人联想起一些美好的画面: 大片的庄园,精心打理的花园,奢华的晚宴,悠闲的夜晚,乐队现场演奏,人们谈笑风生,窈窕淑女们打着小洋伞漫步在公园里。


但这个时代还有另外一面--黑暗的一面--即便现代人听来都会觉得毛骨悚然。那个时代,医生们烧水不是为了给你沏茶;麻醉会用在婴儿身上,地方药店里都可以买到麻醉药。那个时代,某个治疗方案也许会让你高潮,有些药本来是要救你的命,最后却要了你的命。以下便是十九世纪的一些常规医疗手段,看了不把你吓呆才怪!


如此手术


麻醉药发现之前,病人手术全程都是清醒的,能感觉到医生的每一个步骤!即使喝上一杯白兰地,也消除不了拔牙的疼痛,更不用说截肢、切除乳房或刮胸骨这样的手术了。麻醉药直到十九世纪中期才出现,在那之前医生们手术速度越快就越自豪,因为整个手术过程对于病人和医生来说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肺痨


肺痨(也就是肺结核)被认为是一种只有罪人才会有的病,就是那些为了追求愉悦而穿奇装异服、自慰、喝酒以及吸烟的人。治疗手段很多,其中有一种花钱较少(而且比较普遍)的做法,就是把多种气体混合打进直肠里。


止痛药


鸦片酊是由鸦片与酒精(以及高度上瘾性的麻醉药)混合而成,非常便宜,从地方药店就能轻易买到!鸦片酊经常用来缓解临终病人的疼痛,广泛用于各种大病小痛,比如霍乱、痛经、普通感冒、黄热病和痢疾等。


霍乱


整个十九世纪,成千上万的人因为这种细菌性疾病而死亡。一个原本健康的人,一旦患上霍乱,会感到剧烈的胃部绞痛,接着就是严重腹泻(大便呈米汤状)和呕吐。病人直到临死都是清醒的,严重脱水到血液变得跟胶水一样粘稠,面部和四肢则会凹陷发青。医生治疗霍乱病人时,会给他们放血,用松节油灌肠,让病人喝白兰地,还会把开水泼在病人的胃部!


哮吼


这种疾病会感染气管、喉头和肺部(导致犬吠样咳嗽),病发时间通常在夜间。6个月至3岁的孩童易受感染,症状通常几天就会消失(极端情况除外)。但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治疗哮吼的方法是给生病的小孩泡热水澡(这个还好),然后在他们的喉咙上放上水蛭!


歇斯底里症


歇斯底里症就是今天的月经前综合症,症状包括情绪不稳、下腹不适、多愁善感。十九世纪后半叶,医生治疗歇斯底里症病人的办法就是让病人高潮!这种高潮当时不叫高潮,叫震颤,因为维多利亚时代人们普遍认为既然女性不能经历性满足,她们是无法高潮的。歇斯底里症极端严重的竟然还要切除子宫!


婴儿焦躁症


为了安抚正在长牙或是焦躁不安的婴儿,人们会给他们喂鸦片与杜松子酒调制的饮品。吗啡也被广泛运用,据说吗啡可以使婴儿安静,但有时就直接让他们安息了。吗啡有时也会开给鹅口疮病儿,这是一种常见于婴儿与少儿的口腔真菌感染疾病。在维多利亚时代,医生给婴儿开上瘾性极强的麻醉药可真是毫不犹疑啊!


梅毒


梅毒之类的性传播疾病,会使用甘汞来治疗。甘汞是一种毒性矿物质(氯化汞),会导致病人发生严重的汞中毒,之后会损坏齿龈,毁坏肠道内膜。甘汞是作为一种通便药和泻药使用,刚开始是片剂,后来就直接作为注射用药了。砒霜也被用来缓解梅毒症状。


放血


维多利亚人对放血治疗法深信不疑,医生们相信放血能从根本上治疗很多疾病。霍乱之类的病症,放血疗法几乎不可能实施,因为病人的血液浓度太高,已经粘稠得跟柏油一样了,根本就放不出来。这个时代的放血治疗,大部分情况下不仅没用,反而给饱受病痛折磨的病人增添了更多痛苦。


临终治疗


死亡的过程本身就够煎熬的了,有些用在临终病人身上的治疗方法即使对于最健康的人来说都是酷刑。这些疗法包括:水煮、蒸汽、烫洗,用酸性酊或通过灌肠输入病人体内的有毒物质将病人的胃部、肠道内膜和口腔内膜完全毁坏。这些陈旧的疗法极少能有任何疗效,反而让病人提前进了坟墓!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