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楼柏良:把新药研发全程引入中国

一直想做个教师——“将知识和理念传授给身边的人”


楼柏良生长在浙江慈溪市的一个小村庄,1978年,正值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楼柏良考入了师范专科学校,那一年,他才15岁。去学校里做教师,这个想法一直贯穿于楼柏良的生涯。毕业后,他如愿以偿来到当地的一所中学,任化学和英语科目的老师。在教书的两年时间里,楼柏良准备报考中科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研究生。那时候,他的想法依旧是研究生毕业后继续做老师,直到出国留学,楼柏良想的还是学成归来,到大学里当教授。虽然在考进有机化学研究所后,他就告别了自己的教师生涯,然而,无论走在哪个阶段,他仍然是将自己的专业知识和奋斗理念,传授给身边的人。在创办康龙化成的初期阶段,楼柏良又做老板又做导师,培养了大批人才。


从学者到商者——“只要努力不放弃就会取得成功”


考取中科院研究生的道路并不轻松,由于比较偏向理工科,两次考研楼柏良的政治成绩都没有达到标准。功夫不负有心人,1983年,楼柏良终于被有机化学所录取,那一年由于思想的重视和刻苦的学习,他的政治成绩非常高。楼柏良回忆说:“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只要你努力、不放弃,就会取得成功,而有很多人只失败一次便不再尝试。这件事对我以后的工作有着很深的影响。”


1986年拿到硕士学位,1989年他又拿到了博士学位。期间,让他引以为豪的是他成为有机化学所唯一一个获得中科院院长特别奖学金的学生,这也为他赢得了出国深造的机会。


“当时我接受到了国际上有机化学领域最知名的加拿大教授的邀请,当然别的一些美国的学校也向我发出了邀请,由于我的兴趣和那位教授的知名度,我最终选择了到加拿大去。”博士期间,楼柏良曾经在化学界最高端的杂志JACS(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发表过文章。那时候他一心想着做教授,文章的发表更是坚定了他搞科学研究的信心。


从学者到商者的转型,源自一张小小的招聘广告。12月的一天,楼柏良被一张招聘广告吸引了,这家公司在美国,做的是研究性很强的药物研发工作,虽然公司不大,但却很有名气。在得到导师的许可后,他顺利通过了面试,从此走上了从商之路。“我的思想从那张广告开始发生了转变,也迸发出了创业的念头。”真正激发起楼柏良创业激情的日子,是他跟随着老板到美国肯塔基州做研发总监的6年。那时候他有了自己的团队,并且有更多的机会与创办人直接沟通和对话,这样的工作经历,使他积累了很多管理上的经验。


回国创业——“只要有能力就有晋升机会”


2002年,为参加学术会议,楼柏良从美国回到了阔别12年的祖国。楼柏良回忆说:“我弟弟来接我,当我们的汽车穿过上海外滩,我看到黄浦江上架起了很多座桥,一座座气势宏伟的建筑、众多国际知名企业的标识相继闪现,这是我出国前不可想象的,祖国的进步给了我巨大的惊喜和感动。”那时弟弟告诉我,在他的IT公司里还有很多硕士生和博士生呢。


“我第一次来到北京,去了弟弟的公司,感觉非常好。弟弟说,大哥回来吧,我们一起做点事情。我说,好。就这样,2003年我辞职了,在肯塔基州那边注册了一个公司,我弟弟在国内做筹备工作,建实验室,2004年北京的公司正式运转。”


在国外一流学府的技术积累与一流企业的工作经验,使他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创业的切入点:成立一家医药类技术外包服务公司,在为国际巨头提供新药研发服务的过程中,培养中国的医药研发人才,把新药研发的全过程介绍到中国来。2003年,楼柏良在美国注册“Pharmaron”,利用自己在美国的业缘关系寻找客户;2004年,他在北京注册“康龙化成”,开始说服美国客户把一部分业务交给“康龙化成”。


至于为什么选择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楼柏良也有自己的想法:“最重要的是人才方面的优势。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有很多医药产业在这里集聚,而且对于我们这种高新技术第三产业企业,开发区有很优惠的政策来支持,正是这些吸引我把公司搬到了这里。”


康龙化成主要从事的是新药研发技术环节中的“新药发现”,以化学合成为手段,发现并合成各种药用小分子化合物,完全属于自主研发,在收取委托方一定的研发经费后,可将知识产权部分或全部转让给委托方。为客户提供设计好的有特定结构的有机小分子药物中间体和药物候选物,并顺利进入后续的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从而实现药物研发的目标。


2007-2008两年间,康龙化成启动两次融资,获三家国际知名风投公司注资。充沛的现金流,使其发展如虎添翼。2008年康龙化成开始考虑“转型”:从单一的化学合成服务转身“新药研发综合服务提供商”,并走向高端。2010年1月,康龙化成宣布收购维统博际。业务范围已从新药研发化学服务扩展到新药研发生物服务、药品制剂研发服务等领域。而今康龙化成已是中国排名前三的医药技术服务外包企业,全球最大的10家制药企业中,有7家是它的客户。楼柏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康龙化成能够参与药品从研发到临床前的全部过程,而目前全球还没有哪一个技术外包公司这样做过。


目前,康龙化成已从起初30人的队伍,扩大到了2200多人。其中海外学人就有四五十人。楼柏良表示,是不是海归并不重要,公司一贯秉承“不唯学历重能力,不唯资历重业绩”的人才理念,只要有能力就有晋升的机会。“我们在国内培养了很多研究员,他们与国外回来的研究员一起共事,都是公司里的核心和骨干。”


相关阅读:

东吴证券庄广堂:新三板——新药研发投资的"新退路"

新药研发耗费25亿美元 制药业的未来在哪里?

9个百强药企的新药研发思路

技术推动新药研发成本下降 或将改写市场竞争格局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