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科普万象

《纽约客》|草甘膦:利弊之间的选择

禁用多年来广布全球的农药草甘膦能否降低癌症发生率呢?从最近的报告看,这一想法非常乐观。3月下旬,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布的报道中,将草甘膦(农达除草剂中的有效活性成分)划归为“可能的”癌症诱发因子。草甘膦是全球用量最大的除草剂。据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资料显示,2012年美国至少有283,500,000磅(128.6x106千克)草甘膦喷施在农田里。


农达除草剂于1974年由孟山都公司研发,虽然其专利权已过期,但这种除草剂经常和该公司研制的转基因作物如玉米、大豆配合使用。这些经过基因改造的作物自身具有抗除草剂的特性,农民喷施除草剂仅杀死杂草而不影响农作物生长。除草剂虽有多种用途,但因其与转基因作物的配合使用使它多年来备受食品家的谴责。即便如此,全球的农民、生物学家和家庭园艺者都在使用草甘膦。


IARC近期发布的关于草甘膦的报告应该不会改变目前草甘膦的使用现状。报告中,来自世界各地的17位科学家组成的小组称草甘膦可能是危险的。IARC对之前同行评审发布的研究数据进行了评估,这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数据服务,但没有进行自己的研究。IARC的首席研究员Aaron Blair提到:“‘可能的’是指有充分的数据证明存在极大的可能性,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就是致癌物。”Blair也担任国家癌症研究所的名誉科学家,数年来一直研究农药影响,他说:“这意味着应该对草甘膦有所担心”。


但该有多少担心呢?过去的40年里进行的大量研究并没有发现草甘膦和癌症有任何关联。草甘膦的使用已在全球范围内得到包括环境保护部门等管理机构的许可。而且,在IARC的评估报告中并不包括草案的分析,因为这些草案可能会更改。为此,他们并未引用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一项新的综合性研究的结论。该评估研究所审查了数百项毒理学方面的研究以及近千份的报告,提出:基于目前的研究数据,无论是草甘膦的致癌性和诱变性还是草甘膦物质对实验动物的生育、繁殖、胚及胚胎发育都是无毒害作用的。


即使缺乏科学数据,对GMO尖锐的批判仍然接踵而至,比如草甘膦可引发从癌症到自闭症等疾病的说法。IARC在《柳叶刀》发表的报告成为反对转基因的最新武器,而反转常常极富情绪化且无理。这项研究一发布,泰晤士报的专栏食品作家Mark Bittman即发表“人类不能再当小豚鼠”一文,称:孟山都必须证明除草剂是安全,否则除草剂应撤出市场。


可是怎样证明一种物质是安全的呢?不仅孟山都公司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能力去证明这一点,正如没有人能保证疫苗不会给儿童带来不适。任何事物风险与利益的评判都需要经过复杂的科学数据的评估,对此,我们也需要分析数据。数据是很明确的:经过近40年的使用,并没有发现草甘膦与人类癌症有某种关联。


但这不表明我们应该停止研究草甘膦是否存在潜在影响,包括对农作物、农民、人类和动物可能的短期和长期累积的影响,这当然也不意味着我们叫停草甘膦或者其他农化产品。许多农民滥用草甘膦,反而严重伤害了作物,也给生活环境带来严重影响。


为了理解这篇报道的真实意图,我们需要查看其内容。来自密歇根大学的Andrew Maynard制作了一个精彩的解释性的视频,他的理解是IARC的划分并没有说明草甘膦会引发癌症可能性是多大。它等同于说,一块石头能够砸死人,但没有指出这块石头从多高落下。该视频第一次是出现在一篇关于IARC报道的博文的结尾,这篇博文是备受信赖的Nathanael Johnson写给《谷物》(Grist)的。


潜在的和可能的致癌物的清单是极长的,包括烧烤、值夜班引发的睡眠紊乱、燃烧产物(burning fires)和许多我们日常的食品及用品。IARC的报道并没有指出,“可能的致癌物”就表示在使用草甘膦后就极有可能得癌症,也没有提出草甘膦应该从市场上撤回。农民使用草甘膦的原由也应该被提出来,风险和利益共存。与其它除草剂相比,草甘膦的毒性是比较低的,因而草甘膦取代了其它除草剂,而且使用草甘膦可以免耕从而降低土壤侵蚀。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的名誉教授、病理学专家Colin Berry称:“至少有60多项关于草甘膦遗传毒理学方面的研究,但都没有提出任何人类接触的警示。在人类流行疾病学方面开展的研究,有7个研究团队和14个病例,也没有任何一个支持致癌性的论断。”


这不表明我们该忽视这一研究。同时我们也需注意不能盲目诉诸于多数活动家主张的“预防原则”。理论上,这一原则难以谴责:预防原则本质是将一项技术在被认为是安全之前不应该研发和使用。然而,安全是个模糊的概念。许多人自愿滑雪,而滑雪本身是有危险性的活动。虽有数百人在自家的浴缸里溺水,但我们仍洗澡。对预警原则的严格解读将要求我们停止驾驶,因每年都有数千人在高速公路上丧生。甚至,这一原则将会防止如抗生素、疫苗、X-射线、电梯、飞机及其他许多现代生活物品的产生和使用。


医学上的第一格言是:不谈剂量就是耍流氓。我们日常使用的任何物品,无论是草甘膦还是我们洗手的肥皂都同时伴随着风险。但是大部分产品是有利的。我们应该自己想清楚用或不用之间哪个危害更大。


Michael Specter系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一直关注发展中国家的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等问题,以及生物技术、禽流感、全球淡水资源与合成生物学问题。


相关阅读:

孟山都草甘膦存风险 转基因作物惹是非

美国相关组织敦促环保署限制草甘膦在转基因作物上的使用

加拿大批准孟山都耐草甘膦及麦草畏性状大豆”

杜邦公司因抗草甘膦技术被判赔孟山都10亿美元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