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政策法规

韩晓芳:如何下好北京医改这盘棋

基层服务能力上不去,患者蜂拥至大医院,看病难不断加剧……时至今日,中国的医改似乎进入了“死胡同”,无力破局又毫无头绪。公布仅7天的重庆医改因为患者反对立即被叫停,可见医改不仅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加与每个人密切相关。


在北京召开的“医改·医酬”专题研讨会暨《再造医酬》出版见面会上,在北京市医改办主任岗位履职六年的韩晓芳用“如履薄冰”四个字来形容她这些年的心路历程。在韩晓芳看来,医改这盘棋,每下一步,都是各方利益的激烈博弈。


价格和人事薪酬制度改革是医改绕不过去的“坎儿”


众所周知,最近几年,国家在医改上投入了大量财力和物力,尽管多数百姓对就医感受仍然不满,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医改仍然在不断向积极的方向去探索。韩晓芳认为,中国医改至少在两方面取得了重大历史性进步:第一是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中人口大国建立了全覆盖的医保体系,让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的人越来越少;第二在“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方针下,建立起普及全国城乡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有效提升了基本医疗服务的可及性。


然而,医改作为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一段时间以来,医患关系紧张,背后是复杂的体制和利益格局。韩晓芳认为,如何去平衡各方利益和诉求,建立科学合理并且可持续的发展机制,是个非常棘手的难题。


可以肯定的是,北京作为首都,各方利益更加复杂,韩晓芳用“如履薄冰”形容她这些年主抓北京医改的心情。目前供求矛盾非常突出,大医院人满为患,而基层却存在资源利用率不足的现象。一方面是患者面对大医院挂号难住院难和“三长一短”,难免焦虑烦躁;另一方面,医护工作者工作压力和执业风险很大,靠卖药开检查赚钱,也容易导致负面情绪飙升。这种战时状态下,医疗质量难以保证,任何一些言语上的不愉快都可能成为导火索引发医患纠纷。这样的就医格局,全世界绝无仅有,而在这背后是无序就医、补偿机制等问题,特别是价格和人事薪酬制度改革严重滞后。韩晓芳说:“改革走到今天,这两项改革已经成为影响医改全局的绕不过去的坎儿!”


薪酬制度改革首先要让医生成为社会人


多年来,无序的就医格局让北京的医疗机构不堪重负。如何披荆斩棘,在改革过程当中杀出一条血路,成为摆在韩晓芳面前一道重要课题。在韩晓芳看来,陈旧的人事制度将医疗人才固定在一个岗位上,这导致了医改如同铁板一块,难以撼动。


2014年,北京出台了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意见。其中特别提到,要让医务人员从单位走向社会,成为真正的社会人。“在医疗行业里,体制内薪酬很低,部分医生在体制外收入又很高,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秘密。”韩晓芳说:“人事薪酬制度改革的核心应该是解放医护人员,建立适应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用人机制和薪酬制度,让医生走出去,通过市场来发现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


医院要形成“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当我们回忆国企改革时能想到,当年很多国企人员收入不高,当民资进入后,把国企的人才像抽血一样大量抽走。当时有人曾担心,再这样下去,国企员工就会被抽空。但是现在看来,国企中的岗位仍旧让很多人趋之若鹜。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正是因为人才的市场价值得到体现,倒逼公立机构改革,让薪酬待遇符合客观经济规律,形成了统一的人才价值体系。


“我们未来的设想是,医院能形成‘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韩晓芳强调,医务人员作为医疗卫生行业最核心最重要的资源,应最大限度地调动、激活,充分发挥潜能。要让医务人员与医疗机构建立良好的雇佣关系或是伙伴关系。比如可以根据公立医院的定位设置不同的岗位,可以有全日制的工作,也可以有部分时间的工作岗位,以此设计一种责权利对应的薪酬体系。


如今,业内有专家依然提出了当年国企改革时同样的隐忧:医务人员流动起来,公立医院是否会被掏空。对此,韩晓芳认为,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公立医院终究是有吸引力的。“客观讲,现在很多公立医院医生都在外面看病挣钱,只是作为一种个人私下的灰色行为。今后要让医生正大光明地走出去,可以受雇于包括基层在内的不同的医疗机构,也可以依法举办私人诊所,阳光化、规范化地看病挣钱。只有大批优秀医生进入基层,提升基层服务能力,才能实现分级诊疗、有序就医,到那时,我们才能真正解决百姓看病难的问题。”韩晓芳说。


相关阅读:

顾昕:重庆医改是部“狗血剧”

卫计委回应医疗热点 重庆医改方向正确

看完这篇文章你就可以冒充美国医改专家了

中国医改应从“治疗”转向“大健康管理”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