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其他

中东呼吸综合征再次来袭

随着阿拉伯半岛从漫长的冬季逐渐过渡到春季,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2012年发现的致命性疾病——再次卷土而来。去年12月,该地区报告的患病人数为8人,今年1月达到33人,2月上升至68人,大多数感染者来自沙特阿拉伯。3月份又添了许多新病例:在2月份基础上又增加了30例感染者。

2_看图王.jpg

但对于MERS病毒可能在人际间形成失控性暴发(就像2003年其远房表亲非典那样)的担心却在下降。科学家现在已经知道,MERS已经存在了数十年,该疾病可能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具有致命性,不可能变成一种流行性疾病,德国波恩大学病毒学家Christian Drosten说:“从过去3年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我现在认为,它很难发展为一种全球性疾病。”


然而,这种病毒的许多特征仍不为人所知,比如人类感染该病的普遍性有多大?它的蔓延速度有多快?这些问题让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中心病毒学家Albert Osterhaus感到担心。“这是真正迫在眉睫的问题。”他说,“现在问题是,我们对待它的态度足够严肃吗?”


大多数科学家认为,单峰驼是这种病毒的主要宿主。它们感染后仅表现出极少症状,但是在以前的血液样本中发现的抗体表明,这种病毒至少在过去20年中就普遍存在于单峰驼中间。比较令人困惑的是,迄今为止已知的1000多名感染者均非在野外被感染,而是在医院被其他感染了MERS的患者感染。2014年春,医院感染导致该疾病感染人数激增。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采取基本疾病感染控制措施就可以结束这种疾病。然而,根据报告,许多在医院外感染的患者并未与单峰驼发生接触。


沙特卫生部前副部长Ziad Memish和Drosten共同负责的一项仍未发表的大规模研究揭示了谜团的一些线索。2012~2013年,研究人员在该国超过1万多份代表性血液样本中寻找抵抗MERS病毒的抗体——过往感染的一种明显信号。他们在15人体内发现了抗体,其中多数人都来自乡村地区。(研究人员在宰杀骆驼、处理驼肉的屠宰场工人的140个血样中,发现5人产生了抗体,是其他平均数据的23倍。)


Drosten坦言,推理数据表明,沙特阿拉伯有超过4万人近来感染了MERS,因此该病毒“有一定危险性”。很明显,绝大多数感染并未被发现。Drosten认为,这表明那些报告所说的并未与骆驼发生直接接触的患者可能是与其他发生野外接触性感染的患者产生过接触。数据还表明,该病毒的致命性远低于目前推测的40%。


其中的问题是,该病毒对人类的突袭是否会让其产生适应性,在人际间传播变得更强。若如此,就可能真正引发一场瘟疫。“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如果MERS病毒像现在这样传播,每次对人类产生极小的侵袭,它很快就会消失。”美国爱荷华大学MERS研究专家Stanley Perlman说,“但我们不能确定,它们不会发生突变。”


蒙大拿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病毒学家Vincent Munster认为,MERS病毒的基因特点让这种情况很难发生。和其他会非常快速地发生突变的核糖核酸(RNA)病毒不同,当MERS和其他冠状病毒的RNA被复制后,它们携带着可以纠正错误的酶。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MERS仍然是一种小病毒,Munster说。“但是如果时光回到两年前,我们对于埃博拉病毒也持有同样的看法。”他补充说。


MERS似乎已经在单峰驼之间产生了极好的适应性。在去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Munster和同事用从人体获得的MERS病毒感染了3匹雄性单峰驼。在人际间传播时,该病毒病原体会感染下呼吸道,使其很难在人际间传播。然而,在骆驼中,该病毒会感染其上呼吸道,且高度集中在鼻腔区域,因此,很容易感染人和其他骆驼。


此次人际间感染病例的季节性增长可能来自于中东地区的单峰驼育种环节。大多数骆驼在冬季出生;它们会和母骆驼共同生活1年,之后被分开,并与其他年幼骆驼结群生活。此时,该病毒会迅速在骆驼群内传播,此时该病毒一年一度在动物之间的暴发让人也处于感染风险之中。


专家表示,即便有疫苗也很难完全预防MERS病毒感染,因为对该病毒产生抗体的骆驼似乎仍然携带着该病毒。Osterhaus希望,疫苗可以降低骆驼体内分泌该病毒的数量,从而降低人类感染病毒的风险。


但是,目前疫苗市场仍存在不确定性。骆驼养殖户和贩卖者都对疫苗没有兴趣,因为该病毒似乎并未影响他们的骆驼,卡塔尔卫生部MERS研究专家Elmoubasher Farag表示:“坦白说,我知道我们国家的人不会接受骆驼疫苗。”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