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 最新资讯 > 产业趋势

强生为何不加价Ibrutinib?艾伯维傻了吗?

艾伯维210亿美元收购Pharmacyclics,业界的旁白各异:艾伯维说“我们抢到一个巨牛的产品!”的确,Pharmacyclics旗下唯一产品Imbruvica真是一个好产品。


华尔街分析师说“太贵太贵啦!”笔者想“好多好多钱!”那么被抢亲的强生表情如何呢?


一个月之后,强生CEO Alex Gorsky首度回应公司放弃竞价的背后原因:“只有一个产品就卖到200亿美元是不是生物科技的泡沫实难判断”笔者的个人解读是:“贵得我实在咬不下这个牙!没办法,我们再找下一个标的吧!”


这是强生认为能将Pharmacyclics纳入囊中时的表态:“这将是强生对生物制药公司所下的最大赌注”。


Alex Gorsky,这位西点军校出身的CEO因近年在强生所表现出来的领导力和执行力而受到赞誉,现在,他的表态有了180度转弯:不买是“想要深思熟虑和对收购策略自律”。Alex Gorsky表示,“我们希望能够着眼长远。在过去十年中,我们收购了100家企业,只有极小部分是超过10亿美元以上的投资,大多数都处于早期、小型或者中型规模。像2011年以213亿美元收购Synthes公司这样的交易极其罕见。在制药领域,我们希望寻找另一个Zytiga,寻找下一个像Imbruvica这样我们真正感兴趣的项目”。


共识是:Pharmacyclics旗下唯一产品Imbruvica真是一个好产品。只是并购代价得多大,可能竞购之初,强势如Alex Gorsky也没有充分预计得到。近期SEC披露了一份并购Imbruvica过程中的竞价档案,以匿名的形式记录了Pharmacyclics出售之前,“求婚者”们的努力:


一家被称为是 A的公司首次报价为225美元每股,以股票和现金交易,这一价格与当时的股价相接近;而另一个竞购者B则出价每股24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艾伯维首轮则提供了250美元每股现金加股票的报价。第二轮,A公司也把价格提到每股250美元,不过是全现金交易。B公司也提价到250亿美元,其中股票占 42.5%;但艾伯维却再次提价,最终以现金股票的形式,总计每股261.25美元拿下战役。


显而易见,这家A公司,就是强生;而竞购者B则可能是诺华。


接下来,强生打算怎么办?“在阿尔兹海默、代谢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等对社会和生产力产生巨大影响的领域,即使市场会有高低起伏,但长期投资都是获得回报。继续找吧!”


在此之前,强生是曾尝到过甜头的。Zytiga是2009年强生旗下制药公司杨森从Cougar生物技术公司收购而来的。当时,该产品售价10亿美元。2011年获批之后,Zytiga一直是公司的摇钱树之一,仅2014年销售额就达到22.5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该产品的成功与强生的激进做法不无关系:是强生最早确定将该药物作为前脸腺癌的一线用药开展临床试验的。


热门排行

推荐阅读